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5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中全说:“这个信里倒是没说,不过,我有些猜测,梁书记想听吗?”
  梁健点头:“说来听听。”
  “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书记听听就好。”纪中全先说了这么一句,才往下说:“永州市招商局里有个副局长叫飞鸿的,梁书记知道吗?”
  梁健想了一下,没有任何印象。梁健上任虽然有段时间了,但这个时间也不是很长,除了一些主要职位,其余的一些他都还没来得及去熟悉。政府部门又不像其他,机构庞大,不仅政府内部有许多重要部门,外部同样还有很多。他就像是一只螃蟹,除了身体内的结构外,身体外还有很多的蟹脚,帮忙处理各种事务。招商局就是其中一只蟹脚。招商局的局长梁健倒是有印象,除了会议的几次见面,上次因为东陵的事情,他们也有过一次见面,所以梁健还是记得。至于副局长,或许见过,但梁健不记得了。

  他摇头说:“没什么印象,你继续说。”纪中全接着往下说:“这个飞鸿是个女人,酒量很好,听说白的能喝三斤。”
  梁健惊了一下,三斤白的,就算是38度的低度酒,那也算得上是海量了。梁健忽然想起曾经有个人说过的一句话,他说,能喝酒的女人基本上都是海量,千杯不醉的。
  看来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梁健没说话,听着纪中全继续往下说:“这个飞鸿和杨天翔关系不简单。”
  梁健皱了下眉,这是作风问题。他看向纪中全,纪中全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思,说:“飞鸿三年前离婚了,现在单身,虽然杨天翔是已婚,但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个问题,而且也没人举报,纪委也不好主动去找她谈话。而且,这个飞鸿业务能力很强,所以,我这里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梁健听了说:“原则问题上,不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
  纪中全立即意识到刚才这话不合适,忙说:“当然不会,书记放心。原则问题,我一定会坚守住的。”

  梁健点头。
  纪中全神色稍缓了一些,然后说道:“我猜着,水厂的消息可能是被飞鸿给压下来了。毕竟她主管招商,又是副局长,这也不是没可能。但我没证据,只是猜测。”
  梁健听后,停了会,脑子里想着,水厂这个消息和阿强集团非要那块地有什么关系。难道他是买了地之后,再高价转让吗?但是,阿强集团这么大的企业,何必去做这些事情?梁健还是觉得想不明白。他又问纪中全:“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纪中全点头,说:“有,但也是听来的。”梁健说:“说说看。”

  “阿强集团的高层这两年好像不是很团结,杨天翔为首的是实权派,对阿强集团的人事和企业发展有决策权。还有一部分是股东,他们没有决策权,但拥有一半左右的股份。据说,杨天翔那一派的人,想抽身了。这块地,就是他的手段。”纪中全说道。
  梁健皱眉想了一会,却没想到,这手段到底是怎样的手段。看向纪中全,纪中全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想不明白。但阿强集团高层不和的传言,倒是传得挺凶的,不像是假的。可能用不了多久,阿强集团的高层就会有大动作了。”
  阿强集团的不稳定,说实话,对于永州市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但现在的重点是搞清楚那块地到底有什么魔力,让阿强集团这么不肯放手。想到这里,梁健忽然意识到,很可能,不肯放手的不是阿强集团,而是杨天翔。
  联合上刚才纪中全的那番话,梁健脑海中似乎有了些线索,但一下子又抓不住。
  纪中全见梁健皱眉沉思,等了一会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皱了下眉。迟疑了下,他悄悄站了起来,退了出去。门关上的声音,惊醒了梁健,那丝将明未明的感觉,也不幸的消失了。梁健有些无奈地摇了下头,索性不再想这个问题。

  有些事,总是要水落石出的,何必急于一时。
  他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正准备走到办公桌后面去的时候,笃笃地敲门声响了起来。梁健说:“进来吧。”
  常建走了进来,梁健抬眼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径自坐进椅子中,然后问:“什么事?”
  常建将一份文件放到了梁健的桌上,说:“这是之前会议的记录。”

  梁健看都没看,只是问:“这不是小沈的工作吗?怎么你在做?”
  常建回答:“他整理好了,我不放心,就拿过来又检查了一遍。小沈的笔头功夫不错,书记眼光很好。”
  梁健呵呵笑了一声说:“我看也未必。”
  常建愣了一下,不知道梁健说的未必是指自己的眼光,还是指小沈的笔头功夫。他捉摸不清,就不敢胡乱接话。就站在那里,显得尴尬。
  “要没其他事的话,你就先出去吧。”梁健说。常建点头,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梁健又喊住了他,问:“你在秘书长这个位置上多久了?”
  常建一愣,旋即立马回答:“三年了。”
  “那也不短了。”梁健说。常建原本有些不安的神情,听到这句话后,变得复杂起来。是那种,想欢喜,又不太确定是否能欢喜的表情。

  梁健没再看他,低头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常建站了会,自觉有些无趣,就走了出去。其实,他一个秘书长,在梁健面前,无需这样的放低姿态,只是他可能自己心中有鬼,所以在梁健面前自然就弱了几分。
  他走后,梁健很久一直没抬头,等到手头的文件处理完,他才重新抬起头,揉了揉有些酸的眼睛,然后靠在椅子里,开始想事情。
  常建,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如果要,他的立场不够坚定,今后,但凡是他和钱江柳之间的博弈,他都需要担心一下,常建是否会临阵倒戈。
  如果不要,又该换谁?
  秘书长不是一个随便的岗位。如果选对了人,梁健在书记这个位置上,自然能够事半功倍,如果选错了,那搞不好,就是当初镜州的市长,宏市长。

  那时候,宏市长之所以败走麦城,谭是一大部分原因,秘书长肖开福也是一部分原因。梁健可不想重蹈宏市长的覆辙。
  梁健衡量着,要与不要这两个选择之间的风险和利弊。而除了风险利弊之外,如果选择换,要以什么样的理由?一个秘书长,也不是随口说换就能换的。
  这一想,就到了下班时间。梁健想起,今天答应了项瑾,下班后,要陪她去逛街,便忙收拾了东西,下楼坐上了小五的车,直奔家中。
  家里,项瑾已经收拾妥当,就等着他回来。今天的她,刻意的打扮了一下,自从为人母后,她的装扮就休闲了很多,也随意了一些。但今天的她,花了淡妆,一条修身的礼服裙,将她的身材衬得格外诱人。生过孩子的她,依然小腹平坦,前凸后翘,甚至曲线更好了。

  梁健许久没见过这样子的她了,不由有些转不过眼睛来。项瑾被他的目光看得脸红,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轻轻问他:“好看吗?”
  梁健凑到她耳边,轻声回答:“我不想去逛街了。”
  日期:2015-09-04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