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的时候,梁健问项瑾:“我睡了多久?”
  项瑾回答:“一天一夜了。”
  梁健惊了一下,果然是第二天了。他有些担心沈连清他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梁健问项瑾:“小沈他们怎么样,你知道吗?”
  项瑾说道:“神秘书他也感冒了,比较严重,估计正在挂水。至于其他人我不清楚。”梁健又问项瑾:“那小五呢?”
  “他没事。”项瑾回答。说曹操曹操就到,梁健刚说到小五,小五就来了,带着梁母。梁母一进来,看到梁健醒了坐在那里,顿时大喜,嘴里喊道:“梁健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后面的小五虽然没说话,但神情也是显然一松。
  梁母将带来的东西一一放下后,又说道:“你爸爸知道你昏迷了,正往这里赶呢!”
  梁健一愣,他有两个爸爸,但从梁母嘴巴里说出来,他下意识地以为是梁父,就说:“爸不是说要一个月才回来吗?”

  梁母愣了一下,然后解释道:“是你唐爸爸。”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和梁父在梁健面前都改了称呼,在梁健面前称呼老唐的时候,都不再说亲生爸爸,而是说唐爸爸。
  “他怎么也知道了?”梁健诧异地问道。项瑾代替梁母回答:“小五担心你,正好他打电话来,就告诉他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让他这么大老远的跑一趟。”梁健笑着说道。小五回答:“首长他正好来江中省办事。”
  梁健听了就问他:“那他现在在哪了?”
  小五抬手看了下手表,回答:“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医院了。”
  梁健一愣,想,这回答,还真够明确的。
  果然,过了二十八钟后,老唐就出现了。他三个人来的,进门的时候,另外两个人留在了门外。
  有段日子没看到老唐了,看到他进门,梁健第一感觉,他老了一些。他一进来,看到梁健醒了,原本神情上透出的那丝焦急,立马就没了。先跟项瑾和梁母打了招呼,然后才走到梁健窗前,问:“人感觉怎么样?”
  梁健回答:“还行。”
  老唐笑了一下,说:“这个市委书记不好做吧?”梁健跟着笑了,点头说是。老唐看了他一会,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错,没给我老唐丢脸!”
  梁健的心情忽然就好了一些。这时,项瑾挽着梁母,说:“我们出去一下,你们慢慢聊。”他们走后,梁健看着老唐,问:“你怎么最近看着好像老了,怎么回事?事情很多?”
  老唐挥挥手,说:“人到了年纪,自然会老,这是定理。”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边上坐了下来,坐定后,问:“怎么样?这个市委书记做得还顺利吗?”
  梁健回答:“还算行。”
  老唐笑问:“是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点头说:“有些小问题,不过我能解决的。”老唐听到这话,就说:“我相信你。好了,既然你没事,那我也就不多待了,去家里看看你妈,我就走了。”
  梁健没想到老唐刚来就要走,忙说道:“怎么这么快?不住一天吗?妈妈她也很久没看到你了。”
  老唐摇头,说:“还有事情等着。等忙完了,再回来住。到时候,好好住段时间。”

  老唐走后,病房里又陆陆续续来了些人,最后来的是钱江柳和公丨安丨局长赵全德。两人各自带了秘书,秘书手里拎了不少东西。钱江柳一进来,就将一个红包塞到了项瑾的手里,说道:“梁夫人,这一次梁书记辛苦了,这是组织上让我带来的一点补偿。请您务必收下。”
  干部生病,组织上会有一定表示,这倒是有例可循的,项瑾看了一眼梁健,见他没说话,就收了下来。她转身给他们泡了茶后,就说:“我去医生那里一下,你们聊。”
  项瑾出去后,钱江柳和赵全德的秘书也跟着出去了。梁健看向钱江柳二人,知道他们肯定是有什么话想说,就说:“江柳同志要是有什么话想说,就直说吧。”
  钱江柳笑了一下,说:“梁书记,不会还在生我气吧?”
  梁健倒也没想到钱江柳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愣了一下,旋即说道:“那江柳同志觉得,你做了什么事,是我需要生气的呢?”
  钱江柳答不上了,这时,旁边的赵全德说话:“梁书记其实也不用怪钱市长,青龙潭重要,城外的水库也重要。都是生命和财产,应该没什么轻重吧?”
  这赵全德,一直都不像是很会能说会道的,没想到这一次说出来的话,还挺有杀伤力,立马就给梁健头上扣了一个不小的帽子。
  梁健看了他一眼,回答:“生命都是一样的,确实没什么轻重,但任何一个事情,都有缓急。”
  话毕,赵全德立马就想接话茬,梁健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一抬手,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既然青龙潭最后也没什么问题,有些事我也不想再计较了。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之所以会这么严重,这其中的原因,我希望能够查清楚,该承担责任的承担责任,该引咎辞职的引咎辞职,总之,绝不姑息!”
  钱江柳和赵全德一听这话,脸上都有些许变色,两人相视一眼后,钱江柳轻咳了一声,说道:“这也是我想跟梁书记说的一件事情,这一次的事情虽然长清区那边的几位领导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在后来的抗洪过程中,都表现良好,也可以算是将功补过了。我考虑,可不可以再给他们一个机会,从轻处罚?”
  梁健刚醒没多久,一直在迎来送往,精神已经感觉有些疲惫,听到钱江柳为闫国强他们求情,心里便有些烦。但,钱江柳说的,也有一些道理。
  他抿着嘴,有好一会没说话。半响,他才开口:“到底怎么处理,先放放再说。对了,那几个受伤的同志情况怎么样?”
  钱江柳回答:“一个同志伤得比较重,不过已经脱离危险,其余的几个受轻伤的,这几天应该可以出院了。”

  梁健点头:“补偿方面,要做好。”
  钱江柳点头。到此,两人都没了话。没几秒,钱江柳和赵全德就站了起来,说:“那梁书记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那我送送你们。”梁健作势要下床,钱江柳他们当然不会让他下来,梁健也不客气,就没下来,目送着他们离开。
  他们一走,项瑾就回来了。梁健跟项瑾要了手机,给沈连清打了电话,嘱咐了一些事情。然后问项瑾:“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项瑾回答:“我刚问了,今天再观察一天,没问题的话,明天一早就可以出院了。”梁健却不想这样无所事事地待在医院里浪费时间,就说:“要不今天就出院吧,我感觉自己已经没问题了。”
  项瑾嗔了他一眼,说:“也不差这一天了。你就安心待着吧。”
  但,梁健放心不下那一堆事情,同时,心里也记挂着胡小英。只是,项瑾固执起来,要比梁健固执得多,梁健只好听了他的,安心呆在了医院。傍晚的时候,沈连清来了,有些憔悴,但总体还可以。梁健问他,省宣传部的人下来,他知道吗?

  日期:2015-09-11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