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5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13 15:34:00
  周末好--------------------
  昨天晚上死活回复不了帖子,不知道崖叔又抽哪门子风。
  于是陪人打麻将,有个朋友一晚上挨了三十多个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品o(╯□╰)o
  凌晨五点半才去睡,结果喝红牛喝的太多,怎么都睡不着,这给闹的……
  不过,崖叔停止抽风,可以更新了
  日期:2016-03-13 15:34:00
  更新线----------------------

  (岗下,陈汉礼道:“你先跟我回去,等我问清楚了族长,说你确实可以走,那我再亲自送你走!”
  曹步廊道:“陈汉礼,你最好别逼我。”
  “哦?”陈汉礼道:“逼你了又怎么着?”
  “逼我了对神断先生可不好!”曹步廊大声道:“你最好还是回去先问问清楚再说罢!”)
  “日你祖奶奶的!”叔父突然大骂了一声,满脸杀气,抱着我,腾的站了起来,跳了两步,到了岗顶上,居高临下狞色骂道:“你们这些厌胜门的狗杂种,真是活到头了!”
  陈汉礼和曹步廊就在岗下,听见这声音,不约而同都吃了一惊,急忙抬头看,各自又是一番惊诧。

  “二哥?!是你来了。”
  “小哥?”
  叔父双目血红,纵身往下疾奔而去,倏忽间已到曹步廊跟前,厉声道:“梼杌的毒咋解?!说!”
  曹步廊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道:“梼,梼杌?那是什么东西?”
  “你瞅!”叔父把我的脚举起来,几乎要弄到曹步廊的脸上,曹步廊看了一眼,也不由得骇然,道:“这,这是怎么弄的?!”

  “你还问我?!”叔父狞笑道:“嘿嘿……你要是不知道梼杌的毒咋解,你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日期:2016-03-13 15:34:00
  曹步廊脸色大变,道:“我又没惹过你,你——”
  “他是我二哥,相脉阎罗陈汉琪!”陈汉礼走了过来,瞧了我一眼,也悚然道:“弘道的脸怎么这么红?!还有他这脚,又怎么了?”

  “都是厌胜门这帮杂种干的好事!”叔父恶狠狠道:“曹步廊,我再问你一遍,会解梼杌的毒不会?!”
  曹步廊被我叔父的样子吓坏了,不住的往后退,结结巴巴道:“这,这不是厌胜门的毒……”
  “那你就别活了!”叔父突然把我往陈汉礼怀里一塞,抬步往前欺近,曹步廊惊声后纵,叔父快如闪电,劈面只一抓,已按住曹步廊的膀子,喝一声:“过来吧!”将曹步廊如提童稚般抓在空中,往地上一摔,掼做一团!曹步廊刚来得及叫了声:“你不能杀我!”叔父的脚已经踩到曹步廊的额头上了!
  “不能杀你?呸!”叔父朝着曹步廊脸上啐了一口,道:“老子把你的脑袋慢慢碾碎!再把你丢到旁边的渠里,让野狗吃了你!”
  “那会害死陈汉生夫妇!”曹步廊急切说道:“我给他们下了厌!”
  “嘿嘿……”叔父只是冷笑。
  曹步廊道:“你别不信,你去问陈汉礼!我取了你们祖坟里的土!”
  日期:2016-03-13 15:37:00
  陈汉礼沉声道:“二哥,是有这么一回事。我不知道他取土干什么,所以一路跟到了这里。”
  曹步廊道:“我还知道陈汉生夫妇的生辰八字,要不要我说给你听?”
  “老杂种!你还敢威胁老子!”叔父脚下用力,曹步廊惨叫一声,嘴里猛地涌出一股血来。
  叔父喝道:“把惑感之偶交出来!”

  “你,还知道惑感之偶……”曹步廊吐了一口血,道:“你觉得我会交出来?”
  “你不交也没球用了!”叔父恶狠狠道:“我大哥会制厌的手段!梧桐木,俩人偶,红衣黑帽,黑衣红帽,门左门右,酒浇足踩……对不对?!你敢施术,就遭反噬!你试试!”
  曹步廊猛然瞪大了眼睛,惊声道:“你,怎么知道制厌的法子!?”
  “嘿嘿!”叔父狞笑道:“丁藏阳、朱步芳全都交待了!我大哥好心收留了你,你反倒恩将仇报,哄骗我那两个不涉江湖的侄子,全无德行!今天,我非把你这个泼皮中山狼碾的肠大肚子都出来不可!”
  “您饶了我吧!”曹步廊面如死灰:“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叔父不等曹步廊说完话,脚下猛然使力,那曹步廊的话戛然而止,化作一声惨叫:“啊——”
  日期:2016-03-13 15:42:00
  眼见曹步廊的脸都被叔父踩的变了形,我使劲伸手去抓叔父的胳膊,勉强挤出声音来:“大,你不能,杀他。”
  “现在都四点了,你爹那边制厌的法子早就成了。”叔父道:“还怕这杂种?”

  我嘶声道:“万一,不,管用呢?”
  “没有万一!”叔父道:“你看这杂种自己都服软了!”
  “我爹,不叫你,杀人……”
  “你爹不知道你中了毒!”
  “大,他帮过我……”我使出浑身的力气,说道:“你杀他,我以后,不再理你。”
  叔父愣了愣,把脚缓缓的抬开了。
  曹步廊气若游丝,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便昏厥过去了。
  陈汉礼道:“二哥,当务之急是把弘道这怪模样给治好。”
  叔父焦急道:“我要有法子还能不治?!”

  陈汉礼道:“赶紧回陈家村,让族长先看看。”
  “对!”叔父稍展眉头,道:“大哥知道梼杌,《义山公录》里记载的有!那我们现在就走,这杂种交给你了!”
  说着,叔父把我从陈汉礼怀里又抱走,转身就要往陈家村方向回去,陈汉礼急忙拦住,道:“二哥,你就这么回去?”
  叔父道:“那还能咋着?”
  陈汉礼道:“从这里到陈家村,四十多里地,你抱着弘道跑到什么时候?”
  叔父一愣,道:“不管多久,总得跑吧。”

  日期:2016-03-13 15:59:00
  陈汉礼道:“二哥你忘了前面还有几里地就到源兴镇了,你去镇子上找俩卡车,沿着大路回去,不比这快得多?”
  “对!”叔父喜道:“都把我急糊涂了!”
  陈汉礼道:“那你快去吧,我带曹步廊从小路回去,免得叫人撞见,反倒不好。”
  叔父恨恨的瞪了曹步廊一眼,道:“这赖种货,道儿不让要他的命,那就留他一命,不过活罪难逃,跟他那一窝师兄弟一样,废了他!”
  “中!”陈汉礼显得极为乐意,道:“二哥放心吧。”
  叔父把我翻身负在背上,迈开大步便往源兴镇急速奔去,猫王自也跟上。

  路上,叔父问我:“现在咋么样?”
  “还,好。”我上下牙齿直打架。
  “别睡。”叔父道:“疼也得醒着!”
  “嗯。”我这疼的想睡也睡不着啊。
  “我叫老七废了曹步廊,你没意见吧?”叔父道:“他给你做了一对木偶,大可是从小把你养到大,你不会因为一对木偶跟大翻脸吧?”

  我急道:“大,我,不叫您杀人,是,是为您好!”
  “给你开个玩笑!”叔父道:“知道你爹特意给你交代过。”
  我这才安心。
  刚才叔父一心要杀曹步廊,我情急之下才说出“如果叔父杀了他以后就不再搭理叔父”的话来,若是因为这个,伤了叔父的心,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