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8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般破釜沉舟,真的是好大的魄力。
  能够在这黄泉道上立足的,当真都不是等闲之辈,即便是一直被人所诟病的黄家姐弟,都是如此厉害。
  眼看着洛飞雨就要给人追上,这个时候虫虫突然站了起来。
  小妖有些焦急,说你想干什么?
  虫虫望着那个高速疾奔的女人,脸上突然浮现出了几分古怪的神色来,淡淡地说道:“我欣赏她!”
  啊?
  小妖忍不住喊停,说就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可值得欣赏的啊?
  虫虫摇头,说不知道,我就是喜欢她——再说了,圆灵通幽符是在我的手上丢的,我有责任把它给找回来,之前的时候,为这事儿准备了一些东西,现在也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她看了我们一眼,征询意见。
  小妖别过了头去,嘴上嘟囔道:“唉,你是看着同病相怜了吧——随你吧,反正事情不妙,我展翅高飞就是。”
  说是征询意见,但也就是只是问一下小妖而已,至于我……
  我会反对么?
  而姜宝这个闷葫芦……
  虫虫将手指放在了嘴里,吹了一个响亮的哨子,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先走,去前面的乱石林设伏,我接应她,立刻就来。”
  虫虫平日里温文尔雅,就好像是教养极好的千金大小姐,然而一旦遇事,蚩丽妹赋予她的那种霸气立刻就表现了出来,我熟悉她的性子,没有任何犹豫,拍着姜宝的肩膀,转身就朝着峰口下方的石林跑去。

  在回身的一瞬间,我瞧见洛飞雨听到唿哨声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转身,朝着我们这边疾奔而来。
  她的脸上有着笑容,没有任何猜疑。
  我和姜宝朝着山下狂奔而走,而虫虫则立在峰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刚刚冲到了半坡,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人仰马翻的声音,心想着估计是虫虫的手段起了效果。
  至于是什么手段,我都不用猜测,无外都是一些蛊毒。
  说句实话,我师从陆左,得授三部奇书,自觉得对这天下间的巫蛊蛊毒都有所了解,然而自入行以来,一直都在奔波忙碌,实在是停不下脚步来炼蛊,而虫虫却不一样,她总是能够弄出一些惊喜来,让人赞叹佩服。
  这女人,简直就是绝了。
  我和姜宝冲到了乱石林的跟前来时,却见虫虫和洛飞雨已经携手冲了下来,小妖飞天,后面并没有跟着什么人。

  我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往前冲,跑进了深处几百米,虫虫和洛飞雨便如同一阵风,匆匆而至。
  双方汇合,没有多少寒暄,而是埋头赶路,因为在身后,还有大堆追兵在赶来。
  那石林错综复杂,无数的道路和死胡同,如同一个天然的巨大迷魂阵,好在一来我们有小妖在头顶指引,二来姜宝的慧眼通也帮了许多的忙。
  如此穿行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终于将追兵给甩开了去。
  追兵只是暂时没有跟上来,不过洛飞雨却是一下子就扑倒在了地上,双手撑地,水滴一般的胸口不断起伏。
  她身上不断有火眼可见的黑色阴气浮动,显得十分紊乱。
  虫虫走到了她的跟前,右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一股白色气息流转,那些黑气变得平复许多,而这时洛飞雨则抬起了头来,盯着虫虫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虫虫平静地回答,说过路人而已。
  洛飞雨爬了起来,打量着我们几个,最终目光落在了姜宝的身上,说道:“他是萧应文的徒弟姜宝,我可认得。”
  啊?
  没想到最终露陷的,居然是毫不起眼的姜宝?
  不愧是邪灵右使啊,这情报工作做得,当真是扎实无比。
  虫虫赞许地点头,说邪灵右使,果然名不虚传。
  洛飞雨盯着虫虫,说你跟白河蛊苗的蚩丽妹,是什么关系?妹妹,女儿,还是后辈……
  虫虫平静地说道:“我即是她,她即是我。”
  这话儿说得很玄乎,然而洛飞雨却表示懂了,点了点头,说为什么救我?
  虫虫问:“为什么不把人朝我们这里引过来?”
  洛飞雨傲然说道:“我不喜欢牵连别人,也不喜欢欠人人情,事实上如果你不出手,我也可以借着血遁离开,顶多也就是修养一两个月而已。”
  虫虫这才回答,说我们跟萧克明是朋友,看他面子,所以你不用谢我。
  呃,这回答……
  果然,洛飞雨脸上的那种疏离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不过却略有些局促和烦闷地说道:“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啊,谁要看他面子?”
  虫虫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深入,而是伸出手来,说道:“圆灵通幽符是从我手里丢失的,请还给我。”
  洛飞雨没有给,而是后退一步,说道:“这东西是茅山十宝之一,可是我豁了命从黄家人手中夺来的,凭什么给你?”
  虫虫收回了手,无所谓地说道:“我们之所以来黄泉路,就是为了接萧克明回阳世,而这个圆灵通幽符,则是我们之间联络的手段;你若是不给我,也没事儿,只需要等萧克明找过来的时候,告诉他一句,说十三日以内,我们在白山的虎跳峡那里等候他便可……”

  这话语还没有说完,洛飞雨就好像这玉珏是那滚烫的火炭一般,赶忙扔给了虫虫,说道:“鬼才要跟他见面呢,你们拿去,可别让他来烦我!”
  这语气,可真坚决。
  而就在这时,突然间整个乱石林一阵晃动,一股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然后朝着四周扩散开去。
  有一缕气息,却是笼罩到了我们这儿来。
  那气息从头游到脚,我有一种被人窥探得一清二楚的感觉,顿时就十二分的不自在。
  洛飞雨也感觉到了,眉头一皱,双手朝着天空撑了起来。
  一股浓黑如墨的气息将我们给包裹,屏蔽着这气息的扫量,而她的脸上则变得有些惊慌了起来,愤愤不平地骂道:“这群王八蛋,居然这么不要脸?”
  我有些诧异,说到底怎么回事?
  虫虫在旁边解释,说这气息已经不是常人所能够比拟了,肯定是某些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老怪物。
  我想起一人来,说难道是泰山伯?
  洛飞雨摇头,说绝对不是他——泰山伯执掌一方,最终权威,而且名头已经上了封神榜,轻易不会出现,所以不是他。要真是他,我可不敢来这儿。
  我说不是他,又是谁呢?
  洛飞雨扬起了头来,一脸沉重地说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我一愣,说啊?
  虫虫也点了点头,说他来了。
  我下意识地抬头,突然间有一股狂风从东边陡然扑来,下意识地往后退开,然后拔出了破败王者来。
  就在我拔出金剑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就重重砸在了洛飞雨的炁场之上。
  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