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54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青曼蹙眉道:“你怎么听郭德纲的相声?”李睿说:“哦,有什么不合适吗?”吕青曼道:“他的相声多低俗啊,动不动就拿于谦一家子开涮,砸挂也没这么砸的呀,简直是无耻透顶。”李睿说:“你说到这个,我也很无奈,你以为我不爱听相声大师们的作品嘛,可是大师如马三立者已经逝去,他们身后这些后继子弟几乎没什么可以听的。再加上这些年的政治风气,相声已经彻底没落。我是实在没什么可听的啊,这才听了郭德纲的。他的相声吧,乍一听,是很俗,低俗媚俗庸俗,可你以为是他想这么俗的吗?还不是为了迎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口味?再说了,相声就是逗个乐子,能乐就得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凑合听吧。”

  吕青曼笑了笑,道:“你这么说的话,也确实有点儿道理。就拿《武林外传》说吧,刚开始我也觉得俗,不愿意看,后来看了几集,呵呵,也就习惯了。”李睿点头道:“现在整个社会风气都俗,你就别强求高雅了。”
  杜薇玉插口问道:“哥,相声没落跟政治风气有什么关系呀?”她已经把李睿当做准表姐夫看待,所以叫的比较亲热,直接叫“哥”,不像宋雪那样管他叫“小睿哥”。
  李睿解释道:“相声是一门讽刺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把日常所见的丑陋面、黑暗面极尽讽刺针贬,把社会人性最不堪的一面充分揭露出来,而我们国家的领导,从上到下,都喜欢被歌功颂德,都愿意看到社会上一片和谐安乐,这就产生了矛盾。说相声的只是普通艺人,而领导们却都拥有强权,两下里交火,你说相声敢不退避三舍?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相声已经不再讽刺,而是变成了歌功颂德的工具。你就看吧,两个小丑要么在那互相批骂,只敢拿自己开涮;要么就是极尽赞美歌颂之能事。现在的相声啊,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味儿了。”

  杜薇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我说为什么这几年春晚已经看不到什么相声了,而那些相声演员也都改行了,原来还有这方面的原因。”李睿补充道:“说起相声没落,当然也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但比起武术来,已经好多了。武术可是在不同时期都经受了大规模的灭绝运动……”吕青曼笑着摇摇头,道:“给小玉说这些干什么,别让她过早接触社会,对她不好。好好开你的车吧。”
  又开了四个多小时,不到五点,三人就赶到了保定府。此时近秋,天色黑得早,不到五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尽管此去北京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但吕青曼不想李睿那么疲累,就建议晚上宿在保定,等明天上午在保定转几个历史文化景点,再驱车去北京。
  李睿对此一点意见都没有,三人找了个酒店住下,李睿自己住一间,姐妹二人住一间,当天晚餐就品尝了极具地方特色的直隶保定菜:味道咸、重、香,给人一种被浓稠的历史文化所包裹的感觉。
  吃过饭,三人暂时还不睡,就跑到外面闲逛,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经过与当地人的交谈,确定了明天上午探访的两个景点,一个是直隶总督署,另一个是莲池书院。随后就回到酒店里早早安歇,为明天的活动准备体力。

  李睿洗完澡以后,发短信把吕青曼叫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吕青曼见他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在腰间,表情古怪的讪笑了下,问道:“干吗?晾肉啊?”李睿将她一下子抱进怀里,看着她秀气的眸子问道:“老婆,你生我气了?”吕青曼摇头道:“没有啊,生你什么气?”李睿说:“我前天晚上跟你说了应酬的事,你就一直跟我闹别扭,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吕青曼表情幽幽的说:“我是真没生气,你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很高兴。可是一想到你们整天搞这种应酬,就有点烦。我还想到,咱爸,咱舅舅,是不是都这样……”

