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5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步芳摇头道:“那就真没有了。一般来说,下一个厌,能知道怎么拆厌就不错了,截厌和制厌极少有人懂的。”
  “好了。”老爹道:“凡事也不用贪得无厌,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我“嗯”了一声,便不再问。
  丁藏阳、朱步芳等人不知道我们话中的意思,都呆呆的看着我们,老爹忽问那丁藏阳道:“你们厌胜门有什么毒誓,是让本门弟子发过誓之后,就不敢再犯忌的?”
  “有啊。”朱步芳抢先说道:“只要是以自己的血祭姜太公和鲁班祖师爷起誓,没有谁敢违背。不然,以后必定人神共弃啊!”
  丁藏阳也连连点头,道:“是,是!”言罢,还恨恨的瞪了朱步芳一眼。
  日期:2016-03-10 22:04:00
  “好。”老爹回头对三叔说道:“三弟,那就辛苦你了,这里的人,概不例外,全部废掉道行,再叫他们全都按照他说的那个法子发誓,从此以后不再做一件坏事。都办成之后,再放他们走!”
  三叔点头道:“大哥,放心吧。”

  丁藏阳、朱步芳等人都吓得面如土色,朱步芳哀求道:“来陈家村挑事都是丁藏阳的主意,进异五行也是受丁藏阳威胁,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修行不容易,几十年才有这么一点点道行,相尊千万不要废了啊!我发毒誓,我发毒誓,以后决不再作恶……”
  叔父骂道:“知足了吧!没要你的命,没送你去五大队,还想怎么着?!好死不胜赖活着!做个废人也比死了强!”
  朱步芳仍是哀求,叔父老大不耐烦,上前一脚将其踹倒,抬手一掌便拍向朱步芳的肩胛,朱步芳惨叫一声,瘫倒在地,肩胛骨废了,他一身的手段也就因此没了!
  想到修行练功之艰苦,我也是不禁一声长叹,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多行不义,终将自毙。
  叔父冷冷的看着朱步芳,说道:“以后安安生生做个木匠吧,道行没了,平常力还是能使的!”
  丁藏阳颓然失神,虽然还没有对他动手,他也已经吓瘫了,目光呆滞,嘴角流涎,喃喃念叨着:“完了,完了……”
  那狗剩更是吓得魂不附体,瑟瑟而颤。
  日期:2016-03-10 22:04:00

  老爹道:“二弟,弘道,咱们三个先走吧,我还有事情要交待。”
  “嗯。”
  “是。”
  三叔将我们送到门外后,便又转身回了机井房里,我和老爹、叔父带着猫王径往陈家村而去。
  一路无话,不过是原途返回而已。
  走到路口陈汉礼留记号的大树旁时,老爹停了下来,回顾叔父道:“二弟,今儿黑还得辛苦你一趟。”
  叔父道:“我知道了,去追老七,逮住曹步廊那个杂种。”
  “嗯。”老爹道:“我叫弘道和你一起去,也带上猫王。”
  我道:“爹,您回去就赶紧弄那个制厌的法,迟则生变。”
  我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陈汉礼在追踪曹步廊的时候被曹步廊发觉,那时候,两个人就免不了要动手,一动起手来,曹步廊不敌,恐怕就要以催动厌胜术来做威胁。
  “我知道。”老爹道:“那制厌的法子不难。家里有老梧桐木,我取了材料就去找你八叔,他最会捏泥人、雕木工,叫他来做两个人偶会很快的。再叫你八婶缝制两件小衣、小帽……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个把钟头完事!”叔父道:“我这边静等着放开手脚,收拾曹步廊那老杂种!”

  日期:2016-03-10 22:06:00
  老爹深深的看了叔父一眼,道:“二弟,不要伤人命!”
  “又来!”叔父道:“大哥天天说这句话,也不嫌烦?”
  “我不烦!”老爹严肃道:“我看你戾气深种,有时候狂手起来,自己都管不了自己!你当这是什么好事儿!?”
  “知道了,知道了!”叔父道:“您不烦,我还烦呢。我多大的人了,哪儿能真管不住自己?您快回去吧,二舅哥好说,嫂子那人可不好安抚,您要是再打人,那才叫狂手哩!”

  “废话!”老爹瞪了叔父一眼:“没大没小!”
  “是,是……”叔父笑嘻嘻起来。
  老爹道:“我看你不成家,性子就收敛不起来,我早晚给你虑一个!”
  “哎呀,您年纪不大,嘴倒是越来越嘟噜啦!”叔父转身就走,嘴里喊着:“道儿,快跟上!”
  老爹嘱咐我道:“看着他点,凡事小心忍让!”
  我“嗯”了一声,老爹便也迈开大步去了,我连忙追上叔父,猫王无声的跟在旁边随行。
  日期:2016-03-10 22:09:00
  依照陈汉礼留下的记号,我和叔父在陈家村村口折向西南,取道老郎庄。

  路上,叔父问我:“道儿,我不在家这几天,都闹了哪些怪事?曹步廊那档子事儿,我听你们说了个大概,你再从头说说吧。”
  我便把颍水里蚌怪害人、泥鳅索命还有曹步廊进村的事情给叔父简要节说了一遍,叔父听了,又骂了曹步廊许多,而后沉默片刻,道:“你和明瑶现在是咋么个情况?”
  我一阵难过,道:“明瑶不见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女人最难缠!”叔父也不知道触动了哪根神经,突然一通抱怨,道:“你看我都不爱搭理女人,没咋着就惹住了,还得哄,烦得很!还不如打光汉,最省事儿!”

  这话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便转了话题,道:“大,咱们走的快些,应该能追上七叔和曹步廊,他们也没走多长时间。”
  叔父“嗯”了一声,加快了步速。我也顺势弯腰,把猫王揣入了怀里。
  日期:2016-03-10 22:12:00
  一路奔入大郎庄,进庄不久,叔父便在道上的一棵酸枣树上又发现了陈汉礼的记号,于是穿过老郎庄,又转向正南,往蔡李村而去。进蔡李村寻到一颗槐花树上标有记号,于是直行了七里多地,在一面墙上又见记号,便又往东去,拐入一条拉煤的火车轨道,我们叔侄就沿着铁轨奔行,渐渐出了禹都境界,入了许都……
  此时,已经凌晨三点。环顾周围环境,我记得再往东十来里地,就是个大镇子——源兴镇。
  叔父骂道:“兔崽子的腿儿跑的还怪快!都撵到源兴镇了,还没见着人影。等会儿也别跑,到镇上先歇一会儿,五点都有胡辣汤喝了。”

  前前后后,一共跑了几十里地,如果放在往常,顶多就是气喘乏力,可如今,我竟感觉双腿渐渐沉重拖沓,好似踩入淤泥之中,难以自拔!
  连叔父说话,我都不敢应声,怕乱了气息以后便再也跟不上叔父的脚步!
  这可真是越练功越倒退,我自己心里都看不上自己了。
  “道儿,咋不吭气?”叔父回头瞥了我一眼,猛的脸色一变,倏忽间止住脚步,道:“停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