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那以前她是怎么让你过上这潇洒日子的。”
  柳智慧说道:“以前是我爸的朋友,嘱咐了监区的领导,优待我。”
  我问道:“那现在你爸的朋友没有嘱咐她们优待你了?”
  柳智慧说道:“我让他不需要这样对我,因为我爸的敌人会对付他。”
  我说:“好的,我明白了。”
  康雪这家伙,真的是哪里坏就有她在哪。
  我问道:“话说回来,你爸也好,你也好,你爸的朋友也好,都应该智商很高,怎么还会有人能陷害得了你们。”
  柳智慧说道:“孙膑被庞涓陷害,难道孙膑就不聪明吗。实际上,庞涓的谋略智慧根本就不是孙膑的对手,孙膑是君子,庞涓是小人,君子坦荡荡,他们往往不太防备小人,因而往往会遭到暗算。即便是在今天的现实生活当中,好人往往也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只有心理阴暗的人,他们总是在算计人,因而对人,也往往先向坏处想。有些人,他能无时无刻的设计陷害别人,你防不胜防。宋朝名臣富弼曾说,在斗争中,正人君子必败,而小人必占上风。因为正人君子是为道义而争,小人则是为权力而争,结果双方必各得其所,好人去位,坏人得权。”

  我说道:“照你这么说,正人君子唯一的就是等死了?”
  柳智慧说:“不尽然。”
  我问:“那怎么样才行?”
  柳智慧说:“等青天。”
  我问:“什么青天。”
  柳智慧说道:“不用再问了。你记着,会有那么一天的。”
  她是在鼓励她自己么。
  我说道:“我相信你。”
  她面无表情,站起来,走了。
  第二天,我就让徐男下了命令,把她带去减了头发,然后,放进普通监室中,跟普通的女囚一样,生活,劳作,吃饭。
  放进监室的第一天,她就被打了。
  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很多女囚眼里已经很嫉妒了很久了,这一放下来,还得了啊。
  她们都以为这公主变平民了,此时不踩何时踩,加上,柳智慧是新人,欺负新人,是必须课啊。

  当沈月来告诉我的时候,我就去看了,偷偷看的。
  柳智慧被关进去普通监室的那一刻,监室里面的女囚们都站了起来,围了过来:“这谁啊!这不是天仙姐姐吗!”
  从背影看,柳智慧确实剪掉了长发,那一头顺直的长发,好不可惜啊。
  身材一样的修长。
  女囚们围过来:“天仙姐姐今天下凡了啊!”
  “天仙姐姐从来不屑和我们说多一句话,这怎么的了,被玉皇大帝给除名了啊。”
  有人上来,叫她跪下。
  柳智慧盯着那个女的看。

  那女的骂道:“看什么看!”
  然后直接按着她跪下。
  柳智慧笔挺的站着。
  那女的无法按她跪下,监室的女老大对手下们示意,顿时,五六个女囚上去了。
  上去一起要按倒柳智慧。

  我在想,如果柳智慧被殴打,我该不该上去帮她。
  不过她自己说了,她自己能过好她的生活,让我不要管。
  这么多的女囚,却无法按倒她,监室的女老大上去了:“都让开!”
  上去后,她直接狠狠一耳光甩在柳智慧脸上:“给老娘跪下!”
  我看着。
  妈的,这打人也特别的狠啊,真下得了手啊,这都打得柳智慧头都偏了。
  我心想,这厮要死了,不被柳智慧当场打死就怪了。
  柳智慧的战斗力,不输给我和朱丽花。
  朱丽花那么厉害的人,跟我打,是能打赢我,但根本比不上柳智慧,我不懂她到底学的什么,很厉害。
  谁曾想,柳智慧却被按着跪下了。
  靠,我没瞎眼,我没看错,她跪下来了。
  呵呵。
  怎么是这样子的。

  难道真**要卧薪藏胆,这样装也装的太惨了。
  接着,柳智慧又被踹了几脚,然后被打了几个耳光,那老大骂道:“臭女人,来这里,就要守我这里的规矩!五号,给她说我们监室的规矩!”
  监室的五号床女囚给她说‘规矩’:“一切要服从于一号大姐大的命令,所有你之前的床号,都是你的领导,记住了!从现在开始,寝室卫生一个月,都是你来做!”
  五号床女囚给她说了一大堆的规矩。
  我心想,靠非凡的武力解决别人,一向不是柳智慧的作风,靠智慧解决别人,才是柳智慧最高明之处。

  这一号床,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了。
  如果太过分,估计会死掉,还是各种原因的正常死亡。
  那下场才够惨。
  不过我看来,一号床,似乎也没那么狠,也没继续打柳智慧了。
  还好,不然有的你好受。
  就不懂的是,以后,她怎么对付这些人了。
  柳智慧乖乖的去搞了卫生了。
  一个大仙女,真的流落人间了。
  我回到自己办公室,心里十分不平静。
  我想到了康雪,这女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啊?
  她到底替谁办事呢,怎么哪里都有她的份。
  她也实在太聪明,无论我怎么想办法跟踪,监视,都没用。
  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我去问了关于薛明媚的减刑。
  这都提交申请了,名额也都下来了,怎么还没批准啊。
  妈的是不是也要卡一下才行。
  那我是不是还要再找贺兰婷。
  只能找贺兰婷。

  贺兰婷给我的回复是,急什么,等。
  等,等个屁啊,等。
  这不就是一个减刑嘛,等什么。
  等审批。
  审了才能批准。
  算了,也只能等了。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有几条林小玲发来的信息:贱人,贱人,贱人!干嘛不接电话。
  类似这样的好几条。
  好吧,我给她回电话了。
  她说道:“我不找你,你也不找我是吧。”
  我说:“没办法,工作繁忙啊。”
  林小玲说:“知道你忙了,你比奥岜马还忙了。”
  我说:“呵呵,那没办法,上班就这样,而且也不能带进去。”
  林小玲说:“你在干嘛。”
  我说:“刚出牢,想去找东西吃,一起不,我们吃火锅。”
  林小玲说:“别时候你又不约。”
  我说:“你忙啊。”
  林小玲说:“是,回家陪家人吃饭。”
  我说:“去吧。”
  林小玲说:“你就鬼混去吧!”
  她挂了电话。
  还有未接来电,是彩姐打来的。
  日期:2016-03-06 07: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