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0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礼拜一早上刚从家里来到浦和上班,临走的时候,老婆还笑眯眯的嘱咐他,这一周礼拜六的时候,可要早点回来,因为正好周六是她五十岁的正生日,也不想请什么外人,一家子高高兴兴的吃顿饭就行了。
  金大洲心里惦记着老婆跟自己结婚快三十年了,这五十岁的生日,自己怎么着也该有所表示才行,女人嘴上说,什么礼物都不要,可要是你不买礼物给她,她的心里还是会失望的,这次老婆趁着自己上浦和上班之前,主动跟自己提及生日的事情,不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早做准备吗。
  女人表面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不是一回事,口是心非。有一首歌词是这样描写女人的心思的:“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猜来猜去也猜不出来。”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女人心真是象海底针。
  如果一个女人对男人说:“你是个好人。”时,心怀感激的男人还以为大功告成,沾沾自喜,岂料这可能也就是两人离分手不远了;恰恰相反,如果一个女人对男人说:“你真讨厌!”心灰意冷的男人真就以为她嫌弃了他,其实那是大错特错,女人的心里再明白不过,她对他的好感已经不言而喻了。
  女人的语言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最值得推敲的。不管是风烛残年的老太婆,还是风华正茂的美少女,女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颠倒黑白的反语表达,也能巧妙的去加以运用。对女人来说,最大的悲哀不是工作日的繁重和家务活的琐碎,而是男人对自己口是心非的死板深沉和不解风情。
  女人的口是心非,女人的一些行为会让你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如果你遇到一位妇人,要是她在你面前唠叨她的爱人的缺点时,你大可不必太过在意,只管在旁边洗耳恭听,或者是礼貌的选择性吸收一些该听的精华,偶尔点头附和,但是千万要记住,不要多管闲事乱插嘴,也省省心少添加无任何作用的意见或建议。
  因为你会发现,一旦妇人的爱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妇人会马上闭口不谈,一反常态,说不准还会把头轻靠在爱人肩上,重又表现出那一副小鸟依人般的笑容。

  金大洲对自己的女人很了解,所以到了办公室后,就开始琢磨给老婆送什么的问题,一向不喜欢到其他办公室串门的他,今天还特意到隔壁办公室跟几个下属聊了一会,说说给老婆送礼送什么最合适的问题。
  隔壁办公室一个办公室主任年纪大些,一个副主任小伙子,还有一个刚上班的年轻姑娘,平时不怎么见金县长主动找他们聊天,今天见金大洲过来,赶紧搬椅子,倒水的,忙的不亦乐乎。
  金大洲坐下后,笑着跟他们一副聊家常的模样,装出无意的样子提及给老婆送礼物的问题。年轻姑娘说,送梳子--牛角梳吧,接发同心,以梳为礼,听说古时候,送梳子有私订终身,欲与你白头偕老的意思,送梳子代表一辈子都要纠缠到老,意义很不错的。
  金大洲点头说,是啊,听说古代的女子出嫁前有家人为其梳头的习俗,所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既包含了家人的美好祝愿,也有些说道。
  办公室主任说,金县长,你们也都老夫老妻的,有这份心就行了,送什么都无所谓呢。
  小伙子说,那怎么行呢,女人可都是喜欢浪漫的主,说不定,很早之前就开始憧憬这份生日礼物了,要是不送有点意思的礼物,心里肯定不舒服,我倒是觉的,可以提前定制些什么有特色的礼物,这样的礼物独一无二,也算是费了心思,女人才会真心感动。
  年轻姑娘说,哼,这建议很不错,女人嘴上说不在乎,其实都很注重细节,不管礼物是否贵重,只要用心,她会感觉的到,并会被感动,只不过要要花一些心思才行。
  办公室主任说,金县长和我一样,像我们这种年纪的,老婆没有以前的忙碌,孩子们也有了独立的生活,自己开始享受生活,不过,大家在心底里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年纪,送点时尚的健康的礼物也不错,是不是应该送一些像五行针之类的礼物,没事情的时候学学养生,可以找点事情做,没准成了养生专家呢。
  年轻姑娘说,那还不如送个脚底按摩机,又实惠,又实用,晚上回家里更于是有人按摩,也是很舒服的。
  就在金大洲跟一帮下属闲聊的时候,县纪委的办案人员在赵喜海的布置下,已经到了他的家里,老婆听见有人敲门,心里也没怎么提防,打开门一看,两位表情严肃的年轻人说,因为有人举报她收受大量贿赂,要带她回纪委调查。
  金大洲的老婆对自己平时做的事情,心里自然是清楚的,眼下见纪委的人突然找上门来了,她首先想到该给自己的丈夫报个信,让他早做准备,在外头也要尽力捞自己出来。因为事发突然,金大洲的老婆连手机也没带在身上,她只能推脱说,自己要去屋里换件衣服,准备利用这个时机给金大洲通知一声,没想到,纪委的办案人员里头,还跟了个姑娘进来,这眼瞅着是要防着她通风报信啊。
  金大洲的老婆见姑娘步步紧跟自己,又说要去洗手间,顺手拿起放在柜上的手机就往卫生间走,姑娘赶紧跟上,一步的距离,金大洲的老婆却已经提前进了卫生间,把门给反锁上了。
  金大洲正聊着,听到手机响了,赶紧打开一看,却是老婆的电话,他按下接听键,听见老婆在电话里头,大声喊着,老公啊,纪委的人来了,要带我走啊,你可一定要救我啊,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说,你放心啊,快点救我出来啊……
  老婆话没说完,金大洲从电话里听到有人用力踹门样的声音,电话突然挂断了。金大洲一下子慌了,这件事实在是太突然了,老婆好好的,怎么会被纪委的人给带走呢?
  金大洲到底是个男人,又处理过一些事情,接到消息后,心里一沉,却心知,此时的自己一定不能乱了方寸,否则的话,只怕不仅老婆救不了,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他于是说有事,没有心思再跟下属讨论送什么礼物的问题,老婆已经进去了,准备了礼物也没人收了,现在最要紧的是,一定要弄清楚,老婆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进去的,这样有的放矢,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金大洲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个人坐在那里冥思苦想了一会,心里猜测,这件事说不定是秦书凯在背后搞鬼,他一定是又听说了自己曾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时气愤,想办法对自己的老婆下手了。
  可是又细想,似乎有些说不过去,秦书凯是个做事相对磊落的人,原本把自己弄出普水,打发到浦和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话都讲明了,这个时候,怎么会又反悔起来。
  再说,自己这段时间一直老老实实的呆着,并没有插手任何对付秦书凯的事情,就算是上次想要利用郝竹仁对付他,也没来得及说出口,一些东西还没有给郝竹仁,他就进去了。后来,市纪委来调查,自己可是推卸的干干净净。

  日期:2016-03-0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