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1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次这种欺负并不是真正的伤害,欺负在这里应该打个引号。

  不排除有的人控制不好欺负的量级所以真的伤害到别人。
  这种人是**,很幸运,我不是**。
  有意义的欺负应该是让对方觉得不开心,从而在记忆上对你印象更深刻,但又不会把这个印象和负性情绪建立起过于强烈的联结,以免之后你再也无法扭转局势了。
  这种欺负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特定的目的。
  对于人来说,异性是无限的,所以如果看中了一个异性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注意你。
  很容易理解,你欺负她,她注意到你了,在你身上分配认知资源了,你就变成了她认知到的世界的一部分,也就进入了她的世界,接下来的一切才成为可能。

  在互联网广告领域里,这个叫做点击率。
  如果消费者连广告链接都不点那商品再好再棒再牛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欺负一个自己爱慕的女孩子,其实就是为了赚取点击率,想让她注意到自己。
  可是想到贺兰婷那样,我心里就不是那么的很舒服。
  那叫欺负我吗。
  那根本就是叫置我于死地!
  简直不让我活了,她处处剥削我,想到她刮走我的那些钱,我就心疼。
  我不相信,不相信彩姐说的,是真的。

  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彩姐问我道:“你不相信吗。”
  我说:“彩姐,这不可能的。她一直恨我入骨。”
  想到我曾经这么对过贺兰婷,她不恨我,那才不正常了。
  因恨生爱?我没这样的想法了,哪怕是所谓的什么斯德哥尔摩症,除非是武侠剧看多了,才相信这个。
  彩姐看了看酒杯中的啤酒,说道:“恭喜你,有这么好的女孩子喜欢你。”
  她这话,不无醋意。
  我说道:“彩姐,你真想多了。”
  彩姐说道:“好了说正题吧。”
  我问:“什么正题。”
  彩姐说:“两百万,她给我开的价,是有点少了,可我之前是想着,可以给她的,可她太嚣张。”
  我心想,贺兰婷什么时候没嚣张过啊,贺兰婷永远是一副不可征服的,嚣张的样子。

  用一句话来形容她,就是那句,永远健康的身体,永不服输的心态,不可征服的精神,十分的傲气。
  对,十分的,傲气。
  什么人能入她眼中,对于贺兰婷这种牛气冲天的人来说,已经没人能入她眼了。
  在我看来,她对彩姐的态度,还算客气的了。

  只是,彩姐这人,也不是一般人,怎能受得了贺兰婷这般态度。
  所以,她们之间的交易黄了,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
  哪怕就算是价格两人都愿意了,态度上,也不乐意。
  她们都看对方不顺眼。
  彩姐问道:“你对她也有爱吧。”
  我说:“有种把她当成亲人的感觉。”
  彩姐问:“那我呢。”
  我说:“你一直照顾我,像个大姐姐,你也是亲人。”
  彩姐我呢:“都是亲人?”
  我说:“呵呵。她也一直照顾我。”
  彩姐说:“那你心里,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愣住。

  我说道:“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彩姐说:“现在想也不迟。”
  我说:“这问题可以回答吗。”
  彩姐说:“怎么不可能回答?”
  我说:“你告诉我,怎么回答?”
  彩姐说:“那是简单得再简单不过了。在我心里,我父母,比你重要。你,比我的手下们都重要。”

  我说:“父母不同,拿手下来和我比?”
  彩姐说:“我最好的朋友,也都没你重要。”
  我说:“那不同。”
  彩姐说道:“你对她,也如对我这样的爱慕吗。”
  我说道:“没有。”
  我是直接矢口否认的。
  彩姐说:“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没有这么想。”

  我说:“我眼睛有什么。”
  彩姐说:“你看她的眼神的时候,很复杂。”
  我说:“我学过心理学,读心术,你没学过,你也懂?”
  彩姐说:“人的眼睛很难骗人,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说:“感觉都是假的。”

  彩姐说:“我就问你,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低着头。
  彩姐问我道:“这问题真的很难吗。”
  我抬头,说道:“彩姐,你从来不会那么问我这样无聊的问题啊。”
  彩姐说:“很无聊吗。我想知道你心里,我到底多重要。一个人心里面,重要的人都有排序的,别说你没有排过。”
  其实,真的是有的,例如在心里,王达和安百井,肯定王达比安百井重要,哪怕安百井更有权有势,帮我更多,可是我就是觉得王达比较重要。
  在我心里,到底如何把彩姐和贺兰婷排序?
  我决定撒一个谎,我说道:“你和她,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可是,你更重要,因为我更喜欢你。”
  彩姐笑了,说道:“就算是骗我的,也算用心了。别那么紧张,我也不会骂你。”

  我说:“是,但是你会不高兴。我怕你不高兴。”
  彩姐说:“让你这么气我,哪还能高兴得起来。”
  我说:“是我嘴笨,我不懂哄你开心。”
  彩姐说:“我不缺哄我开心的人,可是我只想你能哄我。我在乎你。”
  我说:“谢谢彩姐垂怜。”
  彩姐说:“用得着这么说。”
  我笑笑。
  两人喝着酒。
  彩姐说道:“离开监狱吧,我还是那句话。没什么能放不下的。就像我一样。”
  我对着彩姐苦笑了一下,说:“会有一天,能放得下的。可好象,不是现在。”
  彩姐说:“我觉得你是越陷越深了。”
  我说:“我也不懂。”
  其实我懂,里面有太多我在乎的人了。
  彩姐说:“回去吧。”
  我说:“好。”

  彩姐没有邀请我去她那里,那便算了,我也不会开口去她那里。
  在我自己走过去打的的时候,彩姐说道:“对了,尽量少去沙镇,那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地盘。”
  我说:“好的。”
  然后,她又说道:“有空多去看看店。”
  我说:“好,我知道。”
  她走开,走向她的那个商务车,两个保镖跟上来了。
  我自己打的回去,好好睡了一觉。
  继续的上班,然后去看,这薛明媚的减刑怎么还没有下来呢。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
  去了美味大饭店,在后街的那里,差不多,和回味大饭店差不多。
  日期:2016-03-07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