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9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句话,王子谦害怕了,赶紧说,刘丹丹,你不要为难我了,我的父母不同意的事情,说什么我也不能够违背他们的意愿,如果你要是想和我说这件事情那就不要说了,我挂了。
  说完这句话,王子谦竟然真的挂断了电话,这让刘丹丹的心情愈加沉重,曾几何时,王子谦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自己只要稍稍冷一下脸色,他都会慌的像个什么似的,立即想尽办法来哄自己开心,现在这是怎么了,只不过是接个电话而已,他竟然如此的不耐烦,连王子谦都如此不待见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遭到了报应,在自己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最亲的人全都远离了自己。
  这件事对刘丹丹的思想刺激很大,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离开了父母的关照,根本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也没有人会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样的改变,让她感觉相当的不适应。
  而王子谦对自己的冷漠态度更是彻底的伤了她的心,她为了这个男人,跟自己的父亲有了心结,顾不上自己的儿子,拿出自己所有体己的储蓄帮他治疗身体,结果呢,竟然换来的只是冷语相向。
  刘丹丹一下子醒悟过来,至少她跟秦书凯之间还有孩子牵着对方,至少秦书凯的父母对自己还是相当不错的,自己为什么要坚定离婚的心思呢,难道就是为了无情无义的王子谦吗,现在还八字没有一撇,王子谦极其父母已经在摆脸色给自己看了,要是真的结婚了,还不知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到时候,自己的父母再因为这件事,跟自己有心结,自己岂不是要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这样想着,刘丹丹不禁浑身一抖,是啊,自己过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己害苦了自己呢,这样一想,她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一定要尽力保住自己的婚姻,离婚对自己来说始终只是下下策。
  普水县这边因为郝竹仁出事,无异于一场政治地震影响传遍了普水各部委办局,而浦和区的金大洲却对这里的情况丝毫不知情,早上到了班上,他一直在心里嘀咕着,原本郝竹仁说好的,今天早上就过来找自己,却等到现在都没见人影,打他的手机,也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老奸巨猾的金大洲意识到情况不对劲,认为不管什么事情郝竹仁也不会把手机关了,却一时也不敢把事情往最坏处想,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说,说不定,这一切也只是自己的凭空猜测而已,也许这个郝竹仁就在来浦和区的路上,手机没有电了。

  在办公室等了一个多小时,郝竹仁的电话还是不通,金大洲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悄悄的打电话给原本自己在普水县政府工作时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同事,问他郝竹仁的情况,最近好像没有看到他过来玩了。
  同事听到金大洲的询问,用一种诧异的口气反问说,怎么金县长,您还不知道郝竹仁县长的情况吗?
  金大洲问,郝竹仁怎么啦,什么事,我还是真的不知道。
  同事就告诉金大洲说,郝县长已经被市纪委带走了,听说是被双啊规了,看情况形势不太乐观啊,现在普水的机关都在传者这件事情,说郝竹仁县长的事情和开发区的事情有关系啊。
  金大洲听了这话,一下子呆愣在那里,这是他心里原本猜测的最差的结果,没想到竟然就发生了。金大洲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稳住心神向同事打听,郝竹仁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情况严重吗?有没有出来的可能?面对一连串连珠炮似的问题,同事似乎也有些招架不住,只是说,金县长,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这次郝县长写了什么举报信,举报秦书记什么问题,没想到自己倒是先被纪委给查处了,从传言来看,郝县长这次被纪委查处出涉案金额上百万,如果这些传言都是真的,估计郝县长这次可能真的说不好了。

  金大洲听了这话,心里一下子变的凉飕飕的,他的头脑中突然冒出了一句话,秦书凯已经把郝竹仁给办了,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呢?要知道自己虽然想和秦书凯把很多的事情忘记了,但是自己的心里最近还是不服气啊,认为这个秦书凯用阴的招数打败自己,那是人渣。
  只有金大洲自己的心里清楚,他跟郝竹仁在一块的时候,没少跟秦书凯作对,两人背地里一起干了多少针对秦书凯的事情,两人也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桩了,反正,只要是秦书凯反对的,他们必定统一战线反对,而秦书凯赞成的,他们必定一心反对。就这样在普水县里跟秦书凯斗了这么长时间,自己被整到浦和区来了,可是郝竹仁却被整进去了,这一切的一切,就是跟秦书凯斗到最后的结果。
  放下电话后的金大洲,被一种很大的恐惧感压的而有些喘不过起来,在他的眼里,郝竹仁这是很明显的被秦书凯给暗算了,以郝竹仁的智力,哪里是秦书凯的对手,如果自己还在普水的话,郝竹仁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弄进去,只不过,现在说这些话还有什么用呢?
  金大洲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婆,对老婆说,你知道郝竹仁的事情吗?
  老婆说,郝竹仁的事情早上听说了,这个人那是明知道不可为却为子,听很多人私下议论说和开发区的秦书凯斗,结果秦书凯没有出事,自己却被市纪委带走了,问题还很严重,涉及到的资金还不少。
  金大洲就很不满的说,普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和我说一声,要知道郝竹仁毕竟是和我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干部。嘴上这么说,嘴上却不能说出这个郝竹仁当初对付秦书凯,和自己沟通的事情。
  金大洲的老婆不知道很多内幕,很不满的说,关系不错的领导多着呢,再说,这个郝竹仁现在出事了,有什么值得说的。
  金大洲不想和老婆说很多,于是就说,郝竹仁的事情说明最近的普水恨不安定啊,你要当心,不要得罪那些不该得罪的人,小心做人,谁也不知道那个家伙会在背后下手。
  金大洲的老婆很不在乎的说,你也太胆小了,你现在已经走出普水,谁还把你这个人当回事,就说上次请你安排一个人到事业单位,到现在你都说不能办,只好把10万块钱还给了人家。要是普水的人还记着你,一个事业单位那是小事,一句话就解决了。
  金大洲知道和这个理发店出生的老婆无法沟通,只能警告小心做人,注意一些事情后就挂了电话。
  金大洲挂了电话,想到郝竹仁的事情还是后怕,***,假如秦书凯知道自己也参与对付他,估计这个秦书凯也就会对自己动手了。可是,怕事有事,金大洲还没有从郝竹仁被抓的恐惧中解脱出来,郝竹仁的妻弟方晨佳,找到了金大洲,他这次是专程来找金大洲,希望得到金大洲帮助的。
  日期:2016-03-0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