《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我错了,我再也不出去了,再也不离开你了”。杨凤栖紧紧抱住李梧桐的双腿,生怕母亲李梧桐跑了似的。
  “好,好,回来就好,春香,快点给先生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哎,夫人,我马上去打”  。春香在杨家干了一辈子了,对杨凤栖的感情也很深,所以也高兴的泣不成声。
  既然是在这里值夜班,不出去转转也说不过去啊,反正现在睡觉也早,出去看看,别真的出了事,霍吕茂肯定不会饶了我,看样子霍吕茂是知道了是我放走了杨凤栖,这个家伙,够奸诈的,活该老婆被人家玩,见死不救也就算了,反过来还要反攻倒算,真不是个好人,即便是寇大鹏玩了你老婆,老子也不会放过田鄂茹。喝了点酒,丁二狗的胆子壮了起来,居然敢骂霍吕茂了。

  拐过一条胡同,看到远处影影错错的有个人在敲门,这大晚上的也不像是个串门的呀,莫非有鬼,不行,得提高警惕,于是在那道大门开开又闭上之后,丁二狗悄悄的来到门前。他不知道这是谁的家,也不知道这家有没有狗,于是向院子里扔了一个小石头,但是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于是丁二狗准备翻墙过去。
  “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你不知道现在村里住着联防队那帮狗的吗?”
  “切,那怕啥,我是从后坡上爬上来的,你看看这一脚的土”。
  “我不是说你怕什么,我是说这大晚上的怎么过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还不是家里那个婆娘,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今天在家里给我大吵大闹的,心里烦,就回了镇政府,突然想起你来了,就过来了”。
  日期:2015-09-10 12:19
  “噢,原来是在家里受了气才想起我来,这几年,你哪次不是突然想起我来就来,也不怕我家那口子在家”。
  “他不是出门了吗?”

  “你这样冒冒失失的过来,他要是在家呢?”
  “在家也不怕,我们和不是朋友吗,来串串门呗”。
  “朋友?哼,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老婆的?”女人一句话尖似一句话。
  这个时候丁二狗正好走到了窗户底下,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又是一个偷人的,不好,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于是稍微抬抬头,透过窗户上的玻璃,这一看,差点将丁二狗的胆子吓飞,这个男人居然是临山镇的书记田家亮。 

  领导的隐私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寇大鹏已经够劲了,这要是再知道了田家亮的秘密,那么自己只能是跑路了。
  于是丁二狗悄悄的退出了那个院子,但是却将是哪一户记得清清楚楚,看来这家的男人不经常在家。
  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就回村委会睡觉了。
  时间过去了十多天,终于快要到选举的日子了,丁二狗很高兴,这几天再也没有出事,这就意味着他要回去了。

  可是现在的他,却不想回去了,因为这几天在李建设家里吃饭,和李凤妮渐渐的熟悉了,这个女人给丁二狗一种母性的感觉,所以他很愿意和李凤妮聊天  。
  日期:2015-09-10 12:57
  上海一幢豪华别墅里,杨凤栖坐在沙发上,一袭白裙子,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显得愈加的娇艳,可是脸上的冰冷却使得任何人也不敢靠近她。
  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支票,此刻的她,思绪回到了芦家岭,那个让她一辈子都感到耻辱的地方,可是那里也有一个好人,那就是一个叫丁二狗的人,她不想任何人再知道自己这一年都呆在什么地方,如果让人知道她被圈禁了一年多,还有了一个孩子,那么她的家族也将蒙羞。 
  “龙叔,你是看着我长大,今天你帮我去办一件事,算是帮我个忙吧”。杨凤栖面无表情的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说道。

  “小姐,您言重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尽力去做”。
  “这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你去一趟这个地方,将这个支票给这个人,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了,如果他要了,你就回来,如果他不要或者问起我的事情,你就,杀了他,但是要做的干净,明白吗?”
  “知道了,我连夜出发”。
  看着龙叔消失在门口,杨凤栖念念有词,不要怪我,我再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是谁,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丁二狗,不要怪我,但愿你能老老实实的收下钱,我们两清了。
  “丁二狗呢,这几天怎么没有回来,缸里的水没了”。田鄂茹说道。
  “我让他在芦家岭盯着呢,水没了,我去挑”。霍吕茂回答道。
  “你去挑,就你那身子骨,还不得累趴下”。
  “不会,昨晚上我没劲吗?没劲你干么大呼小叫的”。霍吕茂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日期:2015-09-10 13:14
  田鄂茹不说话了,心想,你那不是有劲,要不是老娘身体不舒服,你那小火腿肠捣在里面根本就找不到,现在的她,特想丁二狗,那孩子看上去不咋滴,那玩意咋那么招人喜欢呢。
  “虎哥,嫂子这回了娘家就不回来了,也没人给烧点水喝啊”。陈标子背上背着孩子,手里摸了一块麻将,看看又扔了回去  。
  “回来个屁,回来就想揍她,要不是她爹是村委会主任,我早他妈的离婚了,这都结婚好几年了,连个蛋也不下,还不跟你那娘们呢,一年就下了一个,不过可惜了,跑了”。
  “虎哥,别提这糟心的事了,我总怀疑这里面有事,我想了,这肯定是咱村里人干的,而且这娘们说不定就在谁家藏着呢”。
  “你怀疑是老李家?”
  “嗯,这段时间他们家不是丢牛就是死羊的,肯定也是把事情都算在了我们头上,所以趁我在这里打麻将,偷偷把我媳妇给偷走了”。

  “陈标子,那你小子那天为什么怂了,那天人多多啊,只要你一声号令,直接就杀到李家那里去了”。
  “我也不是不想,是霍吕茂那个该死的,把我揍了一顿不说,还吓唬我一通,我当时头一蒙,就晕菜了,现在想想,哪有那么多事啊”。
  “就是,要不我们今晚到老李家屋子后面的柴禾垛上放一把火算了,再给他点警告”。陈标子旁边的刘麻子说道。
  “放火啊,这事不太好吧,这要是被抓住可不是小罪,还不跟偷点东西呢”。
  “你小子,屁大点胆子,老婆都被偷了,还不敢出口气”。刘麻子激将道。

  日期:2015-09-10 13:38
  “不是我不敢,是梆子峪那个丁二狗在村里呢,这时候这不知道猫在哪里呢,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们几个都得坐牢”。陈标子将手里的麻将扔出去说道。
  “你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种,我们不如设个局,让他有来无回,赌一把大的,到时候让他欠一屁股债,看他敢在我们面前威风,那样我们在警察里面也有个自己人了”。王老虎说道。
  “这事我看行,这样,过几天我邀请他来打麻将,我们几个想想这局怎么做,到时候一定不能让这小子看出来这是个局,不然的话,肯定机会嫉恨咱的”。陈标子说道,刚说完,背上的孩子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