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9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德开战的消息传到英伦三岛,希特勒的死敌丘吉尔同样长出了一口大气。可丘吉尔明白这种喘息是暂时的,希特勒在干掉斯大林之后会马上回过头来收拾他。在丘吉尔和罗斯福眼里,不是斯大林很可爱,而是希特勒更可憎。敌人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朋友,一贯坚决反共的丘吉尔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天晚上丘吉尔就通过广播发表了关于希特勒入侵苏联的演说,——这个演说同时也在美国播出。在演说中他列举了此前三次重大转折,其一是法国陷落,其二是纳粹试图对英国的入侵,其三是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开始对盟国进行援助,现在“第四个转折来到了”。他要求全国赞同他提出同苏联结盟的建议。“我们决心摧毁希特勒及其纳粹政权的残渣余孽,对此我们决不动摇,决不动摇!”丘吉尔夸张地描绘着德国对苏联的空袭,“德国的丨炸丨弹在俄国城市上空像雨点一般地落下”。丘吉尔号召:“我们必须帮助俄国!俄国的危险就是我们的危险,就是美国的危险,俄国人民为了保卫家园而战的事业就是世界各地自由人民和自由民族的伟大事业!”此时此刻老丘早已忘掉了之前无数次咒骂斯大林的恶毒语言。——在政治家眼里,什么都是浮云,需要就是一切!

  日期:2016-03-02 21:55:23
  (正文)
  早在希特勒入侵苏联前八天,丘吉尔就曾致电罗斯福总统说:“只要对所有情报加以判断就会感到德国对苏联的大举进攻已迫在眉睫。只有希特勒才是我们首先要打倒的敌人,我们要从这个原则上尽可能给苏联以鼓励和援助。”美国收到上述电报时的反应,赫尔国务卿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希特勒要进攻苏联一事,我们早在半年前就掌握了确实的证据。因此当听到德国入侵苏联时,我们丝毫不感到震惊。”

  美国对日本下一步可能采取的对策进行了综合分析。他们认为日本为了配合德国的行动将积极实施北进,那样的话苏联就危在旦夕。远东司司长汉密尔顿在6月22日当天提出的一份意见书中写道:“由于德苏开战,在日本出现了南进论和北进论两种意见。不过估计南进会稍许推迟些。因为日美之间虽然尚未缔结谅解协定,但日本仍然害怕同美国打仗。日本撕毁《日苏中立条约》向北进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6月25日,远东司副司长亚当斯又提出一份意见书。他主张:“判断——日本觊觎着符拉迪沃斯托克,恐怕不会南进。日本的北进会推迟南进,从目前看对我们是有利的。但是从打倒轴心国这一长远目标来看,则应设法予以制止。”

  美国同样很快得到了日本7月2日御前会议的内容。他们凭借的不是间谍,而是已经能够成功破译日本外交电文的“魔术”系统,详情后叙。7月8日,“魔术”破译了日本外务省于7月3日拍发给日本驻美、德、苏、意等国大使的一份定为“国家机密”的绝密电报,核心内容就是在御前会议上决定下来的《适应局势变化之帝国国策纲要》。美国立即知晓自己的判断错了,日本马上要采取的行动不是北上而是南下。

  日本的策略大出美国意外。罗斯福对日本不去进攻美国新伙伴苏联的行动感到宽慰,但是也对日本甘愿冒着与英美开战的风险向南进军感到震惊。罗斯福认为,以德国势如破竹的进攻势头,斯大林很快就会被收拾掉。海军部长诺克斯也说:“希特勒可能在六个星期至两个月内就干掉苏联。”如果日本北进从东面进攻苏联的话,这个时间还会进一步缩短。苏联倘若被德国迅速击败,那么英国继而美国就必定会成为踌躇满志的希特勒发动进攻的下一个目标。在目前的情况下,与德国作战的苏联已经成了自己和英国的现实盟友。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拖住日本,避免苏联腹背受敌像法国那样很快倒下。罗斯福与丘吉尔的想法类似,但是他还不能像老丘那样上窜下蹦,他还要面对众多反战的美国民众,尚未参战的美国能做的事情也不算多。但罗斯福思索再三后还是立即出了招。

  1939年苏联入侵芬兰之后,美国冻结了苏联在美国的4000万美元资金。6月24日,罗斯福立即发布命令解冻了这笔款项。不仅如此,他还下令成立一个专门负责苏联所需物资和军事装备的工作组,准备根据《租借法案》再为苏联提供5000万美金的军需品。可惜远水解不了近渴,至少目前苏联还得不到这些东西。美国和英国的支持还仅仅属于政治和道义上的,斯大林必须独立支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7月5日,日本海军省召集了由高层人士参加的联席会议,会议由及川古志郎海军大臣主持。泽本赖雄海军次官宣布:“在7月2日的御前会议上,对进驻法属印度支那南部问题已作为一项国策决定了下来。”这一决定立即遭到了与会海军高级将领的强烈反对。
  航空本部部长井上成美海军中将认为此举必然导致同英美开战,一直反对与英美作战的井上厉声责问:“空军的战备还未完成啊!对如此重大的事情这样简单地决定下来,而且事隔三天以后才宣布,为什么事先就不能征求我们海军的意见吗?作出决定那一天虽说舰政本部部长出差在外,就不能提前打个电报让他回来吗?”
  舰政本部部长丰田副武海军中将以他特有的刻薄话挖苦说:“正如刚才井上君所说,舰政本部并非只是海军省的一件装饰品。不能你们一说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只得随声附和:是,遵命。”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询问井上:“井上君,空军的战备工作做得如何?”
  井上回答说:“航空本部正在拼命准备,但进行得并不理想。”
  第二舰队司令长官古贺峰一海军中将也开始发泄不满:“象这样重大的事情连舰队司令长官的意见也不听一听就简单地决定下来,须知万一发生战争再叫舰队去应战,那是打不了胜仗的。”
  古贺峰一又转向永野军令部总长:“军令部对这件事的看法到底怎么样?”

