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中一跳,依旧点头说好。
  她一挥手,大袖翻飞,我感觉到一阵风朝着我吹来,巨力狂涌,吹得我睁不开眼,而下一秒,我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山壁,而在不远处,有一条山道出现。
  我下意识地抬头,却见那三头神君的身子已然隐于雾中,只有低低的话语传来:“记住,十五日之后,你们若是不回返,将永远留在幽府!”
  话音结束,它却是消失无踪。

  我深吸一口气,而这时小妖则对我说道:“陆言你挺能的啊,到底说了些什么,竟然还真的给你办成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说,我们赶紧走吧,赶时间呢。
  我招呼虫虫和姜宝离开,然后回过身来,对那两个站起来的道士说道:“想必三头神君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在这里碰见的事情,回去之后,谁也不能告诉,否则就会立刻暴毙而亡——我们有要事办,两位请回吧!”
  丑道士拉着王维伽的手,说师兄我们走吧。
  我正准备跟着虫虫从山道离开,却没想到那姓王的道士毅然说道:“世间既有幽府,又有路途,此乃百年不遇的良机,对我们的修行必然是有大好处的;叶秋,我要跟着进去。”
  丑道士吓得直哆嗦,说师兄,那可是阴曹地府啊?
  王维伽仰着头,说只是在道藏典籍之中看过,却没有亲眼瞧,你难道不好奇么?
  说着,他居然也跟着我们走了过来,丑道士虽然心中极度惊悸,然而却习惯性地服从师兄的想法,唠唠叨叨地跟了过来。
  我瞧见这两个道士居然阴魂不散,到这儿也跟着,不由哭笑不得,说我可不管你们,到时候别跟着我们。
  王维伽低着头,也不说话。
  一行人沿着那条山壁间开凿出来的道路往前走,周边的景色模糊,仿佛有无数气旋在游动,走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徒然间前面一空,我们居然就走了出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轰鸣声,我回头一看,却见我们过来的山路,徒然间就消失了。
  而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前方突然有一股气息浮动,一张惨白的脸就浮现在眼前。
  这是一张惨白、面无人色的脸,而且只有脸,脖子以下,什么都没有。

  在瞧见这玩意的一瞬间,我就有一种拔剑的冲动,然而这个时候虫虫却按住了我的手臂。
  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有虫虫在身旁,我狂跳的心变得平缓了一些,瞧见那张脸从我的身体里毫无障碍地穿了过去,然后又游到了我们刚才出现的山壁跟前来。
  它在那儿徘徊,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又回头朝我们望了过来。
  它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虫虫这时说道:“萧应文给你的匿身符袋呢?你现在激发吧,用那符箓的力量,将我们的气息给掩藏起来,否者你们身上的阳气,会吸引来许多不可知的东西……”
  我毫不犹豫地照着她所说的去做,激发了匿身符袋,一股炁场变动,将我们都给笼罩住。
  这个炁场并不算大,左右不过一米的距离,我看了一眼虫虫,说你没问题?
  虫虫平静地说道:“我可以自己调节,小妖也是,不妨事的,你管好你和姜宝就行了。”

  我指着旁边那两位道士说道:“那他们呢?”
  虫虫讶异,说这两人管我们什么事?
  这句话一说出口,那王维伽和叶秋两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特别是那丑道士,顿时就出声喊道:“跟你们没有关系,若不是因为你们,我们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
  虫虫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眺望远方,而我则苦笑着说道:“这位道爷好不讲理,我可是一直劝你们离开的,怎么这会儿又怪上了我们来?”
  姓王的道士倒是挺讲理的,点头说道:“对,来这儿的确是我们自己的意愿,与旁人无关。”
  丑道士急了,张口说道:“可是……”
  王维伽摆了摆手,说道:“叶秋,我们在岱庙含辛茹苦学了十余年,难道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么?”

  丑道士一听,顿时就有了几分自信,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纸来,手指一挑,那黄符纸就无火自燃了起来,紧接着他将那符灰接着,吞入口中。
  待两人的符灰入口,那张脸果然就扭过了头去,不再看这边。
  丑道士得意洋洋地说道:“真以为我们是累赘?怎么样,厉害吧,要不要道爷我赏你一口吃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拱手说道:“既然两位有自保能力,那我就不叨扰了,请多保重。”
  我拍了拍姜宝的肩膀,说走,然后与虫虫并肩而行,至于小妖,早就展翅在了天空之上,翱翔远走了。
  此处在山顶之上,勉强有一些不知名的光亮,岩石也呈现出白色,然而越往山下行走,那夜色越浓,浓黑如墨,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却也是模模糊糊,根本瞧不见路途一般,唯有通过炁场感应,方才能够勉强行走。
  只是炁场感应,那只是在战斗的时候,高度敏感之时方才能够运用,一直保持这种状态,那大脑如何能够负载得了?
  面对这个问题,虫虫却显得很淡定,对我说道:“此间并非幽府,而是阳间与幽府边缘的世界,没有太阳,所以便无光,唯一提供视力感应的,只有那幽幽鬼火,此物遍地都是,所以能够勉强提供一些视野——这儿本来就不是给活人准备的,所以如果想在此间行走,需要做一些准备。”
  我说什么准备?
  虫虫说你还记得当初的时候,通过虫池来到此间的情形么?
  我点头,说毕生难忘。

  之所以毕生难忘,是因为那个时候当时还是蚩丽妹的虫虫因为误会我是洛十八,而投怀送抱,我差一点儿就跟她成就了好事儿。
  这事儿一直留在了我的梦中,每每回想起来,我都有一些悔青了肠子的感觉。
  当初我若不是柳下惠,说不定已经跟虫虫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呢。
  唉!

  虫虫不知道我这悔之晚矣的想法,而是低声说道:“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去那儿,我先帮你开一只火眼,能够瞧清楚了这世界,再考虑下一步——对了,姜宝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起如何跟萧克明汇合的事情?”
  我拍了拍乾坤囊中的圆灵通幽符,说此物是茅山十宝之一,掌教之物,与他有着血肉联系,所以只要我拿出这东西来,他就能够自己赶过来的。
  虫虫点头,说如此最好,等我们到达了那岩洞里,你便拿出来,我帮你开火眼的时间里,等待他寻来;而若是他没有找过来,我们再想办法。
  这计划妥当,我表示同意。
  两人一边走一边商量着,而这个时候姜宝突然说话了:“他们,还在后面跟着。”
  呃?
  我下意识地回头,黑茫茫的什么也瞧不见,炁场感应也延伸不了多远,不由得疑惑,说不会啊,我没有感受到啊?

  姜宝说在我们身后半里左右,一直都在跟随。
  我大为诧异,说我的天,半里路你都能够瞧得见,不可能吧?
  日期:2015-12-2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