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2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文华斥道:“去得了就去,去不了就不去,少没正经,人家可是市里下来的干部,别给咱们村丢人。”妇女就哼了一声,坐下来吃饭,道:“我去不了,家里还一大摊子事呢,干部同志你就自己涂吧,也没多大事,不就是看看屁股嘛……”
  李睿晕晕乎乎的回到村委会堂屋里,见凌书瑶趴在行军床上一动不动,可是吓得不轻,以为她晕死过去了,忙凑过去看,见她双眸紧闭,脸色痛苦不堪,两腮鼓鼓着,一看就知是在咬牙,也看不出是疼晕了还是睡着了,就伸手在她肩头拍了拍,低声唤道:“凌处,凌处?”凌书瑶陡然睁开眼睛,痛苦地叫道:“哎哟,嘶……疼死我了,我的妈呀,你怎么才回来?医生呢?”李睿尴尬的说:“医生没来,他还有急事,不过我买了药回来了,涂上就不疼了。” 凌书瑶虚弱的说道:“好,有药也行,那就涂吧,我看看什么药。”李睿就把手里的药瓶递了过去,道:“蝎子酒。”凌书瑶想拧开盖子,可是疼得手腕颤抖,根本就拧不动,道:“管用吗?”李睿说:“应该管用。你……你自己涂吧,我可不方便给你涂,我去院子里等着。”说完转身就走。凌书瑶如同被狼咬了一口似的,忽然叫道:“哎呀你别走,我……我疼得全身没劲,都动不了,我怎么涂啊,你……”

  李睿忙道:“我可不能给你涂,蛰的可是你……你的屁股。”凌书瑶说:“村委会还有女同志吗?”李睿道:“没,从始至终就只有咱俩,好像咱俩被抛弃了。”凌书瑶用哭腔儿说道:“难道要疼死我吗?”李睿道:“你别那么娇气行吗?我听大夫说,这村儿的人,从老人到小孩,没有不被蝎子蛰过的,说是习惯就不疼了,估计也不太疼。你就挣扎着自己涂吧,我……我避嫌。”
  凌书瑶骂道:“靠,你给我滚……他们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从小连蝎子都没见过,连马蜂都没被蛰过几次,你还习惯了就不疼了,敢情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觉得疼那你去找个蝎子蛰一下试试啊。”李睿也不生气,道:“那你说怎么办?你自己涂不了,这儿又没女同志,难不成真要我给你往屁股上涂?”凌书瑶闻言也是大为无奈,又气又羞,弄了个脸红脖子粗。李睿趁机说:“你就自己涂吧,挣扎着,努努力,反正只是屁股疼,胳膊手又没事,对不对?”凌书瑶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那你出去吧。”

  李睿便走出门去,为了避嫌,特意把屋门也给关了,站在院子里望着漫天星斗发了会儿呆,忽然想起凌书瑶在茅房里被蛰,心中一动,以后自己肯定也要上大号,要是跟她一样,脱了裤子方便的时候被蝎子蛰上那么一下子,估计够自己喝一壶的吧,看屋里那位痛苦的表情以及都要痉挛的身子,估计最少比打针疼十倍,想了想,决定去茅房里看看究竟,看看能否找到那只肇事的蝎子。
  他信步来到茅房,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功能,对着最里面那道墙胡乱照射。白天的时候没注意,这晚上用强光一照才发现,敢情茅房最里面这堵墙,也就是村委会临街的这堵墙,居然是土坯垒砌而成的。年深日久,土坯与土坯之间形成了一道道的缝隙,表面蛛网与虫洞密布,看着很有一番野趣,特意往缝隙里面照了照,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
  他只是随意对准一道缝隙照了下,却已经可以看到里面趴着一只不算太大的蝎子,成年蝎子肤色泛黑,这只还不够成年,颜色是浅褐色带着肉黄色,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尾上毒针那一抹深黑色在灯光下面闪烁着耀眼诡异的光芒。
  李睿艰难的咽下口唾沫,也不知道这只是不是蛰伤凌书瑶那只,四下里照了照,打算找个树枝把它扎死,没成想,灯光四下里乱射的过程中,在其它缝隙里又发现几只蝎子,这几只个头更大,黑得发亮,其中一只正美美的咀嚼着钳子上夹着的一只小蝎里虎子。

  看到这一幕,他吓得头皮发麻,哪敢继续留在茅房里面,急忙退了出来,心里说,允许你们山区蝎子多,可也不带这样的啊,一个茅房就有这么多,我靠,这要是刚才凌书瑶如厕的时候,这些蝎子全体出动,还不得一下子把她蛰死啊?
  刚想到这,忽然听到堂屋那里再次传来了凌书瑶的惨叫声,心头打了个突儿,她不会又被屋里的蝎子蛰了吧。这蝎子既然能在茅房里讨生活,为什么不能在正房里存活呢?忙转身往堂屋里跑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眼前现出了一幕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香艳场景:凌书瑶单腿着地,另一腿跪在行军床上,上身微微猫腰,下边衣物都褪到了膝盖处,露着白花花的屁股,正在那打着颤,嘴里哀嚎不已,好像正在承受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李睿虽明知“非礼勿视”的君子之礼,但此时关心凌书瑶的境况超过了心底那股子邪恶,所以也就自动忽视了她那白白的屁股,跑过去扶住她问道:“怎么了?又怎么了?”凌书瑶已经疼得哭出来了,道:“疼……蛰得慌,我要死了……好疼啊,啊啊……”李睿心说叫就不疼了吗,问道:“又被蛰了还是怎么回事?”凌书瑶哭着说:“你怎么不去死?还咒我被蛰。”李睿陪笑道:“我这不问你呢嘛,怎么又叫起来了?”凌书瑶抽泣着说:“是你带回来的蝎子酒,你……你带回来的狗屁药啊,一抹上比蝎子蛰了还疼,疼死我了,我要死了,呜呜……”

  李睿道:“那我……我扶你先趴下?你涂上蝎子酒了?”凌书瑶道:“先扶我趴下,快点,我站不住了。”
  李睿只好先扶着她趴到行军床上,此时发现,那一小瓶蝎子酒已经倒在地上,流了一大半在地上,屋子里满是浓郁的酒气,忙蹲下去把瓶子捡起来,仔细观察,见里面还有小半瓶,这才松了口气,再站起来的时候,目光无意中就又看到凌书瑶那露在外面的屁股,虽不如何肥美,到底勾人眼球,眼睛盯到上面就再也不想挪开,却又必须违心的说:“你裤子……还没穿上呢。”
  凌书瑶此时才想起,自己在他这个大男人面前光着屁股呢,又是羞愤又是气恼,怒道:“你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了?你要死啊。”李睿解释道:“我听到你惨叫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哪还顾得上敲门,直接就闯进来了,还不是为你好?看到就看到了呗,不就是屁股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泳池什么样的屁股看不到?”这么说着,还是脱下夹克给她盖在了屁股上。
  凌书瑶羞愤欲绝,咬牙切齿的道:“你……你……”李睿道:“别你你的了,怎么样,涂上药酒之后轻了点没?”凌书瑶静下心来感觉了一下,道:“没有,好像更疼了,这是什么酒啊,蛰得慌,我都快要疼死了。”李睿道:“忍一忍吧,这是药酒在发挥药效了。”凌书瑶大口大口喘气,道:“我……我要回市里,这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再多呆一天我就要死了。”
  听她这么一说,李睿心中满是瞧不起,心说就这你还副处级干部哪,一点小挫折都受不起,工作还没开始做就打退堂鼓了,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领导干部啊?你真要是因为这个回了市委,保证被人笑掉大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