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50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校长的杀手锏果然起了作用,只要一提到孩子,秦书凯果然沉默了下来,虎毒不食子。
  秦书凯就说,刘校长,有些事情看上去是为了孩子的成长,但是刘丹丹如此的不注意自己的言行,耳濡目染,我认为反而会把孩子带坏,为了孩子的成长,我还是会考虑离婚的。
  刘校长知道,要想改变秦书凯的想法,还需要时间,于是就和秦书凯谈了别的事情,作为大学副校长的刘校长,知道男人对絮絮叨叨是很反感的。想知道男人对女人的唠叨究竟有多么反感?看看祥林嫂的下场就知道了。
  一个人喋喋不休的抓住一件事,真的很可怕,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让男人原有的内疚,被这种无谓的纠缠一扫而光。最重要的一点是,男人永远不会用心听懂女人在唠叨什么。
  从丈母娘家里出来,秦书凯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去哪里,丈母娘在自己跟刘丹丹离婚的问题上,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让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样的转变是秦书凯永远也没有想到的。
  秦书凯一个人低头走着,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一抬头,竟然发现自己走到了市纪委办公室的楼下,看着三楼王耀中的办公室窗户,秦书凯想了一会,还是抬脚走了上去。
  王耀中可能是昨晚回家迟,又被老婆给啰嗦了,一副心情不好的模样呆呆的坐着,见秦书凯进来,有些惊愕的眼神看着他,旋即笑着说,我正想你小子这时候该赶回普水了,怎么又冒出来了?什么事情电话说就可以了,用不着这么客气上门的。
  秦书凯笑着说,很多事情当面能说清楚,再说,我就是知道你想我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王耀中说,你小子别吹牛皮了,快说吧,找我什么事情?不会是一个晚上过来,有什么事情,心里改变想法了吧?
  秦书凯知道他指的是马琳的事情,冲他摆摆手说,怎么会呢?你的事情我基本不管,我想你会处理的很好,我今天也是心血来潮,走着走着就到你楼下了,顺便上来坐坐罢了,你忙你的,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啊,我怎么着也是普水经济开发区的头号人物,哪能总在外头晃悠呢?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是***消极怠工呢。
  王耀中看出秦书凯有心思的样子,笑着说,你呀,就别装了,谁是谁啊,要是没事,你不会到我这里来,说吧,怎么了?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是否需要我帮忙?
  秦书凯听王耀中这么说,不由苦笑了一下说,是啊,麻烦大了,今天早上起来,接到刘丹丹的母亲的电话,到了那儿,她一大早跟我谈,刘丹丹改变主意了,不想离婚了。
  王耀中一拍桌子说,***,这是什么事情啊,那哪行呢,她想离婚就离婚,不想离就不离了,她还真把离婚这种事情当成是二斤萝卜三斤菜啊,随随便便,不当回事,这不是埋汰人吗,有这么过日子的女人嘛,她把男人当成什么了?再说,你秦书凯到哪儿都会找个很是像样的女人。
  秦书凯见王耀中听了这话,比自己的火气还大,不由笑着说,看把你急的,是我离婚的事情,又不是你自己,一下子这么激动干什么?不过这个离婚,我***真的想的很多,不是嘴上说离婚就离婚的,要考虑很多啊。

  王耀中说,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说这是什么世道,你是我兄弟,我见不得别人这么欺负你。
  秦书凯叹了口气说,是啊,我也觉的这心里窝窝囊囊的,总是不得劲,可是一想到孩子,我这心里就有些晃悠,我他妈总不能为了自己考虑,而忘记儿子的成长啊
  王耀中见秦书凯提到孩子,心里也是一咯噔,看样子,秦书凯似乎是有些心软了,想想刘丹丹平常跟王子谦不避嫌的亲热样子,王耀中心里觉的秦书凯甚是不值,可是这种事原本是家事,自己作为一个朋友,理应劝和不劝散才对,为什么自己却始终张不了这个口呢。
  王耀中不想说什么违心的话,只是把话题转到了郝竹仁的案子上。王耀中说,郝竹仁这小子往里头一关,就原形毕露了,实在是怂包的很,工作人员刚开始用电灯泡照了半夜,这小子就撑不住了。
  据最新的统计,有些犯罪分子可是接连被大灯照了个把月,不给睡觉,困的眼皮直往一块凑,还能坚持住不交代的,跟那些人比较起来,郝竹仁实在是太不让人佩服了。
  秦书凯忍不住说,***,那个郝竹仁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养尊处优习惯了,到了里面当然受不了那种待遇,不过郝竹仁现在都交代了什么,方便说吗?
  王耀中大大咧咧的说,咱们这关系,有什么不方便说的,他把自己收受贿赂的事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还交代了他跟金大洲一起商量怎么对付你的事情,据他交代,金大洲说了,他手里有东西,足够你秦书凯喝一壶的,郝竹仁出事前那天上午,正准备到浦和区去找金大洲怎么给你下套,对付你呢,没成想,老天有眼,让他没去成。
  秦书凯听到这儿,心里很是吃惊,这个金大洲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呢,嘴上却说,金大洲这个***的确不是个东西,我已经放了他一码了,他还要跟我过不去,幸亏我早有防备,找人从中撺掇郝竹仁的小舅子跟金大洲狗咬狗,否则的话,还真是便宜了这家伙了。
  王耀中一愣,问秦书凯,你早就知道金大洲一直在背后算计你的事情?看来你的警惕性很高啊?
  秦书凯说,对这个人我是很了解的,我也就是心里瞎猜,以金大洲的个性,没那么容易吃亏后,就这么放弃抵抗,看来,这次倒是看准了,只不过,他金大洲想要跟我斗到底,还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这会儿,估计他想要摆脱我安排的事情,也要费不少神才行。
  王耀中好奇的问,你用了什么绝招对付他了?说出来,我也学习学习。
  秦书凯说,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有什么好学的,你呀,以后也得多注意点身边人,有时候,细心点不是坏事,有道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咱们这样的,没什么大的背景可以当靠山,只能靠自己平时小心谨慎,保全自己了,否则,出点事情根本没有人保护。
  王耀中听了这话,不由感慨说,***,这叫什么社会,现在只要是当官的,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防人,利用人,哪里还有时间干正事,我看,大家花在勾心斗角事情上的时间,可是比用在工作上的时间多多了。
  秦书凯苦笑了一下说,这不也是环境所逼吗,大家都这样,你只要是在官场混,哪能逃得了这个宿命。所谓官场,有的人评价说,那就是权力的争斗场。
  王耀中后来主动说,听了郝竹仁交代关于金大洲那儿有你的所谓不利证据后,当时就和金大洲取得联系,到了这个时候金大洲绝对是狡猾的,根本不承认和郝竹仁联合对付你的事情,更不承认手里有你的什么证据,说郝竹仁那是胡说八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