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58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完帐,走出店来,在下台阶的时候,李睿一个不小心,前脚踏空,扑了下去。还好金蕊眼疾手快,从旁将他扯住,要不然这下子就摔疼了。
  金蕊抱着他的胳膊带他来到平地上,笑眯眯地说:“师傅你不行啊。”李睿已经有些浅浅的醉意,闻言戏弄她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行?你试过了?”金蕊嗔道:“哎呀讨厌,我说你喝酒不行呢,又没说你……你那个不行,呵呵。”
  成年男女,彼此戏谑几句或者说几个黄段子,实属平常,而对方又是自己的小徒弟,关系比普通同事更加的亲密,所以李睿才敢跟金蕊开这样的玩笑。不过,他也仅仅说笑了这一句,没敢再出格。这种话说一句还能调解气氛,陶冶情操,可要是说多了的话,不仅没有师傅的样子,也显得低级下流,难免被人看不起。
  人,贵在知进退。该进了可以进一进,该退了必须退回来。人生如战场,该退了不退,就会被子丨弹丨击中,没有再来的机会。
  李睿轻轻握住金蕊的手腕,把她手从自己手臂上移去,道:“好徒弟,就在这分了吧,你回家注意安全。”金蕊关切地打量他的神情,问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我送你回家,反正这儿离你家也不远。”李睿笑道:“徒弟都行,我这个师傅又有什么不行的?”金蕊说:“我担心你已经醉了。”李睿嗤笑道:“你太瞧不起你师傅了吧。喝几瓶啤酒就醉?我刚才那是不小心失足……”
  听了这话,金蕊反倒开起他的玩笑来:“唷,你失足啦?呵呵,不都是女人失足嘛,男人也失足呀?”李睿认真地说:“男人也会失足,多亏你刚才把我拯救了。”金蕊见他说得庄重严肃,笑得更欢了,道:“原来师傅你这么逗呢。”李睿见她笑起来,眉眼如花,花枝乱颤,看得眼前一亮,道:“好啦,改天再说笑,该回啦。”金蕊继续取笑他:“师傅你这么急着回,是不是师娘着急啦?呵呵。”

  李睿摇头道:“你师娘还没过门呢。”金蕊惊讶的说:“怎么可能?你又逗我。”李睿苦涩一笑,道:“我拿这个逗你干什么?我刚离婚没多久,新谈了一个对象,但是还没过门,你又哪里来的师娘?”金蕊讪讪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李睿笑着拍拍她的手臂,道:“这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快回吧,明天又是周一,早点回去多休息一会儿。”金蕊莫名的感动了一小下,重重点头,道:“好,师傅你也回吧,下次我请你。”

  两人就在路边分手,先后拦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里,李睿吃了一惊,只见刘丽萍一家四口,从上到下,从老到幼,全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个个愁眉苦脸,老爸李建民正在陪前岳父刘树春说着什么。几人见他回来,都抬头看向他。刘丽英更是站起了身,热切而又尴尬的看着他,道:“你回来啦。”
  李睿一眼就看明白了,刘家全体出动,是找自己求情来啦,想让自己放过刘丽萍,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妹妹、小姨是一条毒蛇、是一只毒蝎,一旦放出来就会蛰咬自己,自己又哪敢放她?就算非要放她不可,也不是现在,不让她在劳教所里吃够了苦头那是别想出来的。
  他冲刘丽英点了下头,又分别对刘树春与冯爱花叫了“叔叔”“阿姨”。虽然已经跟刘家脱离了婚姻关系,但该有的尊重还是要的。对方毕竟是长辈,可不能给他们挑理的机会。

  冯爱花瞪眼看着这位前女婿,也不知道是他身份的变化带来了气质上的改变,还是自己好久没见他有些印象上的模糊,总觉得他跟以前大不一样,言行举止都有派头了,真有几分大领导的气派,不由自主就对他产生了敬畏心理,本来还想一见到他的面就呼喝他两句,现在却没那个胆子了,悻悻的说道:“李睿,丽萍再有不对的地方,也关了一个礼拜了,吃教训也吃够了,你就饶了她吧。”
  李睿面对这二老,原本有些羞愧,再怎么说,刘丽萍也是因自己被送到劳教所里去的,被劳教这种事说起来简单,实则对普通人来说是等同于坐牢的概念,自觉对刘丽萍这样有些过分,却也没办法,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制止她胡闹,但是现在,听冯爱花用这种语气说话,那股子愧疚之心一下子就冲淡了,当下淡淡的说:“冯阿姨,你这话可真奇怪,刘丽萍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叫我饶了她?又不是我叫人把她抓起来的。”

  冯爱花见他矢口否认,立时恼羞成怒,叫道:“怎么不是你?就是丽萍屡次三番上你家来胡闹,所以你就找人把她抓了。你现在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在青阳一手遮天,想收拾个人就跟玩一样。你少给我装糊涂了。”李睿平静说道:“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点不知情。你说是我干的,也行,你拿出证据来,要不然就是诽谤。”
  刘树春见李睿上纲上线,吓了一跳,诽谤这种罪过可大可小,可轻可重,要是他翻脸不认人,再找人把冯爱花抓起来送去劳教,自己这一家子还怎么过日子?忙拉了冯爱花一把,咳嗽一声,训斥她道:“别瞎说,小睿会是那种人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丽萍不对,是她咎由自取,关小睿什么事了?你别忘了,咱们是干什么来的。”
  冯爱花闻言也就不敢再说什么,悻悻的低下头去,眼圈已经红了,自言自语的说:“我可怜的丽萍啊,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种罪哟,你怎么这么倒霉哟……”
  李睿看着她表演苦情戏,心中冷笑,暗道,就是因为你从小到大宠坏了刘丽萍,没让她吃过苦受过罪,所以才导致她今天的无法无天,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给三人杯子里续了茶水,这才对刘树春解释:“刘丽萍被抓这件事我是真不知道,要不是丽英给我打电话,我还蒙在鼓里呢。听说她偷偷修炼邪恶功法,这是怎么回事?”
  刘树春闻言叹了口气,说:“你还不了解她嘛,她平时有那个时间和心情修炼邪恶功法吗?她自己说,是被人整了,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李睿皱眉道:“上次丽英给我打电话,让我托关系求求人,把她放出来。我也确实找朋友帮忙了,可人家说,劳教判决书已经下来了,想放暂时也放不了,只能等劳教一段日子,风声过去了,再看看能不能给她提前解除劳动教养。”刘树春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严重,有些吃惊,脸色越发的不好,沉默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日期:2016-03-10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