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7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旁边的丫鬟小甜上前,笔墨纸砚,各拿了一些,那肥猪大叔方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说如此也好,如此也好。
  我瞧了一下那些东西的价钱,撑死了也就几个银筹,说起来他还是大赚了。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黄英便带着我们离开,一路走,兜兜转转,却是又回到了那黄府来。
  小妖正在墙头放哨呢,瞧见我们又回了来,腾空而起,刚准备落下,瞧见还有别人,便又转了一个圈儿,没有下来,那黄英瞧见了,讶异道:“咦,我们这儿,怎么会有一只鸟儿呢?小酸,回头找七哥他们,把这只鸟儿给捉了。”
  虫虫听到,扬了扬手,小妖便飞到了她的肩上来站住,摸了摸小妖白色的羽毛,她解释道:“这是我养的,可别伤了她。”

  黄英一阵惊讶,说姐姐还会养鸟儿呢?
  虫虫微笑,说略懂。
  黄英又是一阵崇拜,带着我们从侧门进入,满口子的赞扬,而进入了府邸里面,瞧见来来去去的仆人胸口,都带着一朵白话,虫虫问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么?”
  黄英耸了耸肩膀,说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大哥,整天没事儿,到处惹祸,前几天的时候,在玄武鬼市附近碰到有阴卒在追人,他非要跑过去凑热闹,结果被人家顺手给杀了,还好留了一丝神魂未灭,不过那生灵却没了,按照习俗,我们都得给他戴白花,你说这事儿闹得……
  虫虫不动声色地问道:“哦,那人居然这般大胆,不但敢惹阴卒,而且还敢杀泰山伯的后人?”
  黄英说道:“据当时跟我大哥在一块儿的家臣说,那人非常厉害,一把飞剑出神入化,十几个阴卒将他围住也没有办法拿下,我这大哥却偏偏不知好歹,非要上前去凑趣,结果人一剑过来,小命儿就没有了,唉,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说着,前面走来一个中年人,她招呼那人道:“刚伯,我有几个客人,你帮我安排一进院子。”
  那刚伯瞧了我们一眼,点头说道:“好,清风苑那便刚刚收拾过,去那儿吧。”

  黄英便带着我们朝着左边拐去,又走了一路,前方突然有几人走了出来,朝着那便走去,瞧见黄英,纷纷躬身招呼:“大小姐。”
  黄英随手挥了挥,并不搭理,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丑道士一下子就将身子缩了起来。
  我低声问怎么了?
  丑道士回答,说就是他们。
  我下意识地回头过去,而这时黄英却朝着我们看了过来,皱眉说你们在嘀咕啥呢?
  丑道士本来就心虚,听到那黄英一责问,慌忙说道:“啊?没什么,没什么……”
  黄英皱眉,对虫虫说道:“虫虫姐,你这下人有些问题啊。”
  虫虫笑了笑,说乡下人,没啥见识,都这样;你要实在受不了,看着烦的话,把他们扔院子里,别管他们就是了。

  说着话,我们来到了一进院子里,跟北方里的大宅门一般,倒也敞亮,幽幽的灯光照耀着人脸通亮,那刚伯将我们给安排到了院子角的一小房间里去,大通铺,收拾得倒也干净,而虫虫则随黄英携手进了正厢房。
  刚伯跟我们招呼一声过后,赶忙过正厢房去,应付他们家大小姐。
  他一走,丑道士便笑了,说陆言,先前瞧你跟虫虫小姐眉来眼去的,以为你们是一对儿呢,没想到跟我们一个待遇啊?
  我没有理会他的嘲笑,而是在大通铺上盘腿坐下,轻声说道:“在人家屋里,多少也得小心些,你说呢?”
  丑道士这才谨慎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根线香来,在屋子的东南角点上。
  那线香的青烟竖直朝上,他摆弄了一番,然后对姜宝说道:“你瞧着啊,若是这线香弯曲的话,就告诉我一声。”
  我说你这线香,能够防止别人窥探?
  丑道士洒然一笑,说然也,我说你倒也是有些本事,他有些得意,说那是,毕竟是岱庙出来的,没有两把刷子,如何维护泰山声名?对了,我倒是一直忘记问,你们是什么来头啊,又跟泰山奶奶攀得上交情,还认识那茅山掌教萧真人,这来路可不小?
  我没有回答,而这时姜宝则撇嘴说道:“你们放心说话便是,有人偷听,我自然晓得。”
  姜宝有慧眼通,他瞧见的世界,与我们不一般,可比丑道士这线香好使。
  丑道士听到,老脸一红,悻悻地过去,准备收起那线香,我拦住了他,说别收啊,不管咋说,我们都得谨慎一些,双保险也挺好。
  他这才感觉有了些面子,说也对,小孩子吹牛不打草稿,还是信自个儿比较好些。
  说罢,他也躺在了那大通铺上,伸了一下腰肢,拍着床沿说道:“哎呀呀,我是真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跑到这黄泉路上来,还以为那是死后的事情呢;真的,说起来咱们还真是有缘分。”
  我无奈地说道:“别说缘分这事儿啊,你们两个可是死皮赖脸凑上来了的,跟我们可没有一点儿关系。”
  丑道士说别啊,怎么说是死皮赖脸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枕眠,我们这回倒是同一炕了,不过兄弟我多嘴劝你一句,小心点儿那黄家小姐,别让她跟虫虫太近,我瞧见她看虫虫的眼神,可有些邪乎。
  我一愣,说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丑道士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先前我跟你说我懂相面,你以为我是在忽悠你呢。说句真的,老叶我还真的在面相学上面浸淫了多年,那女子长得虽然标致漂亮,一等一的美人儿,不过她的嘴唇太过于性感、眉毛如黛却散乱,眼白而唇间有痣,桃花眼,下巴圆润,这可是磨镜的面相。
  我一愣,说磨镜?这是什么东西?
  丑道士咧嘴,露出了一口黄板牙,嘿然念道:“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这女子深闺,空虚寂寞,又不能接触男子,唯有找一同性,一解相思之苦……”
  呃?
  我再迟钝,但那丑道士的猥琐样儿,却还是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不由得一阵郁闷。
  之前的时候,小妖没事老叫虫虫“媳妇儿”,我并不介意,因为我知道小妖跟陆左是一对,尽管那丫头嘴上倔强又逞强,但是心中却是满满的情义。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黄英居然来真的。
  仔细回想起来,那黄英无论举止还是作态,跟养在深闺的大小姐还是有着许多差距的,多少有些男性化不说,而且对我们这些男子,表现得也是有些淡淡厌恶。
  不过说起来,根子还是出在虫虫身上,一般来讲,漂亮女人总是排斥漂亮女人,但她偏不。
  即便是女人,都忍不住对她心生爱慕,这就是虫虫的独特魅力。
  不过一想起这般优秀的女人,却是隐约钟情于我,我的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有些惶恐。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边终于撤了,待人出了院子,我过去敲门,虫虫开门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红红的,身上衣服还有些凌乱,不由得皱眉说道:“那孙子对你动手动脚了?”
  日期:2015-12-30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