  李睿吓了一跳,忙道:“长者的事,咱们作为晚辈可不要胡猜乱想,想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再说,你想的就一定正确吗?”吕青曼抿着嘴点点头,道:“好吧,我不想了。其实你们男人也很不容易,为了在官场站稳、有个好发展,很多事情就算不愿意做,也必须要做。这就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吧。”李睿道:“其实你们女人更不容易。你还好,有个好爸爸,你可不知道,有的女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要被逼献身。”

  吕青曼叹了口气,道:“既然出来玩了,还说这些干什么?早点睡吧,明天要逛景点,还要开长途车呢。”李睿道:“这可是出来玩的头一天晚上,你就不表示表示吗?”吕青曼闻言脸孔一红,脸色不大自然起来,低声道:“表示什么?小玉还等我回去一块睡呢。”李睿说:“亲几下总行吗?”吕青曼就忍不住笑出来,道:“我还没洗澡呢……”
  话音未落,李睿已经吻在了她的樱唇之上。
  等吕青曼离去之后,李睿心满意足的把自己摔倒在席梦思上,想着庄海霞那颗定时丨炸丨弹白天打来的电话,觉得不解释下不太好,就拿过手机给她拨了过去。
  庄海霞接听后骂道:“好你个李睿,竟然跟我玩这套!谁问你黑窑沟煤矿的事儿了?你要在你女朋友跟前打马虎眼,也用不着诬赖我吧?”李睿道歉道:“对不住了。可我也实在没办法啊,谁让你当着我老婆的面打过电话来呢?我老婆又那么敏感……”庄海霞讽刺道:“瞧你那窝囊样儿!我这还不是你什么人呢,你就怕到这种地步;我真要是你什么人了,你还不得直接吓死!切!你在哪儿呢?”李睿道:“保定。”

  庄海霞呵呵笑道:“唷,怎么跑保定去了?吃驴火去啦?”李睿笑道:“怎么一提保定就是驴肉火烧,好像保定只有驴火似的。我们来保定旅游来啦。”庄海霞道:“保定有什么可玩的啊,还是来母们北京吧。”李睿说:“明天就过去。”庄海霞道:“好啊,你说吧,咱俩什么时候见个面?”李睿心里打了个突儿,道:“见面?没必要了吧。”庄海霞语气很认真的叫道:“那可不成!我在青阳承蒙你照顾,这才侥幸没死,如今你跑到我家门口来了,我不招待招待你可是不够意思。你说吧,什么时候方便?”

  李睿暗叹口气,道:“应该什么时候都不方便。”庄海霞鄙夷地说:“你还能再怕你女朋友一点吗?哦,敢情除了你女朋友,别的女人你统统不见是吧?”李睿就笑,道:“改天吧,改天我一个人了,你再招待我。”庄海霞道:“少给我废话,谁跟你嬉皮笑脸的哪。我告诉你,这次必须见个面。你这次不见我,我就跑青阳去整天缠着你,看你怎么办。”李睿还真怕她再去青阳生事,想了想,道:“好吧,看看哪天晚上有空,我跟你见一回。”庄海霞奇道:“你晚上不用陪女朋友的吗?一口一个老婆,肯定早未婚同丨居丨了吧……”

  李睿跟庄海霞这一聊,就聊到了十一点多。两人也没什么固定话题,逮到什么就聊什么,居然聊得很投机,等到挂电话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恋恋不舍之情,可也是不愿意挂断。
  这通神聊下来,李睿并没感受到庄海霞对自己有什么意思,自己反倒对她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之意,想要见见她,发现这种念头之后,吓了一跳,哪敢再多想下去,急忙收敛心神,闭目假寐。
  第二天早上起来,三人洗漱完毕,来到酒店外面的大街上,找到一个人满为患的早点摊,等了个空位坐下,品尝了传说中的保定府第一名吃驴肉火烧。
  李睿吃了两个,感觉口味还行,但没有什么令人难以忘怀的特色在里面,估计不是正宗驴火吧,倒是粘稠喷香的小米粥与槐茂的八宝酱菜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吃过早饭,三人驾车前往计划中的两个景点,先逛了莲池书院,又去了直隶总督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