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4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3-07 21:52:00
  更新线----------------------
  我死死的盯着那“神桃”,突然见它动了起来,滴溜溜的在地上转着,嘴巴缓缓裂开,像是在笑,我只觉汗毛陡竖,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样,难受之极!
  “不要看那双眼睛!”老爹突然厉喝一声。
  我心中一凛,连忙收了目光,这才渐觉心内平静,脏腑也舒缓多了。
  忍不住再偷瞥了那“神桃”一眼,发现它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嘴巴也并没有张开。

  原来刚才是错觉!看来果然是邪物,眼睛不能多看,我赶紧又撇开了目光。
  “你个鳖孙子!”叔父上前揪起来了丁藏阳,道:“这是哪门子神桃?!这是不是人头?!”
  “我不知道啊。”丁藏阳惊慌道:“这是教上给下来的,给的时候就是这样子。说是叫‘神桃’,我也不知道教上是从哪里弄来的,我觉得怵得慌,就给了刘步纲饲喂……”
  老爹道:“那这怪物你们平时是怎么饲养的?”
  丁藏阳吐了一口气,道:“这个其实也不难养,每天的子时、午时,各抽出一刻钟的时间,去找一片坟地,定个合适的方位,挖个半尺深浅的坑,把‘神桃’放进去,撒点浮土,然后就行了。过不了多久,它就会自己弹出来,那就算是养饱了。”

  日期:2016-03-07 21:53:00
  老爹略一沉吟,道:“非要找到坟地才能饲养吗?”
  丁藏阳道:“要是找不到坟地,能遇见死尸也行,在死尸的肚子上挖出个窟窿,把‘神桃’放进去就成。”
  老爹沉了脸色,道:“要是没有找到坟地,也没有遇见死尸呢?”
  “这……”丁藏阳变了脸色,强笑道:“那种情况一般很少出现,坟地好找,坟地好找的很……”
  老爹打断了他的话头,冷冷道:“找不到坟地又没遇见死尸就去杀人,对不对?!”
  丁藏阳脸色大变,道:“那都,都是刘步纲干的,是他养着的!这可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他都干了什么,不过他已经死了,死有余辜……”
  “你不知道才怪!”叔父踹了丁藏阳一脚,丁藏阳不敢吭声。
  “呸!”
  我忍不住朝刘步纲的尸身上啐了一口,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这样的一个邪教,不彻底把他们剿灭实在是心气难平!”
  日期:2016-03-07 21:53:00

  发了一会儿狠,突然听见三叔开口说道:“大哥,我记得父亲他老人家曾经提到过一种人为炼制的邪物,那形容,跟这个‘神桃’倒是有几分相像……”
  老爹目光闪了闪,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
  “噢!”叔父猛然道:“我也想起来了,会不会就是……”
  我忍不住道:“是什么?”
  叔父道:“梼杌!”
  我茫然道:“梼杌?那又是什么东西?”
  三叔道:“古人传说中的四大凶兽,有一种就叫做梼杌。不过你祖父口中所说的梼杌又跟古人的传说不同,详状好像是记载在《义山公录》里的。是吧,大哥?”
  “嗯。”老爹应了一声,道:“《义山公录·邪篇》有所记载:夺穷凶极恶者之首级,置于梼木之椟,以尸血、尸脂炮制旬月,融其骨,出其髓,化血为气,便成邪物,名之为‘梼’。古之凶兽‘梼杌’亦由此而来!这话的意思是说,杀掉穷凶极恶之人,取下他的脑袋,放在梼木制作的盒子里面,根据某种邪术,用尸血、尸油浸泡一个满月,等到脑袋里的骨头融缩,脑浆浸出以后,就成了邪物,这邪物便是梼杌!”

  我听得又恶心又惊惧,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日期:2016-03-07 21:56:00
  老爹又道:“父亲他老人家曾说这梼杌是人非人,是怪非怪,需要白天黑夜用怨戾之气饲喂。这个所谓的‘神桃’,既然白天午时、夜里子时要放置坟地里饲养,肯定也是吸食怨戾之气的。那应该是同一种邪物。”
  叔父和三叔都点头道:“那应该是错不了的。”

  丁藏阳强笑道:“神断先生真是,真是见多识广,博闻强识……”
  “少废话!”叔父喝道:“你们养这种怪物到底是想做什么?!”
  “啪!”
  丁藏阳还未说话,突然一声怪响,那“梼杌”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骤然落在刘步纲的尸体上——刘步纲腹部的衣服已经被猫王撕碎,此时此刻正袒露在外,那“梼杌”就落在刘步纲的肚脐眼上!
  “嗤!”

