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1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个女囚,她玩的很好的朋友叫她去她家吃饭,吃完饭后出来在小区门口被丨警丨察逮住了,直接搜了她的包,搜出一小包丨毒丨品。原来,她的朋友是贩毒的,而她也知情,她去她朋友家吃饭,她朋友察觉外面有丨警丨察,把丨毒丨品偷偷放进她包里,然后吃完饭让她走,她出来就被丨警丨察堵了,她完全是不知情,可是,因为她之前就知道她朋友是贩毒的,所以,她被控告携带丨毒丨品,**莫名其妙成了共犯。

  原本这种事情,只需要提供无罪的证据,如实说明情况就可以的,毕竟如果要定罪的话,查,查出上家下家,丨毒丨品来源等等证据,而举证责任在警方,他们必须有完整的证据链来证实确系藏毒才行,也就是说得有个来龙去脉,否则法院不会判定有罪。
  虽然说,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根据刑法,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定罪处罚必须要有确实充分的证据,《刑事诉讼法》中对证据的要求是不轻信口供,并非不采纳,公丨安丨机关会对言辞证据调查核实,只有定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查证属实才可以定罪量刑。

  但这种东西,凭自己一张嘴,很难说清楚。因为你身上带毒,你怎么说,都是狡辩。
  麻烦大了。
  然后,我被拉去录口供,两名丨警丨察,自我介绍后,然后,打开纸和笔,开始录口供。
  那灯照耀着让我觉得很刺眼,这样真让人不舒服,虽然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我说了我的身份,然后说我和夏拉去的,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个。
  丨警丨察核实我身份,然后,去把夏拉也给弄来的,审问后,放了夏拉。

  他们说,夏拉和我根本没关系,虽然她和我一起进去包厢吃饭喝酒,可是后来她朋友给她打电话,她就走了。
  而且丨毒丨品包装上,也没有她的指纹。
  我艹她大爷!
  夏拉,你**够狠!
  当有人来看我,丨警丨察把我带出去会见室,见坐着的是贺兰婷,一身干练装扮,我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总是在我**最悲催无助的时候,天天骂我的这货就会出现。
  贺兰婷见我坐下来,嗤笑一声,说道:“好玩吧,酒好喝吧,姑娘好泡吧!”
  我说:“我**怎么知道是人家陷害我的!”
  贺兰婷说:“我知道你肯定被陷害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贺兰婷说:“他们打电话查你身份,我知道的,他们一跟我说,我就知道,你被陷害了。”
  我说:“是夏拉那个女人搞的!”
  我愤愤的说。
  贺兰婷说:“你自己也活该啊。你犯贱吗,你跟人家去喝什么酒。”
  我说:“她说她表姐可能要害我!我就去了,听听她表姐想要怎么对付我。我靠!我怎么知道,却是她要害我!我怀疑是她表姐,康雪找她来陷害我的!”
  贺兰婷说:“你不是已经和她已经闹翻了吗。是你蠢,所以你上当。哦不对,你是贪图人家美色。别不承认。”

  我说:“是,我承认。”
  贺兰婷说:“承认了。”
  我说:“咱先不要讨论这话题,先把我弄出去,可以吗!”
  贺兰婷说:“不可以。”

  我说:“是吧,又是想要钱,说吧,多少钱。”
  贺兰婷说道:“钱是肯定要的。”
  我说:“你说吧,希望我能给得起。”
  贺兰婷说道:“这次我不问你。”
  我问:“为什么。”

  贺兰婷说:“你不是说我剥削你,压榨你。”
  我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贺兰婷:“你自己给个数。”
  我犹犹豫一下,伸了一个手指头。

  贺兰婷说:“十万?”
  我说:“一万!不是十万那!我没有那么多钱了。”
  贺兰婷说:“一万?一万你打发我?”
  我说:“我真的没钱了!”
  贺兰婷说:“先给一万,九万欠着!”
  我说:“你要不要对我那么狠!”
  贺兰婷说:“不愿意随你。”
  我说:“我除了给你,还有其他路可选吗!”
  贺兰婷说:“要把你定罪,也没有那么容易。”

  我说:“我怕被定罪,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天!”
  贺兰婷说:“你看你身上就莫名其妙多了一包丨毒丨品,也没有什么证据你就是贩毒的,你请个律师,帮你洗脱罪名就可以。”
  我说:“我不要,把我弄出去吧表姐,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而且我真的不愿意在这里呆着了!”
  贺兰婷说道:“这十万你绝对花的值。”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贺兰婷说:“我帮你把夏拉给抓了。”
  我问:“你抓她来干什么,打死她吗?给我报仇吗。”
  贺兰婷说:“我查她,让她自己认罪,陷害你,把她给判了。”
  我说:“好!我同意!艹,这个该死的女人,就该这么对付她!”
  贺兰婷说:“已经抓了,她也认了。”
  我问道:“她怎么那么容易认了的?”
  贺兰婷说:“我自己会有办法。”
  我问道:“你该不是,用黑社会的办法折腾她吧。”
  贺兰婷问:“你心疼啊?”
  我说:“我不心疼!妈的,就该这么对她!”
  我对贺兰婷说道:“有没有烟啊。”
  贺兰婷说:“没有。”
  我说:“唉,烟瘾犯了,真难受。哎,如果夏拉被抓,供出来,是不是连康雪能一起抓了。”
  贺兰婷说:“她不敢供出康雪,她也不过是个简单的对手,但她害怕康雪,我们知道是康雪指使她做的。”

  我说:“怕康雪弄死她?”
  贺兰婷说:“对。她说是她想着自己要报复你,你甩了她,她恨你,报复你。”
  我问道:“那你继续揍她啊,让她供出康雪为止。”
  贺兰婷说:“算了,做人还是不要那么狠的好。”
  我说:“你什么意思,刚才还说让丨警丨察抓了她,把她给判刑了。”
  贺兰婷说:“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陷害你。”
  我说:“报复我,还能有什么。她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再加上她表姐康雪那厮逼她来干掉我,然后就对我下手。”
  贺兰婷说道:“没那么简单。”
  我说:“那是什么?她说了什么到底!”
  贺兰婷说道:“她这么陷害你,丨警丨察没有什么证据,也很难给你定罪。她们这么做的目的,为了是想看你的彩姐会不会出面救你。”
  我说:“难道说,他们想知道彩姐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这里?”

  贺兰婷说:“是。”
  我说:“靠,真是老谋深算这群家伙。”
  贺兰婷说:“行了我走了。”
  我一愣,然后说道:“你说什么,你要走了,你走了,那我呢?”
  贺兰婷说:“在这里。”

  我说:“我靠,你不是来救我的吗,你,你就把我扔在这里?你这又是几个意思呢!”
  日期:2016-03-0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