  永野修身好像很轻松地把责任推了出去:“政府已经这样决定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听着永野这样轻描淡写不负责任的应答古贺哑然。他简直不能相信这就是海军军令部最高长官的语言。
  与会者在海军大臣官邸用完午餐后便走散了。井上成美刚回到航空本部部长办公室,古贺峰一就跟了进来,长吁短叹地说:“看看永野刚才说了些什么?真不象话。永野没有真正懂得军令部的责任。”这时候山本五十六也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永野这个人没有一点用处!”
  “像是有什么好吃的糖果似的!”郁闷的山本这样说了一句。井上便拿出别人送的巧克力与大家分享。山本只咬了一口便说:“这巧克力好像并不怎么高级啊?”几个人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相比于海军的牢骚满腹,陆军的态度就积极得多。7月7日,东条陆军大臣和杉山参谋总长入宫觐见天皇,要求批准动员80万兵力做好对苏作战的准备。裕仁尽管也责问二人,“向北部和中国派兵,又向法属印度支那分出兵力,这是八方伸手,你们还有处理中国事变的信心吗?”但天皇还是根据御前会议的决定给予了准许。一贯雷厉风行的东条从皇宫出来后立即正式下令实施所谓的“关东军特别大演习”计划。第一次动员时间定在7月13日。为了配合陆军对苏作战准备,海军也于7月5日新编了以两艘轻巡洋舰为主力的第五舰队。

  按照参谋本部的作战计划,日军发动对苏进攻的兵力至少不能低于25个师团,而当时日本驻中国满洲、朝鲜的兵力仅为14个师团。因此还需要从本土调入7个师团,从中国关内调入4个师团,另外再从关内抽调6个师团作为预备队。在战略物资上,关东军当时所拥有的弹药仅可满足30个师团2到3个月的作战消耗,粮食可供16个师团两个月之需,汽油可供16个师团五个月之用,因此除了人员还必须从本土调运大批作战物资。从7月到9月,参谋本部最大限度地利用各种手段把预计参战部队和战略物资运送到满洲和朝鲜。到9月份,关东军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兵力70万、马14万匹、飞机600架,比动员之前扩充了将近一倍。为了掩饰真实的意图,日军特意把这次大动员称之为“关特演”。

  对北方西伯利亚地区行使武力要受季节的制约,最迟必须在9月上旬展开,在严冬季节到来之前结束预定作战。7月12日,参谋本部得到从前线发回的情报说,苏联远东军兵力西移很少,特别是在日军准备重点攻击的乌苏里江流域和黑龙江流域尚无任何移兵迹象。8月9日,参谋本部负责对苏情报的第二部第五课根据7月底的形势就德苏战争的发展情况提出了他们的判断,认为德国无法在1941年内迫使苏联投降,以后战局的发展也未必肯定对德国有利。德军所面临的很可能是和日军在中国一样的局面。第五课的分析结论是,日本北进所期待的“熟柿”状态在1941年不会到来,即使到了1942年能不能出现也是个问题。因此,德苏开战后出现在参谋本部的那种兴奋情绪已经逐渐低落下来。

  在二战即将结束之前苏联出兵东北,日本曾经指责苏联无视《日苏中立条约》进攻满洲的关东军。实际上他们在1941年就考虑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条件不成熟作案未遂而已。
  既然北方不能立即采取行动,那就必须立即专注于南方。参谋本部于是做出决定:“无论苏德战场如何演变,取消1941年内解决北方问题的计划,专心致力于解决南方问题。”“关特演”就此真正变成了一场军事演习。而后在参谋本部制定的《帝国陆军作战纲要》中规定:
  一、在满洲和朝鲜的十六个师团对苏严加戒备。
  二、对中国继续执行既定的作战方针。
  三、对南方以十一月底为期限,促进对英美作战的准备。
  参谋本部的决定立即通知了陆军省,并强调这个纲要只限于通知陆军,不要通知海军和政府。如此重要的决定不通知政府说明在陆军眼里政府不过就是个摆设,而不告诉海军也说明日本陆海军的矛盾对立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
  “1941年暂不向苏联宣战”的消息很快被佐尔格得知。斯大林在危机关头从远东抽调了11个师到西线作战,成功将德军的攻势遏制在莫斯科城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