  好似一道自行车胎漏气的声音,那刘步纲的肚脐眼下突然迸出一股鲜血,又听见“咕囔”一声,那“梼杌”竟深入到了刘步纲的肚子里!
  我看的骇然惊悚,禁不住把手一抖,正在挣扎中的猫王便立时脱身而去,落在地上复又一跳,早到了刘步纲的尸身旁边,伸出猫爪,只一捞,便把那“梼杌”从刘步纲的肚子里抓了出来!
  那“梼杌”上满是血迹,猫王一个滑溜,没能按住,那“梼杌”便在地上滚滚而动,恰到了我的脚下,我本来就对其厌恶的很,不自觉的抬起脚来,使劲踩下,正中那“梼杌”!
  满想着会弹一下的,却听见“咯吱”几声怪响,我竟好似踩到了雪球,再低头一看,那“梼杌”在我脚下化作一滩烂泥!
  我不禁惊愕,突觉一股彻骨寒气自脚下而起,顷刻间直冲胃腹!我连忙把脚从那滩“烂泥”上移开,这才稍觉缓和。
  日期:2016-03-07 21:59:00
  猫王冲了过来,见“梼杌”已经成泥,不甘心又不高兴的低吼了一声。
  我则有些呆呆的看着那堆“烂泥”,又抬头瞅瞅老爹、叔父他们,喃喃道:“这,这梼杌怎么这么的不经挨,一下子就踩没了?”
  叔父看向丁藏阳道:“这东西真是你们北木堂的狗屁‘圣兽’?”
  丁藏阳晃了一下神,迅即点头称是。

  叔父道:“南木堂的老鳖精吃人不吐骨头,还能喷人,你们的圣兽就这么次?一脚就能被踩的稀烂?”
  丁藏阳道:“我,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这么次……”
  叔父道:“你又编瞎话吧!?”
  “他倒是没有说瞎话。”老爹替丁藏阳说了句话,又朝外面瞥了一眼,道:“看这夜色,应该是子时了,子时不正是这邪物进食祟气的时辰么?”
  “嗯。”叔父道:“我瞅见它钻进刘步纲的肚子里了——哦!我知道了!”叔父恍然大悟似的一拍手,说道:“这东西吸食祟气的时候,就好比咱们修炼调息运气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外界打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丢了性命!”
  老爹和叔父这么一说,我也全明白了——那“梼杌”钻进刘步纲的肚子里吸食祟气,正是它最虚弱的时候,却偏偏被猫王抓了出来,又恰巧滚到了我的脚下,所以才会被我大力踩的稀碎。如果放在平常,那“梼杌”未必会这么弱。
  日期:2016-03-07 22:01:00
  三叔道:“这就是命,看看那刘步纲,他白天黑地饲养‘梼杌’,结果临了死在猫王手上,尸体又被‘梼杌’给毁了。都是命啊!”
  我也是心生感慨,业果还自受,真是一点都不假。
  就是自己的胃腹,刚才被那彻骨的阴气一冲,到现在还有些不舒服,回去得多喝点热水温温了。
  机井房里血腥味又浓又重,我的胃腹本就难受,鼻子又尖,嗅着那些味道,更觉不爽,只想赶紧离开,于是提醒老爹道:“爹,我娘刚回来,我二舅还在家里呢。”
  老爹“唔”了一声,道:“没事,弘德在家呢。”
  听话的意思竟是一点都不着急回去,我也不好再说,便先忍着。
  老爹扭头又问那丁藏阳道:“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

  丁藏阳道:“一共二十四个人。”
  好家伙!
  我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这群贼人居然来了这么多!
  叔父朝那狗剩踹了一脚,骂道:“兔崽子,你不是说十几个人吗?”
  狗剩哪里敢吱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