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0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日本首次在“原则上”同意撤军。上述内容立即电告野村并以此为基础会见赫尔力促首脑会谈。
  日期:2016-03-12 22:00:59
  (正文)
  9月5日下午,近卫首相入宫向天皇上奏联络会议通过的草案。进宫前他首先在木户内大臣办公室稍事停留,木户看到近卫手中的草案惊呼道:“你怎么能突然把这个提案呈给天皇!这是彻头彻尾的战争准备。把截止日期定在十月中旬,这太铤而走险了。”近卫支支吾吾地说,这是联络会议上已经决定了的,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裕仁认真看了首相提交的草案,之后以一种颇难理解、略带不安的神情问近卫:“计划事项的顺序有点奇怪,为什么把战争准备放在首位,而把外交谈判放在第二位?”近卫不自然地解释说:“这一草案,在顺序上同把外交谈判放在计划首位一样,已把外交谈判的重要性也写了进去。”
  由于天皇表示出对作战问题的质疑,晚上18:00,参谋总长和军令部总长立即进宫觐见天皇,当时近卫首相也陪同在座。天皇问南面的战争能否按计划取胜,两总长们立即滔滔不绝地启奏了对马来亚和菲律宾的作战计划,虽然很详尽但仍不能使天皇释忧。

  天皇问永野:“你认为我们能轻而易举地登陆吗?”
  永野:“臣倒不认为能轻而易举,不过海军和陆军一直在不断地进行训练,臣对能成功登陆充满信心。”
  天皇又转向杉山:“在九州举行的登陆演习中,不少舰只被‘击沉’了。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你打算怎么办?”
  杉山有点仓皇失措:“那次是因为未把敌机击落前就出动护航舰的缘故,臣相信将来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

  天皇略带不满地继续问杉山:“陆军在多长时间确有把握解决南方问题?”
  杉山鲁莽地回答说:“仅就南洋方面而言,打算三个月解决问题。”
  听罢杉山的回答,天皇突然以一种极不愉快的语气质问道:“日华事变时你是陆军大臣。我记得当时你曾对朕说,事变大约三个月时间就可以解决。可是现在已经四年多了,事变不是还没有解决吗?”
  杉山大吃一惊,他吃力地申辩说:“那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我们无法按预定计划进行作战。”
  天皇忽然间提高了声调,恐怕这是40岁的天皇从未用过的严厉语调——斥责杉山道:“如果说中国幅员辽阔,那么太平洋不是更加辽阔吗?你怎么就能确信三个月解决问题呢?”
  杉山低头无言对答,豆大的汗珠冒上了额头。

  尽管陆海军总是在互相竞争,但永野、杉山两位总长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永野一看苗头不对,急忙从旁边帮伙计解释:“统帅部是从总的形势上来讲的。今天如果把日美关系比喻为一个病人的话,那么已经到了动手术还是不动手术的关键时刻。要是不动手术任其发展,恐怕就会逐渐衰弱下去。要是动手术虽有很大危险,但决不是没有希望解救。可以设想,此刻已处于要不要下决心动手术的阶段。作为统帅部来说,始终希望外交谈判能取得成功,但也认识到倘若谈判不成功,那就必须果断地动手术。从这个意义上说,统帅部是赞成这个草案的。”然后他又匆匆地补上一句,“当然外交是首要的”。

  “啊,原来如此!朕明白了。”天皇很不自然地高声喊道。
  杉山看出天皇仍在担心,再次解释道:“不打更好,我们认为应该尽力设法谈判,只有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才打。”
  “那是不是说,最高统帅部同意把外交放在优先地位?”
  两位大将一起慌不迭地点头,异口同声地回答:“正是!”
  回答了天皇的质问后,两总长战战兢兢地退回到休息室,里边的衣服全湿了。
  1941年9月6日上午10时,战前日本四次御前会议的第二次会议在皇宫千种厅召开。这里曾经见证了日本的兴衰,决定明治、大正、昭和三个时代之国家命运的重要御前会议几乎都是在这间大厅内举行的。——本次会议是日本走向太平洋战争的里程碑。

