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2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走到门口,敲响了房门,没人应声,又用手推了推,房门是从里面锁着的,根本就推不动,看看手表,此时不过晚上七点出头,山里村民晚上睡觉早也不会这么早睡觉吧?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开门,皱起了眉头,左右望望,见这座门脸房似乎是院子里的南房改出来的,因为房子左右就是两道高高的围墙,心中一动,围着这堵墙转了起来。

  果不其然,与他猜想的一模一样,沿着这堵墙先往东后往北走了几十步,就看到一家大大的宅院,而且很快就找到了大门口,至此,终于确定,这座诊所就是这家家主用南房改出来的,平时看病救人就在这座南房里面,至于吃喝住宿,自然是回到院子里的北房。这么早诊所就关了门,估计那个大夫、应该也就是这家宅子的房主,回北房吃饭去了吧。
  李睿走到门口,见两扇大门紧闭,大门上的一扇小门倒是开着,里面安安静静的,往里望,能看到北房亮着灯,有灯也就有人,心里也就有了数,高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里面暂时没人应声,狗却抢先叫了起来,“汪汪汪”,叫得令人心烦意乱。
  李睿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棍子,摆出了攻击的姿势,还好院子里的狗只是乱叫,却没有出来,就又喊了几声。
  过了一会儿,从北房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叫道:“谁呀?”李睿道:“我找大夫。”那妇女道:“他吃饭呢,什么病啊,着急不?”李睿问道:“我能进去吗?”那妇女笑呵呵地说:“能啊,怕啥,进来吧。”李睿怯怯的问道:“狗拴着呢吗?”那妇女道:“拴着呢,在笼子里呢,进来吧。”
  李睿走进去,见到西墙根那里,一条黑狗被圈在笼子里,说来也奇怪,自己没进门的时候,它叫起个没完没了,等自己进了院子,它反倒不叫了,也不知道它什么心理,快走几步,来到北房门口水泥台的台阶下面,见这妇女左手里一块烙饼,右手里一双筷子,嘴里还在咀嚼着,显然就是正在吃饭的节奏,歉意的说:“对不起啊,耽误你们吃饭了。”
  妇女爽快地说:“没事,说吧,啥病?”李睿道:“我同事上厕所不知道被什么叮了一口,疼得都站不住了,我想请大夫过去瞧瞧。”妇女带着他往屋里走,道:“进屋说吧。”

  李睿跟她走进堂屋,见一个身形瘦削、三四十岁、头发有些邋遢、一嘴小胡子的猥琐汉子正坐在圆桌前吃饭,除此之外,屋里再无旁人,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大夫本人,讷讷的问道:“你就是诊所的大夫?”这汉子停下手里的筷子,看着他斯斯文文的说:“说吧,哪不舒服?怎么大晚上赶过来了?”李睿就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这汉子轻描淡写的道:“让蝎子蛰了吧?”
  李睿惊奇不已,凌书瑶出事的时候,现场除了她自己外没有任何外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被什么蛰的,这大夫却一下子点出了蝎子的存在,虽然跟自己猜测的一样,可这也太神奇了吧?转念一想,忽然就明白了,一定是这小龙王村蝎子太多,经常有这种蜇人的事情发生,这个大夫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就能第一时间想到是蝎子,问道:“村里蝎子挺多?”
  汉子反问道:“你来的路上没踩死几只?”李睿咂舌不已,失笑道:“有这么夸张吗?”
  汉子不再理他,对那妇女道:“去,给他盛一小瓶蝎子酒去。”说完对他道:“回去抹上就好了。”李睿张口结舌的说:“你……你也不去看看,就认定是被蝎子蛰的?”汉子道:“错不了,除了蝎子没什么东西能蜇人了,快去吧。”说完又吃起来,吃了一口炒鸡蛋,忽然又看向他,问道:“你瞅着面生啊?不是我们村的吧?”

  李睿说:“嗯,我是从市里来咱们小龙王村搞扶贫的。”汉子道:“搞扶贫?就是中午村委会里边县长招待的那帮市领导?”李睿谦虚地说:“不是什么市领导,就是普通干部。”汉子上下打量他两眼,道:“你这样的干部好,心里装着咱老百姓,不像那帮当官的,吃老百姓的喝老百姓的,就是不把老百姓当人看。我开诊所的时候去县卫生局办个证,别提多难了,这个送烟,那个送酒,还得请客吃饭,来来回回折腾好多趟,求爷爷告***才给办下来。唉,想起来就是一肚子气。”

  李睿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有些惊讶,难道县卫生局对私人开诊所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也要吃拿卡要吗?
  那个妇女很快拿着一个黑色的小药瓶从南房诊所里面回到了北房堂屋里面,递给他瓶子的同时,又塞给他一包棉签,道:“二十!”李睿微微一惊,心说怎么这么贵,问了一句:“这蝎子酒真不便宜啊。”那妇女道:“那是,这蝎子酒都是用五年以上的老蝎子配上六十度的白薯干二锅头酒泡出来的,你去县医院都买不着,能不贵嘛!”
  那汉子抬手一摆,道:“得了,也不算啥大事,蝎子酒就当送他了,收个棉签的钱就得了。”那妇女一下子就急了,叫道:“凭什么呀?蝎子酒那可是咱们诊所的宝贝,一般人都不卖呢,你倒是大方!”说完横了李睿一眼。
  李睿脸色非常尴尬,拿出钱包准备付账。
  那汉子喝道:“你知道个屁!这是从市里边下来帮咱们小龙王村扶贫的干部!人家放弃大城市的好生活跑到咱小山村里来扶贫,别的先不说,就这份热心肠,我李文华就佩服得要命。蝎子酒又值几个钱了?蝎子漫山遍野犄角旮旯都是,抓起来扔到酒里泡两天就是蝎子酒,你当宝贝卖了,人家根本就瞧不上眼。少给我丢人现眼!”
  那妇女被他当着李睿的面训教一顿,脸色非常的不甘,却也不敢说什么,愣在那不言语了。
  李睿从钱包里拿出两张十元的票子给她,陪笑道:“大姐,给……”妇女见他态度很好,就只拿了一张,又从兜里拿出一张五元的票子递给他,道:“就收你个棉签的成本钱吧,蝎子酒就当送你了。”李睿忙对李文华夫妻二人说谢谢。

  说完客气话,他转身要走,忽然想起,凌书瑶被蝎子蛰的可不是寻常部位,而是对于女人来说最私隐的部位之一屁股,她自己肯定是涂抹不到位的,看她疼得那样,估计也没有力气涂抹,那就只能由别人代劳,但这个代劳的人绝对不能是自己,男女有别啊,忙转回身对李文华道:“李大夫,你还是跟我去一趟吧,我那同事是个女的,被蛰的又是屁股,总不能我给他涂蝎子酒吧。你是大夫,你出手比较好。”

  李文华老婆嘿嘿笑起来,道:“那不是正好?你正好可以跟她亲近亲近啊。”李睿闹了个哭笑不得,只是看着李文华。
  李文华摇头道:“我去不了,你没看拿药都是我媳妇去的嘛,我得赶紧吃饭,吃完饭去山上老赵家给他输液。他高血压好几天了,比你同事紧急,你就回去自己抹吧。你不方便就让她自己抹。其实蝎子蛰了也没多疼,习惯就好了,像我们村的人谁不是从小蛰到大?”
  他都这么说了,李睿还能再说什么?侧头看向他老婆,忽然有了主意,道:“大姐,要不你帮忙跑一趟吧,我可以给你出诊费的。”妇女嘿嘿笑了两声,道:“这么好的机会你还让给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