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9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耀中似乎是没听到秦书凯的话,自顾自的说,其实,有些事,我原本不想你过多参与,毕竟,你也有你的难处,可是,这人生在世就是这样,没一样是能让人称心如意的,就算你想避也避不开啊。
  王耀中说着,又拿起酒瓶把酒往嘴里倒,秦书凯见状,赶紧拦下,以往的喝酒经验告诉他,不管是谁,只要是心里有心思的时候,哪怕就喝了一丁点的酒,都有可能醉的像死猪一样,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好兄弟醉成那副可怜样子。
  秦书凯夺下王耀中手里的酒瓶说,好了,别喝了,我还有话要问你呢?你要是喝醉了,我和谁说话?
  王耀中见酒瓶被秦书凯夺走,顺势往桌上一趴说,有什么好问的,我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以后可以不要问这件事情了。

  秦书凯说,我他妈能够不问吗,***,咱们不是说好了,从马琳父亲身上下手,让她有些忌讳就行了,你怎么把马琳给弄进去了?你他妈不是玩了这个女人,拔出来就忘记的那种人。
  王耀中抬起一双眼来看着秦书凯,那双眼睛竟然是红红的眼圈,一汪晶莹剔透的泪珠控制不住的就要掉下来。
  秦书凯从未见王耀中这样可怜又有些绝望的表情,他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王耀中的肩膀说,兄弟,我了解你的为人,你一定是迫不得已是不是?你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始终是兄弟,兄弟必定跟你同一战线,不过你要告诉我原因,让我知道如何解释。
  王耀中听秦书凯这么说,似乎是感情的闸门一下子泄开了,他忍不住呜咽着,哭出了声音。

  王耀中说,兄弟啊,你不知道那女人多可恨啊,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天天到市纪委的大楼底下等我下班,一天打十个八个电话算是正常的,要是到了周末,她就不停的往我家座机打电话,只要是我老婆接电话,她就不出声,是我接电话,她就说要请我吃饭。
  我老婆现在已经对我起了戒心了,没事就翻看我的手机,打我的电话查岗,只要我晚上应酬回来稍稍的晚点,就盘问个不停啊,你也知道,这对一个家庭的危害有多大,我他妈也是有孩子的人,不可能离婚的,再说,老婆虽然不漂亮,但是是个过日子的人。
  王耀中继续说,***,我跟马琳谈过多少次了,我甚至求她,求她别闹了,放我一马,这样大家都好好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吗,何必要要闹成这样,可是她不答应我啊,她说自己是真心爱上我了,无论如何也要跟我结婚。
  要是我再不答应她,她就先去找我老婆和老丈人谈谈,再去找我领导谈谈,把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跟大家公布出来,你说,***是什么世道,再说,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过男人,他和张富贵好过,是不是张富贵就能娶她做老婆

  ,那是不实际的。
  王耀中说,这女人实在是逼的我没有办法了,我给她钱,她不要,我承诺帮她调动工作到市区,她也不答应,反复强调说她是真心爱我,就要跟我结婚,兄弟啊,这女人到底跟多少男人好过,估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了,她爱我什么呀,说白了,她这是想要害我呀。
  我原本想着,听了你的话,对她父亲动手,可是她父亲毕竟已经退休这么长时间了,要调查他的问题,需要一段时间,这女啊人啊逼啊我逼的实在太紧了,我实在是等不及了,否则,我***就会被这个女人害了,才会想出这么个法子。
  兄弟啊,我知道,你跟她姐姐的关系,所以才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你,省的拖你进来,让你为难,没想到,你还是来了,你凭良心说,我王耀中也相处过不少女人,我对哪个女人像这样迁就过,也就是这马琳是头一个吧,可是这个女人她不知足啊,你让我怎么办呢?
  秦书凯静静的听着王耀中把话说完,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也就王耀中是个心眼实诚的男人,要是有女人用这样刁钻的手段对付自己,只怕自己不会这么客气的对她。
  秦书凯拍了拍王耀中的肩膀说,行了,你的心思我能明白,马琳一向骄横惯了,又自以为很是聪明,这次让她吃点苦头也好,让她也受点教训,别什么事情都以自己为中心,还真把自己当女皇了。任何事情不是她想干什就干什,
  要知道做任何事要有个度。
  王耀中见秦书凯话里没有半点责怪自己的意思,反而处处向着自己,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动,眼眶里的泪,一下子控制不住的滴落下来。秦书凯见王耀中情绪平稳了些,拿起酒瓶说,好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事情是想不开呢,来吧,兄弟今晚陪你好好的喝一场。
  王耀中把心思对秦书凯说了,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说,好,咱们还是老规矩,谁的酒量差,谁买单。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说,在外头吃饭可是有几年没自己掏过钱了,看样子啊,今晚这顿饭我是要掏定了。
  王耀中也笑着说,谁说不是呢,别人掏钱请我去,我还要掂量一下给不给面子呢,今天我就算是给足你面子了,我请客,你付钱。
  两人说完各自把酒瓶放进嘴里,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一如当年般无所顾忌,豪爽的一塌糊涂。
  酒足饭饱后,王耀中主动提及马琳这次可能要在里头关一段时间,这样把事情处理好。
  秦书凯打着酒嗝说,你办事,我放心,只要人好好的,别受什么委屈就行,其他的,都无关紧要。一个人如果过度的做不改做的事情,那么受到惩罚也是必然的。
  临走的时候,王耀中紧紧的报了一下秦书凯,附在秦书凯的耳边,清楚的吐出两个字:

  “兄弟。”
  在那一刹那,秦书凯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是啊,自己眼下只剩王耀中一个值得信任的兄弟了,有兄弟相伴的感觉真好啊。
  陪着王耀中一顿酒喝完后,回到马燕家,已经是凌晨时分,马燕一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秦书凯的消息,眼见秦书凯喝的醉醺醺的回来,一家人赶紧拿拖鞋,湿毛巾,伺候的好好的,把秦书凯迎进了客厅里。
  等到秦书凯一坐稳,马燕端了杯水放到秦书凯的前面,马琳的母亲有些迫不及待的问,小秦啊,我们家马琳这次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啊,你帮我们打听的怎么样了?这件事情是不是很严重啊?
  秦书凯面对这一家子自然是不能实话实说,他看了马燕一眼,转脸对二老解释说,这个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是马琳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她偷税漏税不是一两天了,这偷税的数目也比较大,这次连市里的领导都惊动了,所以是重点打击的对象,恐怕近期内想要出来,难度很大啊。
  马琳的父母听说这个消息,脸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眼下,老两口都是退休在家,马燕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尽管在市里上班,因为性格原因,在外头没有什么交际,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原本都是马琳出面处理,现在马琳自己出事了,他们一时都有些没了主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