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475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平宇,这个事情我们也要召开常委会研究一下,本来这件事应当还是交给你来处理的,但是你现在是纪委书记,如果一直这样临时安排你的工作,对你也是一件不公平的事,发展经济的工作还是交给县政府梁成举那边吧,你好好做一做你的纪检工作,同时也可以休息一下,不用那么忙碌了!”张铭顺想了一下道。
  叶平宇连忙向张铭顺表示感谢,这些工作其实一直就不应当由他来做,但是当初是因为要做好宣传部的工作,结果搞来搞去搞得这么大,丢不下手了,只好自己揽起来,现在金湖贡米节终于举办完,余下的事情,真的不能再让他来干了,作为纪委书记,还是去做好纪检的工作,发展经济的事情还是回归本位,让梁成举来负责的好。
  张铭顺这样说也是在为叶平宇减负,老是这个样子也是不行,搞得县政府那边就会不高兴了,虽然这次梁成举也出了力,但是长久下去,对整个县领导班子建设不大好,有必要恢复工作常态,各司其职,把工作做好。
  第二天早晨八点。
  保爱国坐着车来到县城,步行来到县委大院门口,伸头往里面看了看,高大的身躯虽然让人望而生畏,但他的这种动作还是引起了县委大院门口保安的注意。
  “你干什么的?”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大爷走了上前。
  保爱国连忙说道:“我,我来找包,包主任。”
  一听到他结结巴巴的,保安大爷也被他带得结巴起来:“你,你找哪个,哪个包主任。”
  保爱国一看这个老大爷在学自己结巴,心里不由来了气,如果要不是看他年龄大的份上,真的要跟计较一番,但此时他只好重复一遍道:“我就是找包主任。”
  保安大爷打量了他一眼,问道:“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保爱国道:“没有。”
  保安大爷立刻说道:“那你不能进去,你必须得和包主任联系好才能进去。”
  保爱国又朝县委大院里面看了一眼,心想侯门真是深似海,想进去找个人都有人管着,保安大爷看到他又朝里面乱看,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鬼,不然老是往里面看干什么,是不是小偷,过来踩点的?
  “你看什么看,抓紧离开这里,没有包主任的联系方式,你找什么包主任!”保安大爷把他向外撵了。
  保爱国瞪了保安大爷一眼,虽然看上去很凶,但是保安大爷身在县委大院,岂能怕他,转身对着其他的保安说道:“小张,小李,你们过来一下。”
  几个年轻的保安就让他招呼了过来,保爱国一看不好,这么多保安过来,他要是动了手,把人打伤了,不但工作没能找成,还要因此吃官司,得不偿失,人家叶平宇好心好意地帮他到县委大院找工作,自己要是一时失手把人打伤了,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好心啊。
  保爱国没等保安过来就跑走了,看着他跑走,保安大爷才没再去管这件事,回到自己的传达室去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去了。
  保爱国离开县委大院门口,想了想,叶平宇让他来找什么包主任,但是根本没有给他的联系方式,没有联系方式,保安就不让他进去,而他进不去,自然是没法去找包主任,而且他也不认识包主任,就是包主任从里面走出来他也不认识,现在该怎么办?难道转身回去,就当叶平宇没跟他说过?
  保爱国站在县委大院不远处就想着这个问题,他是一个有自尊的人,不愿意屈身去恭维哪个人,如果他买一盒香烟,走到跟前,给那个保安老头送上一盒香烟,大概他就会让自己进去了,这些人无非就是图个小利,见了好处,自然是笑脸相迎了。
  但是来之前他没有任何准备,没想到县委大院的门会进不去,现在再去买什么香烟,人家保安老头说不定更会怀疑他进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一盒香烟根本看不上眼了。
  保爱国低着头想了一会,感觉今天有点白来,虽然他有一身的蛮力,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真是有点手足无措。
  这样一想,保爱国便准备回家了事,不当什么大院司机了,回家做小买卖去,但他刚踏出第一步,却是想起这样半途而废,岂不是辜负了人家叶平宇的一片好心?
  保爱国转身朝一个烟酒商店走去,不一会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拿了两盒香烟,然后又朝县委大院门口走去。
  一看到他又走了回来,保安大爷的眼睛立刻盯上了他,这次他没有自己亲自出来,而是手一指,便让几个年轻保安向这边走了过来。
  保爱国看到这副架势,那手中的香烟倒是不知该如何送给人家保安大爷了,而他又不会低声下气地去求着人,先给人家递上几支烟,手里虽然拿着烟,但是却让人感受不到他的那种善意,几个年轻保安手一挥向他呵斥道:“你怎么又来了?”
  保爱国是想把香烟送给保安老头的,但是这几个年轻保安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而要让他给这几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保安送香烟,他抹不开面子,转而眼一瞪说道:“我要找包主任,你们得让我进去。”
  一听到他还要找包主任,几个年轻保安不禁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说道:“你连包主任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你找他干什么的?有什么企图?”
  这名保安审问起他来了,保爱国心想要不我编个理由吧,便说道:“这个包主任是我家亲戚,我没有他联系方式,但我要找他。”
  一听到包格烈是他家亲戚,几个年轻保安的脸色一下好转起来,整个县委大院也就包格烈一个人姓包,保爱国一说要找包主任,他们就知道是找谁了,刚才不过是故意问他找哪个包主任。
  不过刚才说话的保安转念一想却是问道:“你与包主任是什么亲戚?”
  保爱国被他这样一问,却是想了想,觉得能当上什么主任,至少年龄得在四十多岁,既然是自家亲戚,那就说个近一点的,这样一想,便直接说道:“他是我舅舅,我刚复员回家,找他有点事。”
  一听到包格烈是他的舅舅,几个年轻保安更是动了容,但是包格烈不过二十来岁,而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也是二十来岁,他怎么会这么一个年轻的舅舅?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说包主任是你舅舅,有什么证明?”保安不禁又质问道。

  保爱国马上道:“这个还能有什么证明?他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保爱国这么一说,就引起几个保安哈哈大笑了,两人年龄差不多大,保爱国却说包格烈是看着他长大的,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小子是在说谎,骗他们的。
  “包主任不在,你今天回去吧。”笑完之后,刚才说话的保安表情一肃,对保爱国说道。
  保爱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笑,刚才态度看上去变好了,还笑了起来,转瞬之间却是肃起脸来,又不让他进了。
  “我现在就要见他。”保爱国坚持道。
  “都告诉你了,包主任不在,你怎么回事?”保安又不耐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