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姜宝回过神来,然后说道:“好,往回走,然后朝左转。”
  我们两人骑着恐豹,在那巨大的乱石林中飞奔,如此走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终于出了这一片地区,来到了一个黑乎乎的森林边缘来。
  这个时候,姜宝没有再指路了,而是对我说道:“言哥,没有人追来了,能放我下来不,我脚麻了。”
  这一路疾奔,两人的精神紧张到了极点,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身体也有些僵直,翻身下来,瞧见地上满是柔软的青草。
  那恐豹在我们下来之后,低头啃着青草,身子不断起伏喘息着,显然是驮着我和姜宝这一路,有些疲惫不堪了。
  我心有余悸地往回望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没人追来了?”

  姜宝点头,说早就没了。
  我说这里是哪儿?
  姜宝摇头,说我不知道,跑得都丢了魂。
  我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虫虫和洛飞雨逃出来了没有?

  姜宝的表情有些低沉,对我说道:“我刚才感觉了一下,那个叫做龙环的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如果没有什么应对的手段,她们两个人,应该是逃不出来了!”
  什么,出不来了?
  我的心中一跳,慌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姜宝说道:“你刚才可能没有仔细听,那持戟大将自报门户,名曰龙环;而据我所知,这龙环是泰山伯手下四大家将黄明、周纪、龙环、吴谦之一,此人也位列封神榜之上,为西斗星官之一。当然,演义与现实,相差终究很远,但并非没有牵连,如果此龙环乃彼龙环,那么虫虫姐和洛飞雨,未必能够从他手中逃脱。”
  我不相信,说可是洛飞雨说她们两个自有办法离开的啊?
  姜宝没有在说话,而是继续沉默。
  刚才那一段话,是我认识他以来,说过最长的一段话。

  我越想越不安,如果真的如同姜宝所言的话,那么虫虫此刻绝对是身陷危机之中,我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说句不好听的,虫虫若是死了,我又岂会独活?
  我这般想着,对姜宝说道:“你在这附近等着,我回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接应她们过来。”
  姜宝一路上都很沉默,然而此刻却显得很有主意,对我说道:“她们让你我离开,肯定还是有道理的;如果现在回去,自投罗网,那如果她们逃离了,那又怎么办?”
  啊?
  我盯着姜宝,说:“说她们逃不出来的是你,说她们能逃离的,也是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少年子并没有被我刺激到,而是不缓不慢地跟我分析,说你我回去,其实根本帮不上忙,不如在这儿等着,等到尘埃落定了,明白到底什么情况了,再下结论,你觉得呢?
  我没想到这个一直闷着的家伙这般有主意,瞧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也努力将心思沉稳下来。
  我抚着胸口,平静地想着,如果虫虫是我,她会怎么办?
  我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得对,我们现在过去,于事无补,还不如等待事情尘埃落定了,再去想办法。
  这不是怯弱,不是恐惧,一个成熟的男人要明白自己肩头的责任,而不是冲动行事。
  我可以为了虫虫赴汤蹈火,却不能胡乱葬送她生的希望。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和姜宝走进了黑森林中。

  两人找了一棵又高又直的大树,攀爬了上去,一直来到顶端,然后朝着我们逃出来的地方瞧了过去。
  我们要在这里等着,等到虫虫她们的消息。
  至于那头恐豹,被小红控制着,在周围巡逻搜查,防止有什么厉害的家伙存在。
  如此等待了好久,那边终于出现了人影,然而当我凝目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并不是虫虫,而是骑着恐豹的长眉,不过这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一名伴当。
  那家伙在乱石林前面的荒原之上晃荡了一番,然后朝着黑森林望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他没有进入这森林之中的想法。
  瞧见长眉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就止不住地往下沉落而去。
  完了。

  这回虫虫肯定是落入了敌方的手里去了,要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感觉浑身发冷,在这个只有传说中才出现的黄泉路上,我居然就这般把自己一生之中最爱的女人,给丢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之前若是稍微坚持一下,或许就能够与虫虫一起,死在那里,就不用现在这般,被悔恨的毒蛇侵蚀心灵了。
  我跪倒在了树枝上面,心中犹如滴血。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宝的声音在我耳畔响了起来:“言哥,你别太担心了,那个黄英看着对虫虫姐挺不错的,只要她没死,就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听到姜宝的话,我心中腾然就生出了一股怒气来,冲着他吼道:“闭嘴!”
  在那一刻,我的心几乎都已经燃烧了起来。
  姜宝却没有停下,继续说道:“言哥,你……”
  他表现得有些反常,而我突然间对他生出了好几分的厌恶来,没有再理会他,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朝前快步冲了十几米。

  那头恐豹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将我驼起,而直到此刻,我方才对他说道:“我去找人,你在这里等着!”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此刻的我不想面对任何人,就想回去,确认一下虫虫的生死。
  恐豹快步疾行,一下子又如同旋风一般冲入了那一片乱石林区域之中。
  跑了十几分钟,突然间我闻到了一丝血腥气。
  这股血腥气很淡,还有一点儿熟悉的感觉,被小红给一下捕捉到了,那恐豹带着我朝着前方的一处角落里钻了过去。

  走到尽头,那里是一个死胡同,然而真正到了跟前来的时候,我才瞧见石壁之上,居然有一道裂缝。
  恐豹带着我,小心翼翼地往里面钻去,一豹一人,在这狭长的山缝之中穿行,走了差不多二十多米的距离,突然间前方有一道锋芒乍现,我下意识地拔出了破败王者,朝前陡然挥去。
  耶朗古战法的敏锐触感救了我一命,这是一把朝着我额头扎过来的飞剑,又快又疾。
  即便是我挥剑挡开,它也只是转了一个弯儿,又朝着我的后背刺了过来。
  仅仅是一照面,我却瞧出了这剑的模样。
  洛飞雨?
  我口中低声叫着,而这声音一出,那朝着我激射的飞剑便骤然止住了势头,悬停在了我身后的两米之外。

  紧接着,一个痛苦而低沉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左前方:“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驱使恐豹往前走,瞧见那儿蜷缩着一个人,却正是洛飞雨。
  不过与之前神采飞扬的她不同,此刻的洛飞雨躺在血泊之中,甚至连站起来的气力都没有,显然是受了重伤。
  我跳下了恐豹,拍了拍它的脑袋,小红会意,朝着那边的山缝奔跑过去,守住洞口;与此同时,我毫不犹豫地将匿身符袋的力量激发,让这个炁场笼罩住我和洛飞雨。
  感受到这炁场的包裹,那洛飞雨收了飞剑,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李道子的?”
  日期:2016-01-03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