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0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肯定知道很多,按照自己对秦书凯个性的了解,即便是他知道了些什么,只要自己做的不过分,他不会这么往死里逼迫自己,这就是还一天的个性,对所谓的以前的朋友,都会网开一面。可是,如果这件事不是秦书凯从中作梗,又会是谁呢?
  就在金大洲想的头脑快要炸开的时候,郝竹仁的妻弟,方晨佳再次登门拜访金大洲。方晨佳这次来,看起来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连句问好的话都没跟金大洲说,一屁股坐到金大洲办公室的沙发上,从包里拿根烟,自顾抽了起来。
  金大洲平时不抽烟,也不喜欢别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头抽烟,不抽烟的人对于烟味会相当的敏啊感和厌恶,再加上金大洲现在心情极差,见方晨佳这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
  金大洲不由大声斥责说,方所长,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茶社?咖啡厅?还是什么公共场所?你想进来,就进来,想要抽烟,就抽烟,你经过我的同意没有?
  没有事情出去,要抽烟到卫生间去。
  方晨佳慢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后,才斜着眼睛看了一下金大洲说,金县长,如果我要是做什么事情都要经过你的同意,不知道我那外甥什么时候能出来了,任何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金大洲见方晨佳此时提起他外甥的事情,哪里明白方晨佳这是话里有话,气急的样子,伸手指着方晨佳说,方所长,你外甥的事情,不要说我帮不了你的忙,就算我能帮上忙,你这样的态度,你以为,我会给你面子,一点规矩都不懂,你可是比你姐夫郝竹仁差远了,怎么着,你是想要自己走,还是想要我叫保安过来拖你走?
  方晨佳听了这话却笑了,他对金大洲说,金县长,对了现在应该称呼为金区长,毕竟人到了市区了吗,说话都不一样了。还是那句话,任何个人做事不要过分,你听说过,善恶终有报吗,我姐夫一直把你这种小人当成是最好的朋友,是他自己瞎了眼。
  你可别把我当成我姐夫那样没头脑的软柿子捏,我可是真替我姐夫亏的慌,直到他被纪委带走了,心里头还是惦记着,有什么事情要找你这个“兄弟”商量,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傻,跟你相处了这么些年,愣是没把你的真面目给看穿呢?

  金大洲见方晨佳说话越来越不像话,没有心思跟他罗嗦,毕竟老婆的事情还需要去协调,去打听,于是直接拿起电话,准备拨出保安队的电话,他是一分钟也不想看到方晨佳在自己面前这副嚣张的模样。
  方晨佳似乎知道金大洲想要干什么,起身伸手按住金大洲正在拨号的一只手说,金县长,我的话可是还没说完呢,怎么,你老婆被纪委抓了,心情不好吗?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问我啊?干着急有什么用呢?很多时候不要忘记小人物的力量。
  金大洲愣住了,老婆被纪委带走的事情,到现在也就不过十分钟而已,怎么方晨佳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他拨号码的那只手不自觉的停顿了下来,眼睛看着方晨佳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方晨佳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金县长,我当然知道这件事,因为你老婆被纪委抓走,就是我举报的结果,举报后,我一直在市区,只要你的老婆被抓,那么就会有人告诉我,怎样,心疼了吧。
  只不过,我只是举报了关于你老婆受贿的一小部分情况,如果金县长还是一意孤行,不愿意帮我把外甥弄出来的话,我可是保不准,再次举报的时候,到底要说什么话了?说不定,金县长也要被牵扯进去呢,到时候,金县长就算是想要帮我外甥的忙,只怕也帮不上了,因为我也不想给你机会了。
  金大洲一下子膛目结舌起来,他没想到,在背后对自己动手的人,竟然是这个方晨佳,这真是出门遇见了小鬼,真***流年不利了,方晨佳既然明目张胆的跟自己承认这件事是他做的,他的心里必定对一些事情有底气,否则也不敢这么嚣张,金大洲一时头脑竟然有些乱了,他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应对冷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方晨佳。
  这么多年了,在官场中,为人处事的时候,金大洲早已习惯了,有话憋在心里,即便是见到心里仇恨的恨不得杀了对方的人物,他也能做到摆出一副真诚的笑脸模样应对对方,在金大洲的心里认为,官场人之间的争斗,原本该如此,火是放在袖子中玩的,有时候,即便是把对手弄进去了,对手心里说不定还要感激你。
  现在,方晨佳这种直白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的坦诚方式,让金大洲一时之间适应不了,他几乎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终于,看着方晨佳咄咄逼人的眼神,金大洲无奈的吐出一句话,方所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方晨佳见金大洲终于口气变软,依旧是冷笑着说,金县长,我没有对你的公子下手,那是看在你还有利用的份上,否则,我会把你的一家都给举报进去,我的要求很简单,请金县长,十天之内,把我的外甥从公丨安丨局里头,捞出来,否则的话,金县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金大洲看了方晨佳一眼,他平生最恨被人威胁着办事,尤其是被这种上不来台面的小人如此的威胁,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丢了他金大洲一世的名声。
  金大洲心里快速的盘算着,不知道方晨佳到底举报的是哪一块的事情,听他的口气,似乎并没有举报什么过于严重的问题,也就是说,老婆那里,问题不大,只要老婆坚持住了,自己还有时间想办法,至少保全自己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个方晨佳,自己到底要怎么应付他才好,难道就这样被他威胁?
  金大洲的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声,不。
  他暗自盘算,这个混蛋,做事毫不讲究章法,想要干什么随心所欲,只是上门找自己一次,自己没答应帮忙,他就搞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上次提出来两个要求,一个是帮他弄出外甥,一个是帮郝竹仁的忙,这两件事都不是什么容易办的事情,尤其是郝竹仁的事情,要是自己真的接触多了,被秦书凯知道,说不定来连自己一块被受到牵连,看样子,既然自己不能帮他,只能想办法把这个人给灭了,省的他仗着自己心里知道的事情多,每每过来骚扰自己。

  方晨佳见金大洲正低头蹙眉的模样,只是以为他的内心此时必定是纠结万分,因为自己请他帮的忙,的确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毕竟他现在不在普水的地盘上当领导。
  方晨佳哪里想到,此时的金大洲竟然是对他起了杀心,让他永远的消失。金大洲想来想去,以前似乎听郝竹仁说起过这位小舅子,此人尽管原本是派出所的所长,其实跟当地的黑社会势力熟悉的很,有道是警匪一家,这句话算是被方晨佳运用的如鱼得水,在他的以前管辖的地盘上,有些黑社会老大,是摆明了要叫他老大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