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说对,然后问她身体怎样了?
  洛飞雨无所谓地摇头,说没事的,女人嘛,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我流血流习惯了,不碍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呃,真汉子……
  我瞧见她这般说,也没有深入再问,而是说道:“你在这里,虫虫呢?”
  洛飞雨艰难地爬了起来,靠墙而坐,听到我的问话,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黯淡了起来,低声说道:“被捉了去!”
  什么?
  我一下子就冲到了她的跟前,冲着她说道:“为什么?你不是说你们有办法脱身的么?”
  洛飞雨叹了一口气,说怪只怪对方太不讲究了,这种小规模的交手,彼此拼斗就是了,他们居然还用神力,召唤出了那个沉眠已久的老东西来,我和虫虫都不是它的对手,最后没办法,我瞧见虫虫被捉,见势不妙,只有血遁离开了。
  我忍不住指着她,说道:“你……”
  只是一个字,后面的话,我却是说不出来了。
  人家逃命,本就属于常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指责别人的。
  洛飞雨大概也是看出了我的纠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你叫陆言?”
  我点头,说对。
  洛飞雨说陆左跟你什么关系?
  我说你觉得我们什么关系?
  洛飞雨眯着眼睛,说道:“兄弟?”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对她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开口说道:“算吧,我是他堂弟,另外也刚跟他学了些手艺。”
  洛飞雨点头,说哦,原来如此。
  她没有再说话了,我却忍不住,问她,说如果那帮人抓了虫虫,会不会拿她怎么样啊?

  洛飞雨摇头,说不会,有黄英在,黄葵那家伙就是想乱来,也没有办法;至于黄英,她对虫虫应该并无恶意,即便是拿在手中,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想起丑道士对于黄英的评述,心中就是一跳,说你是说,她对虫虫有那个意思?
  洛飞雨一开始并不明白,不过她到底也是老江湖,随即就懂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听谁说的啊?
  我说有人跟我说黄英的面相,对女性同胞比较有侵略性……
  洛飞雨说相面之术,怎么可能在黄泉路上行得通?我所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指的是她准备拿虫虫当做诱饵,钓出一条大鱼来。
  我讶异地说道:“你是说,他们最终的目标,还是萧克明?”
  洛飞雨点头,说对。
  我想起在茶肆时熊老大曾经说过的话语,赶忙问道:“你在这黄泉路上,见过他的,对吧?”
  洛飞雨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在茶肆听人说起的。

  洛飞雨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我见过他,不过并没有怎么说话,陌路人而已。
  啊?
  我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关系,正想再问,突然间守在门口的那头恐豹快速奔到了这里面来,躲入了我的匿身符屏障之中。
  我与小红心念相通,知道有人从这边搜寻过去,显然是准备找到血遁离开的洛飞雨。
  嘘!
  两人一豹,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那山缝狭窄,而匿身符袋只能够笼罩住很小的距离,所以我不得不跟洛飞雨,以及那头恐豹紧紧挨在一块儿。
  以前的时候,远远望一眼,不敢多瞧,而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看清楚了面前这个女子的模样来。
  比起虫虫来,洛飞雨虽然一般美丽,但却因为之前的经历,多出了几分成熟,有着一种介于少女清纯和少丨妇丨温婉之间一种迷人气质。
  尽管知道她体内种得有幽冥变形虫,但是我却还是能够闻得到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宛如兰花。

  我的目光紧紧瞟了一眼对方的胸口,便下意识地闭了起来。
  我不敢看了,而是在心中不断默念着九字真言。
  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如此反复念诵十几遍,我的心情终于变得平静,而这时洛飞雨则推了我一把,对我说道:“那人走了。”

  我慌忙后退,与她拉开距离。
  或许是我做得太明显了,洛飞雨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
  我慌忙摇头,说不是。
  洛飞雨略微有些惨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来,对我说道:“是因为虫虫吧?”

  我低下头,说一部分原因吧。
  洛飞雨诧异地问道:“那还有一部分是什么呢?”
  我小声说道:“我听他们说你跟萧克明是一对儿,自古有云,朋友妻不可欺……”
  呸!
  洛飞雨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声,指着我说道:“别以为我受了伤就杀不了人,实话告诉你,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这秀女剑可不认人,绝对会在你的胸口开一窟窿,你信不?”
  恼羞成怒了还……
  我没有再跟她谈论男女之事,而是有些着急地问道:“你说虫虫被人给抓了,那可怎么办?”
  洛飞雨靠着墙,伸了一个懒腰,无所谓地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问我干啥?”
  她的话语让我心中一阵愤怒,不过转而一想,说到底我们与她,并无太多的牵连,她这般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既然指望不上,那就算了吧。
  何必为难别人?
  我心灰意冷,站了起来,对她说道:“既如此,那你便在这里养伤吧,救虫虫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我刚走两步,洛飞雨叫住了我,说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一句话就将我心中所有伪装出来的坚强给击溃了,我没有回头,只是咬着牙,轻轻笑道:“若是没有办法救出来,那就与她一起,生死相随罢了……”

  我义无返顾地前行,而洛飞雨则喊停,说哎呀,别走啊,你回来。
  我回头,说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么?
  洛飞雨说你这男人,真的是经不起玩笑——虫虫与我虽然是初识,不过她的为人处世,还有许多手段,都是值得我所敬重的,可比你们这些大男人要强上无数;再说她的被抓,与我也是有关的,所以救她出来,我自然责无旁贷。
  听到她这般说,我心中一喜,长鞠到地,说多谢洛姑娘援手。
  洛飞雨眯眼打量着我,说陆言,我其实能够瞧得出你和虫虫之间彼此的情意,但恕我直言,像你这般的男子,实在是配不上像虫虫那样的奇女子。

  啊?
  我万万没想到洛飞雨居然会跟我说起这样的话语来,心中一痛,忍不住反驳道:“我知道我的修为浅薄,然而你可知道,大半年前,我还是一个濒临生死边缘的普通人而已……”
  是么?
  洛飞雨轻轻念了一句,然后摇头,说我说的不是你的修为,而是男子的胸襟气度,和面临困境的勇气和智慧,这些东西,才是根本。
  我有些听不懂,说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呢?
  洛飞雨说一个人到底能够走多远,这个谁也不知道,但是却知道自己相交什么样的朋友,和喜欢什么样的自己——坦白告诉我,你喜欢现在的你么?
  我听出洛飞雨的话语里并没有讽刺,而是多了几分劝导,当下也是收起了防备心,低头说道:“不喜欢!”

  日期:2016-01-04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