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0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木户不同意近卫那么做。由于两人关系很好木户说话就很随便,他告诫近卫“不要象个小孩似的”。木户认为既然御前会议已经做出了决议,首相什么都不干就贸然辞职留下一个烂摊子是不负责任的态度。他建议近卫再次做出积极努力,实在不行了再辞职不迟。回去的路上近卫对随从说,“我真想从政界引退,到寺庙去当一个僧人”。
  日期:2016-03-14 21:52:13
  (正文)
  辞别木户之后,沮丧的近卫连荻洼庄私宅都没回,直接离开东京到附近镰仓海边的休养地去了。从9月27日至10月1日,近卫一直以痔疮屁股疼为由闭门不出。他现在只有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尚存一线希望的首脑会谈。27日,他叫丰田外相恳请格鲁大使催促美国政府就与罗斯福会谈早日作出答复。同时电告野村大使:“我方已作好随时出发之准备,现帝国政府期望美国政府对首脑会谈之日期问题尽快作出答复。具体时间我方认为以10月10日至15日为宜。”野村大使收到训令后立即拜访了赫尔国务卿,催促从速举行首脑会谈。

  9月29日格鲁大使也给国内发回了报告。在报告中他提出:“首脑会谈如不能实现,近卫内阁就将垮台。随之上台的将是一个军事独裁政府。”格鲁大使警告华盛顿,近卫内阁的倒台“可能导致无法约束的行动”。英国驻日大使克雷吉也致电本国政府说:如果美国政府仍然采取以往的态度谋求拖延时间,并要日本在预备性会谈上作出明确保证的话,那近卫内阁就无法维持下去,从而可能失去“最好的机会”。其实这也正是罗斯福盼望的结果:以主动的态度和被动的姿态达到参战之目的。既要参加战争又要做出正当防卫的样子。用一句中国的俗话讲就是“既想当**又想立牌坊”,尽管如此不雅的语言用在我们的盟友身上似乎不太恰当。

  10月2日上午,野村大使再次拜访了赫尔国务卿。——你急了那我就更不急。此时的美国就像一个钓者,日本恰似那条咬钩的鱼被在水面上拖来拖去,而这条贪心的鱼死活都不肯松掉已经到嘴的鱼饵,那无疑就是中国。赫尔当然不会忘记,在中国遭到蹂躏和三国同盟条约缔结时近卫都是首相,他的答复是:“如果事先没有达成谅解协定就举行两国首脑会谈是危险的。为了维护太平洋的和平,美国希望有一个明确的协定,而不是一种权宜之计的暂时谅解。”赫尔强调,日本必须答应全部撤出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同时放弃三国同盟条约的实质性部分。野村的心几乎到了冰点,他知道赫尔的要求即使近卫能够接受军部也一定不会答应,这预示着近卫内阁在短期内就将垮台。战后野村在他的回忆录《使美记》中愤慨地写道,“军人不受文人控制是日本的癌病”。

  在10月4日的政府与大本营联络会议上,参谋总长杉山元再次叫嚣,“我们再也浪费不起时间了,如果不下定决心并浪费更多时间的话,我们最终将完全没有能力发动战争。不论是向南还是向北,我们不需要在今天做出决定,但是我们必须尽快做出决定”。杉山话音刚落,永野总长就挺身而出再次重申他的一贯主张:“现在已经不是争论不休的时候了,希望赶快采取行动,我们应该马上为战争制定时间表。”

  这天的会议上没有及川海相的发言记录。及川认为近卫正试图把阻止战争的责任推给海军,这使他变得更加警惕,所以嘴也比平时闭得更严。本来就没有多少见识的及川不愿为避免战争而出头,更不愿承认自己缺乏信心是胆怯的表现。在这个领导团队中这样想的绝不止及川一个人。除了几个上窜下蹦的强硬派,其余很多人都这样徒劳地相互推卸责任。海军次官泽本中将在战后的1946年曾说,在那个决定日本生死存亡的秋天,一个人很难开口说,“海军没有能力打败英美”。因为这不但会极大地打击海军官兵的士气,也会让海军在陆军面前更加抬不起头。泽本的话也不完全对,因为敢说这话的米内光政、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现在都不在关键的决策位置上。

  井上成美就认为及川完全有能力阻止滑向战争的趋势。“陆海军大臣现役武官制”是把双刃剑,这时候就可以成为反战的有效工具。及川可以向内阁提出辞职,然后海军拒绝派出新海军大臣,就可以拖延开战的最后期限。但及川和其他海军领导人都没有去利用这一策略。及川性格上的懦弱显而易见,他在一次海军内部的会议上曾经提出“是否由我斗胆去和陆军争吵”,永野一句“这样做极不明智”就让他再次闭上了好不容易才打开的嘴。

  10月5日上午11时,大本营陆军部部局长会议在东条的陆相官邸召开,在日本本土的陆军各师团长都列席了会议。会议在下午19时形成结论:“已经没有用外交谈判解决问题的可能,必须上奏天皇召开决定开战的御前会议。”
  海军方面却仍在犹豫。海军部做出的决定是:“在首相的坚强决心下,明天与陆军大臣进行畅谈。要是尚有谈判余地就延迟决定开战的日期,并就放宽前次御前会议上所定下的那些条件进行磋商。”
  10月6日下午,大本营召开陆海军部局长会议。陆军认为日美谈判已根本没有达成协议的任何可能。海军方面却认为,只要陆军同意从中国撤兵谈判还有成功的可能。陆海军意见出现明显对立。
  10月9日,早已赋闲在家的前军令部总长伏见宫也不甘寂寞地出来呼吁开战。他对天皇说,“由于和美国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还是越早开战越好。请立即召开御前会议决定开战”。伏见宫的说法让裕仁倍感苦恼,他回答道:“此非开战之时,我们必须以最大努力以外交手段解决。”
  海军中犹豫不决的主要是一些高层。一大群主战的中下级官佐也开始给及川海相施加压力。10月10日深夜,石川信吾大佐和柴田胜男中佐带领一大群海军省和军令部的军官闯到了及川家里,要求及川“必须负起海军大臣的责任”,对战与和迅速做出决定。及川的选择依然是“沉默是金”。
  参谋总长杉山和军令部总长永野两个主战派倒是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为了谈判而过于延迟日期只会贻误战机,对今后的作战造成困难,因此必须尽快决定开战时间。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从中国撤兵的核心问题上。近卫就此征求了陆相东条的意见:“能否以撤兵为原则,而采取实质上的驻兵呢?”这一观点就是先答应从中国撤兵,然后以防共为名在中国的部分地区留驻一定兵力。
  东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近卫:“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如果从中国撤兵满洲立即就有危险,下一步甚至有连朝鲜都保不住。现在要是对此还有疑问的话,那就违背了9月6日御前会议的精神。”
  10月12日凌晨0:30,及川海相家里忽然出现了两位不速之客,及川穿着睡裤接待了他们。这两个人一个是内阁书记官长富田健治,另一位是海军省军务局长冈敬纯。富田带来了近卫首相的请求,让及川代表海军明确表态反对战争,这样首相才不至于难堪。
  及川回避了富田的问题。他说战与不战是一个政治问题,做出决定的应该是政府而不是军人。如果政府决定开战的话,我们海军一定响应号召去奋勇战斗。要做出停止备战、继续谈判决定的只能是近卫首相自己。

  及川一下子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这就是堂堂大日本帝国海军大臣的态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