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60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今晚上刘丽萍心情不好,宿舍组长让她洗衣服的时候,她嘟囔了几句,那个组长就不高兴了,纠集了手下五六个人,一拥而上,先是把她剥了个精赤,扔到茅坑上面,用凉水泼她的身子,又用脚踢她的胸部与下边要害。往日里刘丽萍也就忍了,可是今天心情实在不佳,被这些人欺辱过火,忽然间就爆发出来,爬起身跟这些人厮打在一起。可是好虎难架群狼,她很快就被这些人打得鼻青脸肿,口鼻冒血。后来,她实在被打急了,无意中摸到了自己的牙缸子,从里面抽出牙刷,反握住,用牙刷柄当做匕首乱扎乱捅。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寸,一下子就从欺负她最狠的副组长的左眼窝里扎了进去。那个副组长大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左眼瞎了的同时,鲜血喷溅而出,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折腾哀嚎,过了会儿就不动了,把众人吓了个够呛……后来,就有人叫来了管教,管教又赶忙通知市公丨安丨局。市公丨安丨局就派人把刘丽萍抓了回来。

  那个副组长折腾了一阵后就不动了,所有的人都以为她被刘丽萍扎死了。毕竟,眼窝那是何等要害所在,直接连通着大脑,被牙刷子扎进去,还想活下来?所以当时刑警支队派人通知刘家的时候,就告诉他们是刘丽萍杀了人,而非伤了人。直到后来,从医院急救中心那里得到消息,才知道那个副组长只是重伤,并没有死。
  听说了这个不算是好消息但胜似好消息的事实之后,冯爱花与刘丽英母女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眼泪也就止住了。
  刘树春踌躇一阵,道:“小睿,要不你去见丽萍吧,跟她那里把情况好好了解了解,看她是正当防卫,还是怎么着。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怕记不住细节耽误事。”李睿很不想见到刘丽萍,就拒绝道:“你去就行了,我留下来再多了解点情况。”刘树春见他拒绝,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一大队的干警去讯问室见刘丽萍。
  李睿问一大队办公室那个负责人:“同志,这事明摆着就是刘丽萍在被欺负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正当防卫行为,还用承担多少法律责任么?”这人瞥了他一眼,打着官腔道:“你这个人一看就不懂法律!只要是伤了人,甭管有多少理由,都要承担刑事责任。至于什么正当防卫,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一切都要等审讯清楚了才能论定。”李睿陪笑说道:“如果真是正当防卫,是不是就可以免除主要刑责?”这人瞪他一眼,道:“我都说要等审讯清楚了才能知道,你在我这儿废什么话呀?没看我正忙着呢嘛。”

  李睿今晚心情本来是极好的,可是眼见刘丽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好心情早就消失殆尽,因此见这人态度恶劣,就沉下脸来道:“你正忙着呢?忙着玩手机游戏?这也算忙?”这人身子为之一震,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他,半响怒道:“我爱干什么干什么,关你屁事?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出去,这是我的办公室,闲杂人等不能进来。”李睿冷冷一笑,道:“好大的官威啊!我跟你们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吴泰良打过交道,他也没你这么大的官威啊。要说吴泰良级别不够,上头还有分管刑侦的常务副局长王钢,他对我也挺热情的啊,从来没耍过威风。你又跟我抖的哪门子威风?”

  这人耳听他一连道出两个上级领导的名字,非常的匪夷所思,定了定神,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认识我们吴队还有王局?”李睿冷笑一声,道:“这时候想着打听我来路了?早干嘛去了?”这人被他说得有些尴尬,陪着笑道:“对不起啊兄弟,我刚才态度不好,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来来,快请坐,请坐……”说着又请他落座,又给他递烟。
  李睿倒也没想着如何难为这个小吏,只是见他态度恶劣而不满,现在见他转变了态度,就也息事宁人,道:“我刚才也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清楚那就算了。”这人恭恭敬敬的道:“如果真是正当防卫,那就要另外一说了。劳教所里那点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谁要是因为欺负人反被扎伤了,那也是活该。”李睿说:“也就是说,刘丽萍很可能不用承担什么责任。”这人点头道:“对,刑事责任可能就没了,不过伤者的医药费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费用也够她喝一壶的。”

  李睿皱眉道:“除了医药费,还有什么别的费用?”这人说:“伤者家属很可能趁机狮子大开口,索要巨额赔偿。你想啊,虽然没扎死,可是左眼给扎瞎了,因伤致残,这以后生活工作方面就会变得极其不方便,伤者家属要点经济赔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李睿点了点头,看向冯爱花与刘丽英母女,寻思以她家的经济情况,是否承担得起这些钱。
  这人继续解释道:“如果你认识我们吴队……当然了,能跟王局说得上话是最好,想方设法在我们市局侦查阶段就将此案认定为是正当防卫,那这个案子就可以撤销了,不必立案,以后也省去了许多麻烦事。要是等到以后检察院或者法院认定了,可就要多许多麻烦了。”李睿听不太懂,问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区别吗?”这人说:“正当防卫这种情况,司法口儿的两院一局都可以认定,如果在公丨安丨侦查时认定为正当防卫,公丨安丨局应当不立案或者撤消案件。如果案件移交到检察院,检察院认定为正当防卫,则要打回公丨安丨局处理或者做不起诉处理。若是到了最后法院审理的阶段,法院认定为正当防卫就做无罪判决。虽然最终的结果都一样,但是在公丨安丨局就认定了是最好最省事的。”

  李睿谢道:“好,多谢指点,我这就给王局长打电话。”说着拿出了手机。
  这人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不相信这个年轻人会认识市局二号领导王钢。
  王钢在接到李睿电话后的第一时间内就接听了,笑呵呵的说:“领导有什么指示?”李睿笑道:“王局长,您别笑话我了,我哪是什么领导?”王钢道:“在我心里,你就是领导,哈哈。”李睿道:“王局长,我打这个电话是有点私人事情想求您帮忙……”王钢道:“哪有什么求不求的,咱们之间还用客气,直说!”
  李睿就把刘丽萍扎人的事情说了,又说到认定正当防卫的事情。王钢听完以后爽快的说:“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么个小事。别说扎伤了,就算扎死那个臭娘们也是活该,也没事。这样,等明天我上班后就找负责此案的人打个招呼。”李睿喜道:“那可就麻烦王局长了。”王钢道:“啧啧,我直说是小事了,你还这么客气。改天我请你喝酒……”

  电话打完,李睿见这人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对他一笑,道:“多谢你点拨,我已经给王局长说了,他明天就会安排此事。”这人惊奇地说:“你真是好大面子,竟然能够直接给王局打电话?”李睿得意一笑,恰到好处的卖弄了下人脉,道:“岂止是你们王局,就连你们纪局,甚至是冯局长,我打电话都是随叫随到。”
  这人吃了好大一惊,心说随叫随到,这得是什么情况啊?眼前这小子年纪不大哪里来的那么大面子?难不成,他是哪个大领导的公子?多亏自己知错就改,刚才没有得罪他,否则的话,他随便给王局提一下自己,自己就要吃处分了,心中暗道侥幸,陪笑道:“您喝不喝水?我给您倒杯水吧。”
  等了一刻钟左右,刘树春悻悻的回到了屋里。
  李睿与冯爱花、刘丽英都走上来问:“丽萍怎么样?没事吧?”刘树春叹道:“她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脖子上还出了血……她也吓坏了,见着我就哭,什么也说不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