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3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往前开的时候,总是赶不及明明就在眼前的绿灯,看起来,似乎能冲过去,开到路口,总是只剩下一两秒的空挡,要是硬冲过去,只怕会伤到人,不冲的话,心里又感觉有些可惜。
  关国将心里不由有些纠结,今天一早似乎处处都有些不如意,袜子穿错了是小事,这每个路口都等红灯也是小事,可千万别出什么不该出的大事啊,现在可是关键时候啊。

  等了几个红灯,还没赶到拆迁工地现场,关国将的手机就响了,他打开手机一看是乡里分管建设的郝副乡长的电话,心里不由一沉,冥冥之中似乎有第六感觉在告诉他,郝副乡长电话里要汇报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关国将知道,在不好的事情上,自己的预感是很准确的。对于预感的准确,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比如本来在好好的看电影的,无缘无故的拿手机看,不知道为什么要拿起来,还没等放下手机就响了;或者有时候出门前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要是有点沉闷,那看来打的要打很久,每次一沉闷就肯定站在路口半个小时以上打不到的。或者出席饭局,要是心里沉沉的就会有不太好的事情,每次沉沉的不是碰到不想看见的人就是打翻东西说错话,类似的细节太多了。

  关于预感的准确,有人人解释说,我们平时说人有六识,而在佛法中,是有八识的。即: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最后一识阿赖耶识相当于仓库,是将人在生命过程中的各种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成识而储存其中。因为人的生命在六道中轮回,累劫生生死死,早已不知经过了多少时候,所以各种各样的经历都是非常丰厚的(俨然一饱学之士),呵呵。当某些情境来临时(机缘成熟时),第七识末那识会在下意识层面执取这些种子,而以现境。

  这个其实是有些天眼通或宿命通(两者皆是佛法中讲的人在修行有一定成就后所具备的六神通之一,其他神通是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和漏尽通)的成分存在的,因为某段时间内(非常短暂的)普通未修行的人也是能够具备某种禅定境界的,这时的人脱离了贪嗔痴慢疑等各种无明欲啊望的阻碍,心地立刻清净,就会发起某种神通作用来。
  回应删除
  这次,关国将的预感很是准确。
  果然,郝副乡长在电话里汇报说,关乡长,您快过来看看吧,出事了,真是***邪门了,昨天咱们在底下做工作的时候,老百姓都还是很配合这次的拆迁工作的,有部分的农户说好了今天签合同,合同条款也是按照昨天大家谈好的条件拟定的,今天一早过来,全都翻脸了,没有一家肯签拆迁合同的。
  郝副乡长还说,现在三期的人家不同意拆迁,而二期已经被拆迁的一部分农民说以前的价格太低,要求提高标准,否则,就要阻碍工地建设,如果是这样,那么项目就要全部停工。
  关国将一听这话,心里暗暗叫了一声,***,怕是有事啊,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敏啊感事件,一定要尽快解决才好,千万别被刘云若听到什么风声,可就麻烦了,那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啊。

  关国将加大了马力,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赶到了拆迁现场,很快就被乡里的人引到了矛盾聚焦点。在村委会里,郝副乡长正跟一帮人吵吵嚷嚷的说着什么,有个个子很高的男人,看起来是当地村民中讲话有些分量的人,正跟郝副乡长很不礼貌的说着什么。
  副乡长不知道说了什么,高个子的人很是不满意,推了郝副乡长一把,郝副乡长嘴上可能骂了一句,很快身边的那些上啊访人员都过来,用手推搡郝副乡长,很快已经被一群人逼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郝副乡长一抬头看见关国将正从远处走过来,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赶紧冲着大家喊道,各位大哥,乡里的领导关乡长来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关乡长反映,我相信,这件事关乡长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是一个副职解决不了问题。
  郝副乡长这么说,那就是要转移视野,***,关国将你不是说过要到现场解决问题吗,现在你来了,那么问题你他妈自己解决吧,老子可不想在你后面混,老子闪了。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从郝副乡长的身上,转过头来,集中到关国将的身上,关国将赶紧抬起一只手冲着聚集的群众打了个招呼,说,各位父老乡亲,有什么话慢慢说,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拆迁办的人赶紧接着关国将的话说,是啊,闹事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关乡长来了,大家可以把问题提出来吗。
  高个子说,我们不管哪位领导过来,就是顾大海书记来也是一个样,只要能帮我们解决问题就行,否则的话,谁说什么都是屁话,合同没签之前,你们谁也不能强拆了我们的房子,国家有规定,要文明拆迁,你们要是敢用强,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就算是告到北京,我们也得要个说法回来。
  关国将听高个子嘴里说法一套一套的,句句充满了敌意,心里不由对此人的言论有些反感。他尽量控制住情绪问郝副乡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大早的,拆迁现场聚集了这么多人?
  郝副乡长汇报说,光乡长,事情发生我也不知道,都是拆迁办的人不知道怎么和他们卯上的,不过,我听了他们的要求,都是钱闹的,这帮村民说,现在全国的房地产都在涨价,这土地拆迁款不能按照原来的老规定补偿,得适当的提高一下补偿标准,否则的话,自己家的房子被拆了,可就是亏大了,一定要开发商提高每平米的补偿款才行,否则,就别想继续拆迁。
  关国将一看这形势,心里头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可是跟贾珍园一块在刘云若面前打下包票的,什么时间三期拆迁工程结束,都是定好的,这时间并不充裕,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哪能由着这些村民的性子,在这里瞎耽误工夫。
  再说,如果提高标准,那也不是自己说了算,按照现在的拆迁办法,开发商是要掏钱的,如果让刘云若多掏钱,肯定不愿意,如果刘云若不高兴,那么干的事情有什么用呢。
  关国将说,大家都听好了,这次的拆迁补偿标准,不是你我哪个人说了算的,那是由乡里领导研究决定的,这经过乡里研究的事情,哪能说提高就提高,那还有一点政府部分的威信吗?大家还是别闹了,该签合同的赶紧签,省的浪费大家的时间。
  高个子见关国将这么说,有些不高兴了,他站出来对关国将说,关乡长的意思,我算是听明白了,乡政府的领导定下来的标准,哪怕就是错的离谱,关乡长也不准备改正,即便是老百姓吃了多大的亏,关乡长也不在乎,大家伙的损失,政府就不管了,不管老百姓吃多大的亏,反正乡里定下来的标准,大家就得遵照执行?
  日期:2016-03-1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