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54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海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脸上却殊无得意之色。李睿端起酒杯,道:“揭露黑暗,匡扶正义,庄记者,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正义感的女孩子。说心里话,尽管你行事稍嫌莽撞,但我心里非常佩服你的胆量与侠义之心。来,我敬你一杯。”庄海霞这才笑出来,道:“敬我一杯,可是要干掉的哦。”李睿说:“别了吧,你还要开车呢。”庄海霞道:“放心,我酒量大着呢,这种酒喝个三五杯还是没问题的。”李睿道:“好,那就干了吧。”

  两人重重碰了一下,各自喝干。庄海霞挑衅似的把酒杯倒过来给李睿看,里面没有一滴酒液流出。李睿毫不示弱,也翻转杯子给她看。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笑了出来。
  庄海霞又要了两杯,道:“尝尝这儿的海鲜?”李睿不习惯光喝酒不吃菜,闻言点了点头。
  庄海霞点了三样海鲜小菜:干焯海螺,辣炒文蛤,粉丝扇贝。
  等了没一会儿,三道精致的海鲜小炒就端上了桌来。
  李睿坐在湖边,感受着水天一色的景致,体会着历史文化的韵味,鉴赏着对面的窈窕淑女,心里快慰之极,此时又闻到这三盘海鲜的新鲜味道,更是心旷神怡,无法描述那愉悦的心情。
  两人展开筷子吃了一阵,庄海霞用筷子指着辣炒文蛤,蹙眉说道:“辣,太辣,我吃不了,你多吃点。”李睿笑道:“再辣也辣不过这洋酒啊。”庄海霞嗔道:“反正就是辣,你都吃了吧。”
  二人边吃边聊,庄海霞忽然间剧烈咳嗽起来。李睿忙给她递过去餐巾纸。庄海霞拿起一片来捂着嘴,半响才平静下来,端起酒杯,道:“我死我活本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你甘冒奇险,一个人跑到煤矿里把我救出来,这份恩情,我没齿难忘;这份胆量,我也非常佩服。我说恩公少侠,我敬你一杯吧。客气话不多说,都在酒里了。”她都这么说了,李睿也不好拒绝,只能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下,再次各自喝干。

  庄海霞真不含糊,两杯酒下肚,脸上一点酒意都无,招手叫来服务生又要了两杯。
  李睿虽然刚吃了不少海鲜,可是这种酒后劲大,慢慢的有了醉意,浑身发热,脑袋发烧,不用照镜子,也能知道自己面红耳赤,但是心情极好,自得的笑了笑,拿出手机,看吕青曼没来任何消息,那就是好消息,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又看了下时间,也将近十一点了。这个时间已能说是深夜,后海这里却人来人往,反而比之前更热闹了,看得叹为观止,只觉自己又开了眼界。
  李睿问道:“你姥爷到底是哪个部委的大领导?”庄海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发改委主任。”李睿吃了一惊,道:“炙手可热的发改委?你姥爷是主任?”庄海霞道:“啊,这么激动干嘛?”李睿喃喃的说:“真是大人物。你这样的,是不是已经算是京城王子党了?”庄海霞扑哧笑出声来,道:“你别抬举我了。我这样的连一根王子毛都不算,还王子党呢,切。”李睿奇道:“你这样的都不算?”

  庄海霞说:“看过有关王子党的一本书没有,人家对王子党的研究才叫深刻呢。入门标准是,父辈必须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且本身已经占据党政军高层,随时准备向最高宝座发起冲击。就凭这个标准,你觉得我算是吗?”李睿对这个概念很好奇,问道:“这是什么书?”庄海霞说:“这是什么书估计你也看不到。”顿了顿,又道:“书里对王子党的定义与划分非常严格苛刻,里面所列入的人物也都是真正的王子。到了现今这个时代,王子党的定义已经弱化了,一个郭务委员的儿子都能称得上是王子,其实哪里算是?至于我,更是一点边都沾不上。”

  李睿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在北京,已退任与在任的正国级领导就不知道有多少,何况还有数不清的副国级领导,就算这些领导的后代都可以列入王子党,庄海霞不过是一个省部级领导的外孙女,又如何能够列入?只不过是个地位稍高的衙内而已吧。
  庄海霞自顾自喝了口酒,说:“你要是想来北京发展,我可以求我姥爷把你调过来。”李睿问道:“你姥爷今年多大了?”庄海霞说:“六十四岁。”李睿沉吟道:“省部级领导的退休年龄是六十五岁,你姥爷也快退了。就算他把我调到北京,调进国家发改委,他退休以后,我得不到照顾提携,以后也很难发展起来。何况,身在机关,本身就很难升迁。我现在青阳跟着宋书记,他对我信任有加,以后想必也会给我机会让我得到更大发展。因此,如果考虑发展的话,还是留在青阳更好。而且,我家人老婆都在山南,我怎么可能离开他们一个人到北京发展?”说完摇了摇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来。”

  庄海霞听得瞪大美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傻呀?多少人巴不得从地方调到中央来呢,如今有这个机会,你怎么反倒不知道珍惜?调来北京,你可就有了北京户口,以后你的孩子就能享受全国最好的医疗教育等等等等……你说我姥爷快退休了,以后不能照顾你,可他还有下属门人啊,都可以照顾你啊。再说了,你精明能干,自己也能干出一番成绩,干吗指望人家提携?”
  李睿羞愧的点点头,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下,喝下一大口,讪笑道:“是啊,我心思阴暗了,不想着通过努力工作得到提拔,反而只想求人护庇提携,让你见笑了。”庄海霞摇头道:“我不笑话你。其实你说的也是实情,这年头,会干的不如会说的,没有人在上面罩着,光凭自己努力可爬不上去。”
  两人边喝边聊,聊到午夜零点出头,此时每人都已是喝了五杯洋酒,都是醉意熏熏。李睿说话都别扭,舌头发大。庄海霞比他也好不到哪去,美眸神彩已经有些涣散,却还要喝。李睿心说今晚上可是坏事了,不知不觉竟然喝了这么多,这洋酒也真厉害,刚喝下去没什么感觉,后劲儿却足,在无声无息间已经把自己给喝醉了,必须要马上回酒店,不然可就要出丑了。
  他说:“该走啦,不喝了。”庄海霞问道:“去……去哪儿?”李睿说:“我回酒店,你……你回你家呗。”庄海霞嘻嘻傻笑道:“完了,我不知道……你那个酒店在……在哪了。”李睿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这是那家酒店的宣传名片,上面画出了酒店的大概位置,写明了地址与联系电话,道:“放心吧,我知道在哪,走……走吧。”
  庄海霞叫来服务生买单,李睿正好拿着钱包,就从里面捏出几张大票来结账。
  这顿酒菜,虽并不丰盛,却花了六百多块。李睿吓了一跳,心说首都就是首都,没钱还真是吃不起。
  庄海霞见他抢着结了帐,也没说什么,扶着桌子站起身,道:“我晕了,呵呵,扶我一把。”李睿道:“我还晕呢。”庄海霞笑道:“那就互相扶。”李睿只好走过去,扶着她的手臂。庄海霞大方无比,直接把手臂绕进他的手臂抱住,亲亲热热的说:“走吧。”

  两人各自走起路的话,都有些摇晃,可是抱在一起行走,就走得稳稳当当。李睿被她如此亲密的抱着走路,心中有些忐忑,暗想,青曼不会也睡不着,带杜薇玉来这里玩吧?真要是被她们撞上,自己就算是跳进湖里也说不清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