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0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叹了口气说,你什么也不要说了,你的心思,我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你总得留点时间给我好好想想,让我的心里来接受你。
  刘丹丹听了这话,心知秦书凯这已经算是松口了,至少他不再坚持提出一定要离婚的要求了,刘丹丹心里暗暗窃喜,主动上前帮秦书凯宽衣解带说,我知道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你就看我的表现,要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就尽管批评我,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努力争取做个好媳妇,好妈妈。
  秦书凯心想,事到如今,也只能顺其自然了,自己整天忙于工作不在家,刘丹丹要是真有这份心,总比重新找一个外人进来照顾父母和孩子要好些。
  想到这里,秦书凯不由多看了刘丹丹一眼,这么长时间两口子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好好说话,刘丹丹看起来变化很大,不仅是眉梢眼角之间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跋扈之气,脸蛋似乎也因为有心思的缘故,瘦削了好多,一张脸倒是成了瓜子长脸,看起来比以前还要耐看些。
  秦书凯洗洗上了闯后,刘丹丹也洗洗睡在了他的身边,房间里大灯关了,只留下一盏发出微弱光线的小灯,刘丹丹盯着秦书凯的脸上看他的表情变化,秦书凯被她眼光盯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说,又不是不认识,这么盯着看,也不嫌累的慌?
  刘丹丹说,有些时候,有些人,只有等到要失去的时候,才明白他的珍贵,我庆幸,老天爷让我醒悟的早些,没有轻易的丢掉你,否则,我想等到回味过来的时候,会悔恨一生的。
  秦书凯不出声。
  刘丹丹又说,我知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对你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安心做个好妻子,以前我年轻不懂事,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我想我自己是已经成熟了,知道什么才是最值得自己珍惜的,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也谢谢你还愿意让我做你的妻子。

  自从结婚以来,刘丹丹从来如此低声下气的跟秦书凯说话,这样软绵绵的态度是头一回,柔和的灯光下,身边的女人如此低声泣诉的模样,让秦书凯感觉一阵心酸,曾经内心瞧不起任何人的刘丹丹,怎么会变的这样哀怨,可怜。
  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刘丹丹的肩膀,女人却顺势滚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依偎着他,主动伸出嘴唇亲吻他的脖颈。男性荷尔蒙的作用,让男人有些兴奋起来,忍不住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女人,眼睛闭上,却想起赵红妹在闯上的种种模样,心里一下子憋不住。男人很多时候是下面控制上面,小脑袋决定大脑袋。
  第二天一大早,两口子还在睡梦中,却听见母亲敲门说,你们快起来,刘丹丹的母亲来了,招呼两人赶紧起来。
  秦书凯有些不快的穿好睡衣,心里想,***,老子真睡觉睡的很好,来干什么。刘丹丹听到这,看到秦书凯很不愿意起来的样子,说,起来吧,你是大人,今晚回来,我好好服侍你。
  秦书凯心里想,老子不是要你服侍,而是想睡个好觉。没有办法,还是穿好衣服,开门出来,见丈母娘果然拎着早点一样的东西,站在客厅当中,母亲正客气的招呼她坐下,眼见秦书凯从卧室里头出来,后头还跟着穿着睡衣的女儿,刘校长一副高兴的样子。
  刘校长说,小秦啊,我今天经过菜场的时候,见有一家的生煎包子做的不错,所以想要买点给外孙尝尝,又一想,既然买了,就不如多买点,把你们一家的早点给置办齐了,你妈喜欢吃烧饼,我特意去排队买的黄桥烧饼,我知道,你一早喜欢吃蒸饺,你看,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豆腐蒸饺,都是新鲜的,赶紧洗洗过来吃吧。
  秦书凯见刘校长说了半天,只是说自己买了适合自己一家人口味的早点,绝口不提为女儿买了点什么,心知刘校长这是为了女儿架势来了,毕竟一家子现在的愿望都是能劝着自己跟刘丹丹不要提及离婚一事,所以,大家劲往一处使,想要感化自己。

  秦书凯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啊***,原本都是一家人,过的好好的,怎么现在倒是成了外人,各人心里都装着自己的心思,这日子过的,实在是累得慌。
  既然刘校长这么巴结,秦书凯总不能给她脸色看,只能客气的说了声,多谢刘校长了。
  刘校长敏啊感的听出,秦书凯称呼上对自己的生疏,以前,秦书凯可是一直叫自己一声“妈”,想到这里,刘校长当着一家人的面笑着对秦书凯说,小秦啊,我这个长辈的以前做事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你可以别往心里去,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只要你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我们做老人的怎么样都行。
  刘校长这话说完后,秦书凯的母亲立即主动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说,亲家说的这叫什么话,到底你是长辈,用不着跟孩子一般见识,我儿子不懂事,以前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他一般计较。
  刘丹丹可能是没想到,母亲一大早过来,就是为了跟秦书凯道歉似的说几句软话,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帮自己一把,想到平日里趾高气昂,从不轻易向别人低头的母亲,为了自己,竟然向秦书凯主动认错,刘丹丹不禁含着泪叫了一声“妈”。
  刘校长目不转睛的注释着秦书凯,母亲和刘丹丹也看着他,似乎此时秦书凯要是不做出什么表示,简直是有些说不过去了。秦书凯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何必呢,搞的跟演戏一样,这帮女人怎么就不明白,时间自然会冲刷一切,把所有的伤痛抚平,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立即表态才放心呢。
  秦书凯看看母亲期待的眼神,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看起来有些低声下气的岳母,嘴里终于吐出了一句,妈,您一起吃了饭再走吧。
  就这一句话,一下子让屋子里的女人都放心下来,是啊,这一关总算是过了,秦书凯的态度总算是有了明显的变化,只要他不提离婚两个字,这日子就好名正言顺的往下过了。
  一家人吃完饭后,秦书凯急着要回普水,已经在市区呆了几天了,都是为了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他的志向并非做个家庭妇男,哪里能把自己战斗的岗位定在家中。
  为了能够早点实现自己定下的目标,秦书凯心知,自己底下还有硬仗要打,自己刚刚被提拔为调研员,和正处级岗位上的干部还是有很多的差别的,想要弄个正处级的职位,有些难度。
  但是,这种时候,不管有没有难度,作为男人,为了达到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冲上去,毕竟时间是有限的,对于官场人来说,政治生命其实很短暂,说起来似乎从二十几岁到大55岁之间在官场混,掐头去尾的去掉原先年少无知的当小办事员的时期,还有即将面临退休的近十年的混日子时期,余下的时间并不是太多,关键的几年里,一步松懈下来,有些目标就遥遥无期了。
  官场,那是一步都不能落下的岗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