  这天的御前会议一开始就使人感到气氛紧张。参会者一个个正襟危坐,大气都不敢出。未来前途未卜,是战是和没人知道。但所有人都清楚,大日本帝国正处在决定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枢密院议长原嘉道代表天皇宣布会议开始。近卫首相首先致开场白:“请允许我主持会议。”接着他回顾了紧张的国际局势。之后军令部总长永野率先发言,提出“应竭力进行谈判”,不过,“如果日本最低限度的要求仍不能得到满足的话,只能通过积极的军事行动解决,尽管美国处于难以击败的地位,有着强大的工业实力和丰富的资源”。
  杉山参谋总长对永野的意见表示赞同,也希望谈判能够取得成功。企划院总裁铃木贞一谈了国内资源令人担忧的情况。他表明即使实行严格的战时统制,液体燃料的储备也无法支撑长久的战争之需。
  同天皇一样忧心忡忡的枢密院原议长作了提问。——他的发言是天皇通过木户内大臣在会前特别授意的。原议长强调必须全力以赴通过外交手段打开局面,并措词尖锐地追问道:
  “我总览了一下草案,看上去似乎仍然是以战争为主,外交为辅。对草案的真意可否作如此理解:始终以外交手段打开局面,倘若仍然无效那就诉诸战争?”
  正当杉山准备站起来进行答复时,已经知道杉山昨天受到天皇严厉训斥的及川海相危难之时显身手,站起来回答说:“起草时的意图和原议长的意见相同。不过,第一项战争准备和第二项外交谈判并没有轻重之分。”
  这时,一贯以神一样姿态出席御前会议的裕仁天皇忽然以平常谁也未曾听到过的那种高亢声音说道:“我认为原议长的质问是对的,事情极为重大,统帅部为什么不做回答?令人颇感遗憾!”
  天皇在御前会议上发言向无先例,——难道泥菩萨显灵了?会议瞬间为之肃然,仿佛空气都凝固一般,所有人都有一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死一般的沉寂之中,大家都等待两总长中的某一位能站起来讲话。可能是昨天被天皇训傻了,杉山和永野始终一言未发,像雕塑一样呆在位子上一动不动。

  “非常遗憾,对此最高统帅部竟然无话可说。”裕仁缓缓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高声吟诵道:
  四海之内皆同胞,
  奈何风雨乱人间。
  这是一首和平主义的挽歌,仅有31个日语音节,由明治天皇创作于日俄战争伊始。裕仁通过大声朗诵这首诗来表达对新计划的不安。他以颤抖的声音补充说:“我经常拜读明治大帝的这首亲笔诗,努力继承先帝渴望四海和平的精神。然而当次决定是战是和的关键时刻,肩负重任的军部竟然无法决策。在此非常时刻,军部到底在想什么?”
  闻听此言的众人都如受到电击一般呆若木鸡。过了许久,永野站起来解释道:“陛下所言甚是,统帅部为此而诚惶诚恐。”他的话有点结结巴巴,“及川海相刚才所言就是大家的意见,所以我们才保持沉默。军部的宗旨就是不放弃外交谈判,但同时为对美战争做好准备。”
  “参谋总长意见如何?”

  被点名的杉山立即站起来:“臣与军令部总长意见完全一致。”
  在这个过程中,本应该说话的近卫首相目光呆滞,一言不发。正午时分,他在“空前紧张”的气氛中宣布散会。
  尽管天皇作了破例的发言,但统帅部和政府却对此佯作不知蒙混过关,最后还是通过了不辞对美英荷作战的《帝国国策施行要领》。——留给近卫、丰田进行外交谈判的时间只剩下短短的六周了。
  会后东条在向下属描述天皇朗诵诗歌的情形时禁不住痛哭失声。他认为,天皇此举不是在反对战争,而是对军人战胜困难取得胜利的鼓励和期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