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乡长,您找我?咦,丁二狗,你怎么在这里?”来人很奇怪的说道。
  “你们认识?”寇大鹏奇怪的说道,心里不由得很忐忑起来。

  “乡长,这小子是梆子峪的一个二流子,整天的偷鸡摸狗的,抓了还几次了”。
  “好了,霍所长,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我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他的事”。丁二狗的劣迹让寇大鹏有点脸红。 
  半个小时后,丁二狗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派出所,看着一脸兴奋的丁二狗,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乡长是什么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
  “所长,刚才乡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乡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乡长表叔的”。丁二狗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这个警察有点拿不准了。
  “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警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那是那是,所长,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日期:2015-09-09 18:22
  “嘿嘿,我怎么瞧着你小子穿上警服也是一个流氓啊”。

  “哪能呢,我真是想做一个好人的,所长,你就看我以后的表现就行了”。丁二狗指天发誓。
  联防队员就是警察里面的临时工,主要是干一些警察不好下手的事情,出了事,就说这事是临时工干的,开除了事,所以丁二狗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那是朝不保夕的,还以为端上了铁饭碗呢。
  “张强,你过来”  。一进派出所,霍吕茂朝一个民警喊道。
  “所长,有什么指示?”
  “努,这是新来的联防队员,叫丁二狗,不对,叫丁长生,给他找身衣服,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马勺的弟兄们了,照顾着点”。
  “好咧,丁二狗同志,走吧”。

  因为丁二狗以前因为偷鸡摸狗的被带进来好几次了,所以这里的几个民警和联防队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叫丁长生”。
  “是,丁二狗同志,你叫丁长生”。张强笑嘻嘻的搂住丁二狗向后院走去。
  没办法,以前自己的名声太坏了,真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至于为什么叫丁二狗,那是村里一个同龄的孩子和丁二狗一块洗过澡,发现丁二狗那个男人的本钱真是够大的,比两条狗都大,所以得名丁二狗。

  日期:2015-09-09 18:27
  “嫂子好”。丁二狗跟着张强正郁闷不已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女警,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昨晚那个女警,田鄂茹也看到了丁二狗,心里不禁有点忐忑,再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几乎都被这个年轻人看遍了,脸刷的就红了。
  “你好,这是谁啊?”
  “哦,嫂子,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丁二狗”。
  “我叫丁长生,嫂子好”。丁二狗也有样学样的叫了声嫂子。
  “你好,再见”。
  看着一身警服的田鄂茹扭着屁股走远了,再联想昨晚那香艳的一幕,丁二狗的脚步有点走不动了。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心所长扒了你的皮”。张强看到丁二狗一直盯着田鄂茹的身影不动弹,不由得有点上火,一巴掌打在丁二狗的头上。
  “张大哥,这个嫂子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你可不要再露出刚才那幅色相,所长可是一个醋缸,小心打翻了淹死你,以前有个家伙不知道这是所长的老婆,竟往跟前凑,所长知道了,直接就开了”  。
  “什么,这是所长的老婆?”丁二狗张大了嘴,那个样子真是震惊无比,妈的,原来如此啊,为什么所长没发现他的老婆被乡长搞了呢,不好,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出人命啊,所长可是有枪的,想到这里,他的脑袋不由得一缩,万一所长知道了,这可真是不是我说的。
  上班后的第一天,丁二狗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他的脑袋里反复出现的就只有两个镜头,一个是乡长在车里架起田鄂茹的双腿使劲冲击,一个是所长拿着枪将乡长的脑袋打爆了。
  日期:2015-09-09 18:42
  “你怎么不回家?下班了”。一个脆生生的又熟悉无比的声音传到了丁二狗的耳朵里。
  “我,我,嫂子,这里管饭”。丁二狗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田鄂茹。
  “扑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
  “可是所长能”。
  “提他干什么,吃饭了吗,要不跟我回家吃”。

  “不,不敢”。
  “去吧,你们所长在家里做饭呢,你是乡长的亲戚,我们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走吧”。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威胁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田鄂茹在前,丁二狗落后半个脚步,跟在后面,一声都不敢吭,因为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多么明智,好多危险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女人”。田鄂茹的话仿佛来至天际却又清晰无比,令丁二狗不敢回声。
  “问你话呢”。田鄂茹转身说道。
  “不,没有,我想你一定有您的苦衷吧,我小,不懂这些”。
  日期:2015-09-09 18:58

  “是吗,你不懂吗,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圆啊,说,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丁二狗带着哭腔说道。 
  看着丁二狗像个孩子一样眼泪汪汪的,田鄂茹竟然心里有点不舍起来,就在街口的转角处,这里是个死角,没有人能看得见,田鄂茹拿出一张纸巾给丁二狗擦了擦眼睛。
  “我相信你不会乱说,只要你不说,我以后不会不管你,你现在还是一个联防队员,不是正式工作,只要有机会,我会帮你转成正式的,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要给别人说,好不好”。田鄂茹的举动将丁二狗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看是否有人  。
  “好,我不乱说,我谁都不说”。
  跟着田鄂茹回家吃了一顿饭,虽然做的饭很是丰盛,但是丁二狗一声不敢吭,味同嚼醋,难受的很。
  “喂,你这小子,在单位不是满嘴跑火车,就你能吹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害羞了?”霍吕茂所长很不客气的挖苦道。
  “所长,嘿嘿,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我一直在吃呢,自从我爸妈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了,要不是找到乡长这个远房表叔,我今天的饭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呢”。丁二狗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霍吕茂和田鄂茹两口子听得那是一阵心酸。
  “兔崽子,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以后没事就来家里吃饭吧,不过院子里的柴禾你可得都给我劈好了,哦,还有水缸里的水,也得给我挑满了,我们家吃的都是山泉水,去对面山沟里的泉眼处挑”。

  “哎,好,所长,我都能办到”。
  田鄂茹心里暗暗叫苦,这是什么事啊,怎么还给招到家里来了,原本想施点小恩小惠稳住他,没想到居然招到家里来了,这可怎么办,这个时候也不能出言反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