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压力也有,担忧也有,受怕也有,靠,总之,太多破事了。像你这样挺好,看起来从从容容安安静静的。”
  梁语文说:“我也会有事烦的。”
  我说:“嗯,人都有事要烦。”
  我和梁语文随意的聊着,都不知道自己聊着什么,但是听到她那如流水般的声音,总让我心里特别的舒服。
  那许多人想要一个贤妻类型的女孩,这不就是了。
  这虽然看起来,不会第一眼惊艳,觉得她很漂亮**,但相处下来,觉得觉得她是适合做老婆的女孩。
  柳智慧不适合,但这个绝对适合。
  可是,男人,需要一个合适的做老婆的,还是需要一个自己爱的。
  男人大多是视觉动物,对于爱情的选择有时就是很莫名其妙,或许正如歌词里所唱的那样,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
  爱情时常比较盲目,对待爱情的态度时常会比较冲动。
  男人在现实生活里最理想的恋爱状态应该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双方心灵感应能够互相倾心爱慕,两人一见钟情双双坠落爱河,而且对方的性格脾气很好,她适合做个温柔的贤妻,这样的恋爱是最为浪漫的,是绝大多数恋爱男人所倾心的,同时,这种结婚对象也是最为让人激动的。
  然而,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情况遇到的多是你喜欢的人她并不一定同时喜欢你,就算是她喜欢你,但她却不是个贤妻良母类型的性格。
  有人说,互相将就就好,可是,一辈子,如何将就?
  真爱她,就去将就她。

  一生,要怎么互相迁就。
  娶一个贤妻类型的女人男人会比较幸福,而娶一个自己爱的女人却没那么好的品性则男人比较辛苦,然而,许多男人在遇到了这样现实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难题时,往往不知如何选择?
  娶一个贤妻类型的女人,她会对你的坏脾气或是生活陋习可以时时处处表现出相当的耐心与宽容,她会想方设法哄你高兴和迁就你的无理蛮不讲理,她会把你的脸色变化当成天气预报而倍加重视,她会和你共同生活并生活在你的喜怒哀乐之中。因而,男人会得到她的温柔敦厚和百般地柔情似水,你会被她当成一家之主或男子汉般的无限尊重,你会让她感到能够成功地娶到她是你的万分荣幸,你会让她增加对你的万分珍惜以及尽心呵护后的**涌现。

  而自己也会逐渐陷入到爱的温情之中,学做了男人应该努力保护自己的女人,让她过上安逸的生活,同时,把接受和享受妻子的爱慢慢变成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
  娶一个自己爱的但却性格不温柔的女人,这样的女孩往往不太会顾及男人的感受,不但会从择偶条件及情感上百般迁就她,跟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彻底失去自我以及个性化的生活状态,而且,在生活方式和经济权支配方面还会时时处处地百般迁就她。
  如果真的让我选择,我爱着柳智慧,但是,她并不一定适合做我的老婆。
  而眼前的梁语文,真的太适合不过了,可我并不爱她。

  如何选择?
  看得出来,梁语文对我有一些爱慕之心和崇拜感的。
  而柳智慧,靠,不想说了,心碎。
  我说道:“下班后,我们去走走,喝点饮料什么的吧。”

  梁语文说好。
  等到她下班后,我和她漫步在街头,去江边的饮料店坐着喝奶茶。
  这才是一个普通女孩带给我的安稳感觉啊。
  聊到了十一点多,我送她上了计程车,然后我也上了计程车回去。
  在车上,我心想着,如果娶她,就没有家庭阻力了,而且,她带我的,是安心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别的女孩,不能带给我的,虽然她不能像柳智慧一样走入我的心里,清楚我在想什么,可是柳智慧的背景和智慧,注定了她不可能像个平凡的普通女孩一样了,最主要的是,她和我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她不会深爱上我愿意跟着我的。
  监狱里,暂时风平浪静。
  没出什么事就好。
  这天晚上,我又去饭店。
  刚进去,就见到饭店大堂里,许多年轻人,估计有三四十人,都是男的,流里流气的,一群痞子,在里面闹事。
  我艹,我们的地盘都敢踩!
  我进去后,走到我们的大堂经理等人那一头,问道:“怎么回事。”
  大堂经理说:“他们要找我们老板,说不交保护费,就天天来闹事。”
  这种事,我见得多了,我对大堂经理说别怕。
  因为彩姐交代过,不要让我们的黑衣帮轻易出面,一旦出面,人家霸王龙就知道,这店是彩姐的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能轻易使用我们的黑衣帮,所以就连陈逊这些管理饭店的人,都极少在饭店露脸。
  我站出去,问道:“有什么话,和我说吧。”
  一个带头模样的问我:“你就是老板?”
  他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我说:“是,有什么事呢。”
  他说道:“我慢慢和你说!”
  我说:“可以,说吧。”
  他对我们大堂经理说:“喂!那个!叫你给我拿一杯水,怎么搞的啊!”
  大堂经理说:“来了。”
  我见,梁语文端着水杯上来,给这家伙。
  梁语文给他水,他看到梁语文漂亮,皮肤好,就在接着水杯的时候,摸了梁语文的手一下。
  梁语文急忙缩回手,顿时,水杯的水泼出来直接泼到了这小子的身上,他当即发怒,扔掉水杯直接给了梁语文一巴掌!
  梁语文呀的叫了一声,我急忙拉回了梁语文。
  这小子还想一脚踩过来!

  我骂道:“我草你大爷了!”
  他问我道:“艹!你说什么!”
  我骂道:“你他妈敢动她!”
  大堂经理在我身后扯了我一下。
  示意我不要动怒。
  大堂经理让我忍。
  对,我要忍,要学会忍。
  我说道:“对不起,我对她有点意思,所以,你打了她,我有点不高兴。”
  那家伙说道:“她是你女朋友,对吧,不高兴你他妈打我啊!我原来是想和你好好谈个数,现在,我想,加倍!”
  我说道:“好,你想谈什么。”
  那家伙说道:“你知道我们这里街道治安不是很好,经常有些阿猫阿狗的喜欢来闹一闹,呵呵,让我们帮你们看店,你们觉得,可以吧。”
  这家伙就是在变相的收保护费,说什么街道治安不好,阿猫阿狗的来闹,就是他们自己,行了,交保护费了,他们就不闹,如果不交,他们就派人来闹。
  好,既然,忍了,那只能继续忍了。
  他们说了一个数,我心里感到非常的不爽,我,只能忍了。
  然后,我气冲冲的回去了包厢里面,打电话叫陈逊过来。
  陈逊在电话里说一会儿就到。
  我发火着,一个人喝着酒。
  门被敲了两下,有人进来了,我抬头,正是她,梁语文。

  日期:2016-03-13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