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4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29 21:01:00
  更新线----------------------
  老爹双手拧着“和合偶”,作势要将其磋碎,我连忙拦住道:“爹,你干什么?”
  老爹道:“怎么,你还要留着这个东西?!”
  我道:“曹步廊未必不是好意啊!”

  老爹怒道:“亏你还走了趟江湖,连不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都没学到!”
  我道:“曹步廊被仇人追杀,咱们收留了他,他做一个木偶给我,不算什么吧?”
  老爹道:“那中山狼要吃东郭先生怎么讲?!曹步廊不是秉性良善之辈,他是厌胜门出来的会道门余孽!”
  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收留他?这不是引狼入室?”

  “你懂什么!?”老爹的吐沫星子几乎溅到我的脸上:“他如果出了陈家村,还有什么好路走么?!要么是随同会道门余孽进了异五行,要么是被异五行所害!我收留他,是保他,也是看管他!”
  “您把木偶还我吧。”我道:“确定了曹步廊真是歹意,您再毁了它不晚。坏人也能变好,反正我觉得曹步廊是好意。”
  “你——”老爹伸手就要打我,弘德在旁边小声嘟囔道:“明瑶姐都不见我哥了,您就不能给我哥留个念想啊……”
  老爹听见这话,把手放了下来,木偶也塞回我的怀中,“哼”了一声,冷冷道:“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东西!走!”

  日期:2016-02-29 21:02:00
  老爹骑上自行车把轮子蹬得飞快,我收了木偶,拽上弘德跟着跑。
  过不多时,弘德体力便已不支,亏得路途并不太远,拖拖拉拉总算是到了家。一进大门,弘德就瘫在地上喘了起来。
  老爹停了车子,便进东院,我紧跟着过去。
  院子里没人,屋子里无亮,曹步廊显然还没有回来。
  弘德一手捂着心口,一手叉着腰移了过来,中气不足的喊道:“曹,曹步廊!”
  “闭嘴!”老爹喝道:“瞎叫唤什么?!”扭头一眼瞥见了摆放在石桌上的《厌胜经》,脸色稍稍异样,“咦”了声,问我道:“他人呢?!”
  我道:“他说在家里闷得慌,后半晌到村子里随便转转……”
  “随便转转?”老爹满脸狐疑,低声沉吟道:“曹步廊不怕老七么?”
  我道:“我特意去跟七叔说了,让他不要限制曹步廊。”
  老爹怔了怔,突然间脸色大变,道了声:“不好!”随即伸手指着我道:“你真是,你真是——两个破木偶就能把你给收买了!你居然还特意跟老七去……我——”
  日期:2016-02-29 21:02:00
  老爹气的说不出话来,我又是惶恐又是不解,道:“爹,他只是去转转,这没有什么不妥啊。”
  “转转?”老爹大声道:“他已经跑了!”
  “跑了?”我惊愕道:“他,他为什么要跑?”

  老爹道:“难道一辈子住在你的家里?!”
  我道:“他不怕那些追杀他的人了?”
  老爹不回答,看着我冷笑不止。
  我惶恐无地,道:“爹,您笑什么?”
  老爹道:“我笑你浑身上下实在的不透气!我笑你被人卖了还得给人数钱!你没瞧见桌子上放着《厌胜经》么?!他留书在这里是做什么?!”
  “他,他落在这里了。”我心中突然一喜,道:“对啊,他的典籍还在这里,不正说明他没有跑?他肯定还会回来的。”
  “回来?”老爹又是一阵冷笑:“这本书是假的!”
  我大惊:“假的?!”
  老爹道:“你自己去翻翻!”
  我急忙上前,伸手拿起那《厌胜经》,从中翻开,里面竟是新纸,纸上空白无一字!我浑身一阵,脊背上凉风飕飕,慌忙又翻了几页,只见其中页页空白!竟然真的是假的!
  日期:2016-02-29 21:02:00
  “哥……”弘德走到近前来,也瞧见了空白的书页,惊道:“这个货,还真是个赖种啊!”
  这一刹那,我终于醒悟——那曹步廊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昨天夜里,他趁着我和老爹不在家中,从弘德那里套出了我和明瑶的事情,然后连夜做了“和合偶”,在今天白日,老爹上班之时,他把“和合偶”交给了我,并以此讨好,令我放松警惕。而后,他在不经意间对我说起住的憋屈,想在村子里随意走动,我自然同意,并且还心甘情愿的去替他在陈汉礼那里说情,好叫他无拘无束!
  而这本假的《厌胜经》也是他故意留在石桌上的,目的就是想让我看见,并误以为“既然典籍在此,人肯定还会回来”——他断定我不会发现这本假书的秘密,因为他在此之前已经三番五次用言语试探过我,知道我对他的“飞钉术”和“厌胜术”毫无兴趣,根本不会去翻看这本书。
  此人心思缜密,用意却龌龊,一步步下好了套,专等我去钻,而我竟愚蠢的全都钻了进去!
  我这样信任他,却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就好似个木偶,被他提着线操纵,那感觉,真真是叫人恼怒至极!
  日期:2016-02-29 21:03:00
  “爹啊……”弘德道:“跑了就跑了吧,在外面叫人打死弄死去球,管他哩?入了邪教不是也有政府收拾他么。”

  “你们两个还里迷着呢!”老爹道:“他如果是单纯要跑,问我和你娘的生辰八字干什么?!真当是要我们长寿呐?!”
  弘德惊疑道:“那他是要干啥?”
  “干啥?”老爹恨恨道:“一来嫁祸,二来威逼!”
  我和弘德面面相觑,弘德道:“这从哪儿说起啊?”
  “他的同门师兄弟如果有《厌胜经》的话,会来求他入伙吗?”老爹道:“厌胜门的余孽追杀他,无非是想夺了《厌胜经》,用其中的法门。”
  我和弘德都点头称是。
  老爹道:“曹步廊留一本假书在咱们家里,出去之后要是遇到厌胜门的余孽,肯定会说《厌胜经》在陈家村,这就叫嫁祸。而真的《厌胜经》,他应该已经毁掉了,因为没有什么比记在心里更牢靠。厌胜门的余孽找不到《厌胜经》便不会杀他,要找到《厌胜经》则必须与麻衣陈家为敌,从此以后曹步廊安全了,可陈家村的麻烦却无穷无尽了!”
  日期:2016-02-29 21:03:00
  “这不能吧?”弘德道:“曹步廊说《厌胜经》在咱们家里,别人会信吗?”
  老爹道:“正人君子不信,趋利若骛者信。那帮人是什么东西?在曹步廊身上找不到《厌胜经》,又知道曹步廊在陈家村住过,怎么会不信?”

  “咱们也有嘴啊!”弘德道:“难道咱们不会说曹步廊留的书是假的么?这本假书就是证据啊!”
  老爹道:“他问了我和你娘的生辰八字,又知道你大哥和明瑶的生辰八字,以此便可以暗中动些手脚,给我们下厌做祟!咱们想要安生的话,就得乖乖对别人承认了是咱们吞没了《厌胜经》。这就是威逼!”
  “这……”弘德道:“爹,你会不会想多了?”
  我也对老爹的话半信半疑,曹步廊应该是真的跑了,可是“嫁祸”、“威逼”应该还不至于吧?

  “江湖险恶,风急浪高,处处藏凶,人心也是一样。”老爹道:“你们就等着瞧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