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1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别管这茅台酒是从哪来的,并不关李睿的事。他需要做的,就是人家敬酒过来,他就要酒到杯干。不干也没事,但少不了被人瞧不起,认为他“不痛快,不爽快,酒品不好”。现在大家都知道酒品即人品,被人认为酒品不好,也就是人品不好,那还怎样开展工作?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喝。
  县乡各级领导干部敬过一圈之后,李睿估摸着自己喝了就得有小半斤了,菜却没吃几口,饭更是压根粒米未沾,头晕得厉害,都要醉了,余光瞥见,旁边的凌书瑶倒是吃吃喝喝忙个不停。
  凌书瑶是女干部,上来就说明了不会喝酒,级别又高,也就没人厚着脸皮难为她。有人给她煮了一大水壶的姜丝可乐,她似乎很喜欢,一直喝啊喝啊,手中筷子也不停,对准桌子上的佳肴展开了疯狂的围剿。要说起来,这流动饭店的手艺还真不错,菜肴口味并不逊色于市区的大酒店。也因此,她吃得大快朵颐,越吃越香,身前桌面上被她放满了骨头、虾头、鱼刺等食物残渣。
  李睿看到这一幕,嘴角翘了翘,心底骂道:“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此时,村干部们依次上来敬酒,有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还有妇女主任等等。这些人来势更加的凶猛,一上来就叫嚣着要李睿与艾国伟两人连干三杯。
  李睿听到这话,肝都吓绿了,心说要是在吃饱的情况下,还能与他们一战,可饭局吃到现在,肚子里还没多少食物呢,灌得满满的几乎都是酒,再喝下去,就要把肠胃喝伤了,说不定还要醉酒呕吐,那就丢人现眼了,就笑着说:“王支书,先饶过小弟一马好不好?今天实在有点喝多了,改天我请你,咱俩单喝。反正我在村子里不是一天两天,咱俩慢慢来,好不好?”

  村支书姓王,叫王铁魁,三十多岁四十岁不到的模样,身材不高,长得却很精明,见李睿推拒,就哈哈笑着说:“市领导,市领导,听我说两句,以后喝酒是以后的事情,但是今天,你必须得赏我这个面子,咱们连干三杯。这也是咱们小龙王村招待贵客的规矩,一上来就三杯酒,少一滴都不行。”李睿苦笑道:“村里还有这规矩?”
  王铁魁道:“市领导,你还不知道咱们村这个规矩吧,那我就借着这个场合跟你说道说道。最早啊,咱们村根本不叫小龙王村,叫石头村。为什么叫石头村呢,是因为咱们村里石头多,后来为什么改名叫小龙王村了呢?因为明朝的时候,有一回山里发洪水,把咱们龙王庙乡的龙王庙给冲了。龙王庙里供着三尊龙王像,一个大的是黑龙王,两个小的是白龙王,都是木头雕出来的。洪水把龙王庙都给冲了,这三尊龙王像也就都给冲跑了。后来啊,在咱们石头村靠河边的一个山洞里,有人发现了一尊白龙王像,就是龙王庙乡龙王庙里供着的其中一尊,被洪水冲走的那三尊之一。

  最神奇的是,当时山洞里有一条白色的蟒蛇,就盘在龙王像的脑袋顶上。当时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事了,就都过去看。有人说把这尊龙王像请到村里供上,可是那条白蛇怎么也不动。大家都说它就是白龙王转世投胎来了。有人出主意,给它敬酒烧香,让它赶紧走人。结果啊,一连烧了三柱香敬了三杯酒,这条白蛇才爬走。从那以后,大家都说村里有灵气,要不然白龙王像跟小白龙也不会出现在村子里,就给村子改了名,叫小龙王村。从那以后,村里就多了个规矩,喝酒一喝就三杯,少一滴都不地道。”

  李睿听了个神乎其神,也不知道这事真假,但是眼前这三杯酒可是真真的,闻着这凛冽的酒气就有些头大,转脸向顾长顺求救。
  顾长顺闻弦歌而知雅意,对王铁魁道:“我说你就算了吧,啊,李处从市里长途奔波过来,肚子里一点食儿都没有,你想敬酒没问题,先让他吃几口饭菜再说。”王铁魁笑眯眯地说:“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市领导你就先吃两口,我就在这站着,等你好了咱俩就干杯。”
  李睿见顾长顺劝了就跟没劝一样,苦恼不已,看着王铁魁那张执着黝黑的脸庞,忍不住气苦,知道自己真要是坐下去吃菜吃饭,必然会落了下乘,让王铁魁没脸的同时,也会被他瞧不起,转念一想,他可是眼下这个扶贫定点村的第一人,以后自己想要开展扶贫工作还亟需此人的支持,因此必须要跟他搞好关系,也就是说,这三杯水酒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暗叹口气,端起酒杯,苦笑道:“好吧,既然王支书这么热情,我就不矫情了,咱们干了。”

  王铁魁叫道:“一干就是三杯,要不然白龙王就该生气了。”
  李睿啼笑皆非,问道:“白龙王生气又如何?”王铁魁道:“就会发洪水,就会山崩地裂,咱们村就更穷了,一辈子别想富起来。”李睿吓了一跳,哪敢再问,仰起头来将杯中酒干掉,酒液入喉,又火剌剌的穿过食道进入胃中,那股子难受劲儿就别提了。
  可是没等他休息片刻,王铁魁又给他倒满了。
  连干三杯之后,李睿就觉得头晕目眩,肚子里难受得只想吐出来,刚坐下吃口菜,旁边村主任也就是村长又端着酒笑呵呵的凑了过来:“市领导,咱也敬你三杯,一定要赏脸哪。”

  李睿明白,村支书虽是村里最高级别的领导,如同老板宋朝阳之于青阳市,但是在村子里,村长的威信还是要更多一些,毕竟他是村民们选举出来的,那肯定是在村民里有着很高的威望,如果说为日后工作考虑,不能得罪王铁魁的话,那么也就更不能得罪这个村长了,因此,也没跟他废话,上来就干了三杯。
  村长满意的退下去,笑呵呵的对妇女主任说:“市领导酒量真厉害,我看还能喝,该你上了。”
  李睿耳朵听到这话,哭的心思都有了,眼见妇女主任、一个四十岁上下风韵犹存的妇女扭腰摆臀的走了过来,娇滴滴的说道:“市领导,这回该我了,我这三杯酒你也要喝,我敬你……”
  酒席没喝完,李睿就跑到茅房里吐起来,没一会儿,艾国伟跑过来跟着一起吐。
  两人一边吐一边做梦也似的喘着气,艾国伟叫道:“哎呀妈呀……我的妈呀……都说乡镇干部是喝出来的,特么的,真是不假啊,今天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这帮人不把酒当酒啊,完全是当水喝啊,哎呀妈呀……不行了,要喝出胃溃疡来了。”
  勉强吃了小半碗饭,李睿就坚持不住了,头晕欲倒。顾长顺赶忙派王铁魁安排人把他扶到屋子里休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