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25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江柳脸色不是很好,今天的常委会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目的,他本想说投票表决,可梁健似乎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但他也知道,如果梁健强势,即使投票他赢了,也是白搭。书记拥有一票否决权,这是他钱江柳的弱势。
  钱江柳听到梁健的话后,站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已然恢复正常,微微一笑,说:“行。今天辛苦梁书记了。”
  梁健跟着客套:“这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这是工作,应该的。”说完,转头看向都站了起来的众人,说:“都散了吧。”
  梁健是第一个走的,沈连清紧跟在身后。按理,常建也该跟着,但是常建却落下了。梁健没去注意,走了一会,他想起一件事,便停了下来。纪中全跟于建德正走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于建德一抬头看到梁建在前面,提醒了一声,和纪中全走了过来。

  梁健说:“我找中全同志随便聊聊。”于建德忙说:“那我先走了。”于建德走后,梁健和纪中全并排走着。
  梁健面前,纪中全显得比较淡然,并没有刻意的谦卑。但原本还在臭着的脸色,却是收了起来。毕竟在官场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可以有脾气,什么时候该把脾气收起来,他还是有数的。
  他安静地走在梁健身边的,等待着梁健开口先说话。梁健则没有马上开口,走了大约有五十米的距离,才张口说道:“中全同志在纪委书记这个位子上,已经有四年了吧?”
  纪中全点头,说:“是的,四年零三个月,还有九个月,就满五年了。”

  地级市纪委书记一般五年换届一次,也有连任的,但一般这种情况相对来说会比较少。梁健问纪中全:“有没有想过这一届满了后接下去去哪里?”
  纪中全回答:“没想过,一切从组织安排。”
  梁健看了他一眼,想探究一下,他这一句没想过到底是真还是假。纪中全面朝前,目光却微微朝下,神色平静,看不出究竟。梁健笑了一下,问:“中全同志今年几岁了?”
  “四十八了。不小了。”纪中全回答。说实话,四十八的年龄对于一个市级纪委书记来说,不算大,但也绝对不算小了。运气好,还能上一级,运气不好,或许顶点也就在这里了。梁健说:“也不算大,努力一把,还能再上一级。”
  纪中全一直没有波动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动静。他转头看了梁健一眼,说:“梁书记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就我这脾气,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想上,难!我也想得很开,纪委书记这个位子也算可以了,干满这一届,也要五十岁了,也是可以享受的年纪了。”

  梁健笑了起来,说:“刚才在会上,看中全同志跟人吵架的样子,可不像是五十岁的人,倒像是三十多岁的。工作嘛,要想坚持原则,总是难免会得罪人的。只要工作做好,组织里还是会有伯乐的!”
  纪中全愣了愣,旋即说道:“那就借书记吉言,希望我也能碰到我的伯乐。”
  “你会的。”梁健说。两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又往前走了会,到了电梯门口。进了电梯后,梁健问纪中全:“跟中全同志打听个事。阿强集团要的那块地是不是有点什么?”
  提到地的事情,纪中全的眉头皱了一下,听了梁健的问题后,纪中全抿着嘴沉默了一会,正要开口说话,电梯门开了。纪中全看了一眼外面,说:“梁书记什么时候有空?”
  梁健看向沈连清,沈连清会意,立即回答:“接下去没有安排。”

  梁健看向纪中全,纪中全说道:“我待会还有个会,那我会议结束后再来找书记您。”梁健点头,然后走出了电梯。
  虽然问了纪中全,纪中全也有可能知道些什么,但梁健还是与沈连清说了一声:“回头你也想办法去打听一下看,阿强集团要的那块地是不是有些什么猫腻在里面。”
  沈连清应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后,梁健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在那个会议室中待了两个多小时,虽然梁健一直没怎么说话,但心神却是一直都紧绷着的,虽然说对常委会他拥有绝对的权力,但第一次和钱江柳这样公开的对决,还是让他感觉紧张。而且,这一次,除了那个宣传部长陈玉婷之外,其余的人立场都已经比较鲜明。统战部长,还有常务副市长,还有公丨安丨局长,都是钱江柳的人。而梁健这边,如果常建能够坚定一点,倒也是能和钱江柳持平,可关键是,常建这家伙根本不靠谱。梁健想着,或许真的应该考虑换一个了。

  纪中全是一个小时后来的。走进来后,沈连清给泡了茶,他等凉了一会后,拿起来就喝了一大口。梁健看他这样子,想,这纪中全倒也是率真的有些可爱。
  他看着他动作有些粗犷的放下茶杯,然后抬头看向梁健,见梁健脸上微笑,微微一愣,旋即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挂起一丝讪讪,说:“不好意思,让书记见笑了。我这人粗野惯了,一下子没注意。”
  梁健摆手说:“没事。个人习惯而已。”
  纪中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谈起正事。他说:“之前书记问我的事情,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几个月前,我曾经收到过一封举报信。举报信是匿名的,而且是投错了地方的。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这封信里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梁健问谁的名字,纪中全回答:“胡立邦。”
  梁健一愣,永州市常务副市长胡立邦。他眉头一皱,问:“信里举报他什么?”
  纪中全说:“信里倒也没举报他什么实质的内容,因为这封信主要举报的不是他,而是阿强重工集团,尤其是杨天翔。”
  梁健微怔:“这不是检察院管的事情吗?”
  纪中全点头:“确实是,应该是举报的人弄错了,所以投到了纪委这边。后来我也将这封信移交检察院了,但是他们那边有没有重视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因为当时我们科里的干部看了信里的内容后,看到了胡立邦的名字,就立即重视了起来,交到了我这里,所以我也读了那封信,信里面提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梁健一听,起了兴趣,问纪中全:“怎么个有意思法?”
  纪中全说:“现在算算时间,那封举报信出现的时候,好像正好是阿强集团提出申请要那块地的时候。信里面里有提到,本来有个水厂想要落地三里镇周边范围内,但是不知怎么地没成功。”
  三里镇这三个字现在对于梁健来说,是个敏感词。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块地,那个水库。三里镇周边,湖有不少,但适合建水厂的,只有那个水库周围。那里要是真的能建个水厂,倒也是件好事。既能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也不会影响环境,还能在某种程度上保护那边的水源。
  但,奇怪的是,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提起过。三里镇的那块地,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沟通,但是却没一个人说起这件事,这未免有些奇怪。
  梁健想着就问:“为什么这件事,一直都没人提起过?”
  日期:2015-09-03 1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