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派出所,张强去洗车了,而丁二狗被霍吕茂叫到了办公室。

  “二狗,坐,我看你小子今天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发现?”霍吕茂开门见山的说道。
  “所长,偷牛的事没有发现,但是我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事情,那就是偷人的”。
  “偷人的,哈哈,看见通奸的了,这事你可不要瞎管,你情我愿,民不告官不究”。
  “所长,我说的偷人不是这件事,我说的是陈标子家用铁链锁着一个女人,那女人长得可漂亮了……”
  听着丁二狗的说,霍吕茂渐渐的没有了喜色,只是一颗烟接着一颗烟的抽。
  “说完了吗?”霍吕茂问道。
  “说完了,所长,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得去救她呀,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给陈标子糟蹋可惜了”。
  日期:2015-09-09 23:22
  “二狗,这件事到此为止,不准出去说,谁也不要告诉,不然的话,会有大麻烦,你明白吧”。
  “噢,是,所长,我明白”。霍吕茂的态度使得丁二狗很是失望,他不明白作为一个警察为什么不去救那个女人,可是他不敢说,他只有将这些不明白的事情在夜里倒出来慢慢想。 

  田鄂茹办完最后一个户籍管理的事之后,一下子瘫在了椅子后背上,这几天感觉特别的累,可是这种累又说不清道不明,又有心累,身体也累,更让她心烦的是,月事过去一个星期了还没有来,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看了看户籍大厅里已经没有人了,于是悄悄起身关上门,伸手拨通了寇大鹏的电话。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不是想我了,他不在家?”
  “去你的,我感觉这几天很不好,让你注意点你不注意,我怀疑是不是怀上了,那个东西还没有来呢,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以前可是很准的”。
  “不会这么巧吧,你是说上个月在山里的时候”。
  “就是那次,让你戴套你不戴,这下要是怀上就麻烦了”  。田鄂茹忧心忡忡的说道。
  “呵呵,没事,要是怀上就生下来呗,让老霍替我养着,我给你钱”。寇大鹏赶紧许愿。
  “生什么生啊,他都快两个月没碰我了,我要是怀孕了,他还不得疯了”。田鄂茹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吗,那这件事就麻烦了,你想怎么办?”寇大鹏有点拿不准了。
  日期:2015-09-10 00:02
  “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是问你的吗?”
  “要不先去医院查查,先看情况再说吧,我们不要先吓唬自己好不好,去医院查一下,确定了再说”。
  “那也只能这样了,另外,丁二狗那小子现在就像是老霍的尾巴一样,我担心那事会不会漏出去,老师这样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办法啊”。
  “是吗,这件事你好好想想,一个小年轻而已,多给他点恩惠,让他成为你的人,你不就没事了吗,放心,要是要钱的话找我,为了这点事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你,都怪你,弄到现在骑虎难下,好了,这件事我想办法吧”。田鄂茹挂断了电话,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芦家岭的村委会选举已经是白热化了,继李老栓家的牛被偷了之后,支部书记家养的几只羊全被毒死了,牛被偷了还好说,这是有小偷图财,但是支部书记的羊被毒死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是有人在报复,所以霍吕茂真的急了,一连三天都在芦家岭过的夜,当然,还带着丁二狗。
  “二狗,你既然号称丁二狗,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闻出点味道来,我们今晚不回去了,我在村委会,你在村委会外面,你在暗,我在明,看看咱两个人能不能将这件事的主谋挖出来”。
  “所长,我是叫丁二狗不错,但是我也不是警犬啊”。丁二狗有点犯难的说道。
  “少废话,动动脑子”  。霍吕茂的嘴上都起了泡了,农村选举,说是选举,其实就是村里各个家族的较量,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而且一出事还是大事,群体性事件。
  于是丁二狗又干起了老本行,在夜里,在芦家岭的胡同里转悠起来,不过这次不怕被人逮着,所以他想待会找个地方睡觉去,虽然不是很热了,但是还是有许多的蚊虫不好对付。

  走着走着到了陈标子的家门口,正想敲门时,突然看见大门是从外面锁住的,难道陈标子不在家,这是有可能的,他又想到了陈标子家里那个被锁住的女人,心里的好奇心一下子又被吊了起来,陈标子肯定又去赌了,为了稳妥起见,他专门去了王老虎家。
  日期:2015-09-10 00:30
  屋里明亮的灯光下,麻将声呼啦呼啦的响个不停,透过窗户玻璃,正好看到陈标子正在凝神静气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牌。
  看到陈标子在这里打麻将,丁二狗就放心了,于是又悄悄回到了陈标子的家,大门不能进,于是丁二狗翻墙而入,到了房子门口,还是被从外面锁上的,这一点都难不倒曾经是贼的丁二狗,嘴里吐出一个曲别针,三下五除二就将房屋门上的锁打开了。
  进屋之后,正好看到那个被锁住的女人惊慌的坐起来,用一床被单盖住了她的身体,黑夜里,她的身体愈发的白皙,看不清具体的摸样,但是和黑暗界限分明的躯体还是令丁二狗咽了一口口水。
  “你是谁?”女人的声音有点沙哑,这是丁二狗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
  “你别怕,我是前段时间来的那个警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求求你,救救我,救我出去吧,你要多少钱都行,只要放我出去,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我家里很有钱,我一定会给你钱的,放我出去吧”。女人一听是那天见到的那个警察,不顾身上有没有穿衣服,急忙从床上下来跪倒在丁二狗身边,夜里,这锁链的声音哗哗啦啦的,煞是瘆人。
  “快起来,慢慢说”。丁二狗伸手去扶这个女人,竟然在黑暗里扶住了两个饱满坚挺的双峰,于是他又急忙松手,好在是黑夜里,都看不清对方的脸色,否则,丁二狗还是觉得很尴尬的。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到这里来了”。 
  “求求你,只要能救我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叫杨凤栖,是一个大四的学生,一年前和一伙背包客出来旅游时,掉队了,后来遇到一个人贩子,把我卖到这了,求求你,救我出去吧,你是警察,你帮帮我”。
  日期:2015-09-10 01:09
  “你先起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肯定会帮你,但是你现在这样子恐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被逮回来的,你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吃饭,好好养好身体,我就在临山镇派出所,我还会来找你的,这件事我也要回去准备一下”  。
  “准备什么?我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呆了,求求你,报警来救我”。

  “报警,根本不可能的,我那天从这里走了之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领导,他们根本不信,所以报警没用,我发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但是这孩子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