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543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成举欲言又止,叶平宇想了一下,感觉现在并没有双规邵远大的手续,从原则上来讲没法留置他,但是如果放他走了,回到厂子肯定会干扰到调查,这样一来,倒是不大好控制了。
  想到这里,叶平宇微微一笑道:“我刚才的意思也不是要留置邵主任,就按梁书记你的意思,我们一起陪着邵主任聊聊天吧!”
  顺着梁成举的话说下去,叶平宇以聊天的形式把邵远大留下来,梁成举一听他这样说,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也不算是不让走,聊聊天,等一等。
  邵远大一看到叶平宇和梁成举两人似乎一唱一和,变相留置他,这让他感到梁成举也没有支持他,看了梁成举一眼,说道:“梁书记,我们厂可是县里的支柱企业,来调查之前也没有通报我们一声,上次出现窝案调查的时候,就对我们厂子的生产经营产生了很大影响,现在又去我们厂子进行无目的的调查,我担心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厂子是没法正常经营下去了,您是县委书记,我们厂子跨了,以后干部的工资发不出来可别怪我们没钱交税!”

  邵远大还是想说服梁成举,让他支持自己,化工厂作为县里的支柱企业,地位当然十分重要,梁成举作为县委书记肯定要考虑,他这样说能在一定程度上打动梁成举。
  梁成举本来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只是叶平宇的身份特殊,他不大好插手这事,现在听了邵远大的话,不禁又对叶平宇说道:“叶书记,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调查化工厂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我也好向邵主任解释是不,不然这支柱企业倒了,县里可是撑不住劲啊!”
  邵远大果真有两下子,梁成举还是想站到他那一边去,叶平宇想了一下说道:“我按照市纪委主要领导的安排,来调查东林县化工厂对外投资设厂一事,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国有企业作为支柱企业,我们是要关心爱护,但是爱护不是放纵,关心不是撒手不管,我想只要我们调查清楚了这个事,我相信企业会发展的越来越好,请梁书记能支持我们纪委的行动。”
  叶平宇很平静地回了梁成举的话,梁成举意识到纪委来调查绝不是没有目的,而是有针对性的,就是邵远大在外设厂的问题,这里面应当是纪委的人察觉到什么问题了,但是又不敢肯定,所以才专门派人来调查,既然是这种情况,他没法对抗市纪委主要领导的命令。
  第四百四十章推脱责任
  邵远大看到梁成举让叶平宇给说服了,脸上一时难看起来,看来梁成举这个平时很强势的县委书记在叶平宇面前也是怂了,还不如自己这个被调查者硬气。
  不过邵远大相信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到时自有解释,既然这样,不让走就不让走是了,看叶平宇能查出什么东西来。

  如果这件事情是别人来办,邵远大说不定还真没什么事,而他没想到罗卫龙此次死盯着吴存海,他一定要从中搞出什么东西来,叶平宇故意让他来参与这个案子就是这个目的,充分发挥罗卫龙的工作积极性,把这个事情给调查好。
  罗卫龙到了县化工厂之后,查扣了大量有关广清厂的资料,现在重点是查物证,人证不可靠,只能作为线索,要从这些物证中查出情况来。
  罗卫龙带着人员整整忙了一个上午,叶平宇就留置了邵远大一个上午,等到罗卫龙打电话给他所有资料都查扣齐了,他才和梁成举握握手,表示事情结束,邵远大可以回去了。
  由于邵远大被扣留在县委大院,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法打,现在叶平宇让他可以回去了,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什么话都不用说了,走吧。
  一走出县委大院,邵远大急忙给广清厂那边打电话,结果一打,才知道广清厂那边有公丨安丨去厂子调查情况了,抱走了公司大量的财务资料。
  这个消息让邵远大感到大事不妙,这边是纪委在行动,而那边则是公丨安丨在行动,这是想干什么?难道要灭了他?
  邵远大感觉不大好,想着要采取对策,虽然设立厂子一事看上去合理合法,但是这背后的利益输送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如果真要对他采取动作,恐怕情况非常不妙。

  这样一想,邵远大紧急联系吴存海,告知他这一情况,吴存海一听到邵远大的报告,大吃一惊,邵远大是东林县支柱企业的老总,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受到调查的,而现在居然受到了市纪委的调查,如果不是有高层领导授意的话断然不会这么办。
  想到这里,吴存海在挂断电话之后,急忙打电话给周文怀,询问他知不知道邵远大遭调查一事,周文怀同样是吃了一惊,事先他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当然他也不会得到任何的消息,他只是宣传部长并不是什么重要领导,他岂能知道这方面的事情。
  罗卫龙在查扣这些资料之后,叶平宇立刻安排审计人员加班加点进行审计,而广清厂那边同样也是如此。
  经过审计发现,县化工厂当时投资一千万元设立广清厂,设立后不久厂子就出现运转困难,财务入不敷出,但是奇怪的是在把这个厂子以五百万元的作价转让给他人之后,厂子却奇迹般地活了,接受转让的这个人是外地的一个商人,出资五百万元接了手,但是当时并没有支付转让款给县化工厂,而是通过合作的方式,许诺以将来.经营利润来支付钱款。
  这个商人接手了不到一年,明明企业利润是不错的,但是他却突然之间又将这个厂子作价四百万元转手给其他五名股东,这五名股东之前以参股的方式加入到了这个厂子,而其中一名股东居然是吴存胜。

  吴存胜现在不过是县化工厂一名普通的工人,他怎么会成为广清厂的股东?
  更重要的是这五名股东受让整个厂子也是一分钱没有花的,因为之前那名商人并没有将转让款还给县化工厂,所以他也没法受让这笔钱,而直到现在五百万元的转让款,广清厂还没有还清。
  工商登记显示,吴存胜当初入股的金额是一万元,在一千万的投资额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与其他四名股东受一起让整个厂子之后,他的投资额一下子猛涨到二百万元,这是他参与受让的结果,五名股东每人二百万,正好是一千万的投资额。
  而在厂子变成私人之后,县化工厂与其交易频繁,而且存在赊帐经营的情况,就是与广清厂贸易的时候,大笔的赊帐给广清厂,待广清厂与其他厂子交易完成后再反过来支付给县化工厂,同样情况下还存在价格优惠的事情,在县化工厂的大力支持下,广清厂不赚钱都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