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8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碧绿厅还是老样子,门前人造的风车立在假山水池中间,随风而动,孱孱流水顺着风车慢悠悠的往下流淌着,门前的青藤也不知是真是假,一年四季常青的攀附在茶社门厅的上方,却又正好露出碧绿厅三个黑底绿色的宋体大字。
  从屋外的透明玻璃往里看,赵红妹看到郝竹仁正坐在临街的一扇玻璃后面,慢悠悠的端起一杯茶品尝起来,赵红妹心里不由暗说了一句,郝竹仁还是老样子,明明早就看见自己来了,见自己走近,却立马装出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等会又要装出刚看见的样子,跟自己客套几句,明明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只有他装来装去的,倒是乐此不疲。
  正像赵红妹猜测的一样,郝竹仁原本眼巴巴的看着街边等着盼着赵红妹,心里生怕赵红妹爽约,一下子见到熟悉的身影从街对面过来了,他的心里放松了不少,他不愿意让赵红妹感觉到自己其实是非常着急的盼着他过来的,因此,见她走近,反而假装没看见,端起杯子喝起茶来。
  赵红妹走进茶社,径直走到郝竹仁的座位对面,坐下来,装着很累的样子说,郝县长,你是领导人到哪儿都有专车,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不行,很多时候都是自己解决出行问题,所以很累的。
  郝竹仁心里想,***,早就听说找个赵红妹和秦书凯**后,得到不少的好处,早就买了一辆车上下班,现在在自己前面装逼,于是说,赵科长如果看得起我这个老领导,以后用车说一声,还是能够提供方便的。

  赵红妹心里想,老娘用你的车,外人还以为和你什么关系的,再说,老娘虽然不怎样,但是在秦书凯后面也发了一笔小钱,也买了车,于是说,那敢这样,那是领导的专车,我一个小科长可是不敢用的。
  赵红妹不想和郝竹仁继续啰嗦,和郝竹仁客套过后,立即开口说,郝县长,找我来不是为了家长里短吧,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只要做下属能做的,一定会尽力的。
  郝竹仁见赵红妹一副急匆匆的模样,轻轻的笑了笑说,赵主任可是真够着急的,既来之则安之,我给你要了杯好茶,是你最喜欢喝的菊啊花茶。
  花茶是我国特有的茶类,有诗赞:“香花调意趣,清茗长精神”。赵红妹喝茶最喜欢喝花茶,不管是菊啊花茶,桂花茶,茉啊莉花啊茶,金银花茶,都是对人体有不同好处的花茶。

  譬如菊啊花茶,它的功效是能抑制多种病菌、增强微血管弹性、减慢心率、降低血压和胆固醇,同时,可疏风清热、平肝明目、利咽止痛消肿。赵红妹对喝茶颇有几分心得,在什么样的季节里头喝什么样的茶,她都是有规律可循的,郝竹仁毕竟跟她好过一阵子,对她的种种习惯也算是了解。
  赵红妹却并没有因为郝竹仁记住自己以前的喝茶习惯而感觉到一些感动,她心知,郝竹仁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找自己出来,说不定,眼下喝茶的环节也正是他设计好的圈套之一,反正她既然来了,处处小心提高警惕就是了,她倒要看看,郝竹仁今天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赵红妹点头表示对郝竹仁的感谢,伸手端起面前的菊啊花茶饮了一小口,妩媚一笑说,郝县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郝竹仁心想,***,你他***就是一张小嘴说话好听,我现在要你给我日弄一下过过瘾,你能同意?我算是看透你这小娘们了,有奶就是娘啊,当初在我跟前跟个软面人似的,任由我摆弄,现在倒好,连见一面都要三推四请的。
  郝竹仁记得自己约赵红妹过来的主要目的,于是笑着说,赵主任,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找你来,是有消息想要透露给你,不过,咱们在这说完了,就算是结了,你可别给我别处乱传去,我这么做那是为了你好。
  赵红妹没什么耐心,跟他在字眼里头转悠,笑着答应说,行了,我的郝县长,有什么消息,你就赶紧说吧,我洗耳恭听,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马,我那是感谢不尽。
  郝竹仁装出一副神秘的模样说,赵主任,我是看在咱们以往的交情上,才会跟你透露些情况,听说现在市纪委已经掌握了秦书凯不少违规违纪的证据,只怕秦书凯以后是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赵红妹一愣,她没想到郝竹仁竟然说出这么严重的事情来,要知道如果纪委要办哪个干部,没有办不了的,她有些不信的问,秦书记被市纪委调查,我怎么没见动静呢?是不是听错了?

  郝竹仁一脸深沉的表情说,纪委办案子,要是让大家都知道了,那不是要打草惊蛇吗,何况,秦书凯到底刚被提拔为正处级,要是这么快被大家知道被调查的消息,那不是领导人自找难堪,说明领导人提拔干部这一关没卡紧吗?不过,这件事那是很有来路的。
  赵红妹一时弄不透郝竹仁透露消息的真假,只能嘴里应付着说,我看秦书凯这人一直很好,怎会有这样的事情?
  郝竹仁见赵红妹的反应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他打足了精神对赵红妹说,赵主任,我这次找你主要是给你透露消息,有道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我看,秦书凯这次出事,你可千万别受到牵连,有些话该跟调查组说的你可要实话实说,这样对你很有好处。
  赵红妹警觉的看着郝竹仁问,郝县长,纪委调查的是秦书凯,跟我有什么关系?
  郝竹仁低声说,我可是听说,秦书凯的案件里面,有人举报你跟秦书凯之间是有爱妹昧关系,估计调查组也就这几天的功夫就要下来调查这件事,找你这个当事人谈话是必定的,你可要想要好了,到时候到底怎么应付?

  赵红妹听到这儿,心里想到,***,这样的事情没人抓住把柄,谁**的说也没有用,于是眼角一挑问郝竹仁,郝县长,你认为几位的人来调查的时候,我该怎么应付?
  郝竹仁脱口而出,很简单,自然是实话实说,其实,就算是你不说,调查组了解的情况也差不多了,你是知道的,纪委办案,要是没有几分把握性,他们也不会动手,依我看,秦书凯这家伙是没几天好日子过了,你还是赶紧脱开这层关系,保住自己要紧,你放心,看在咱们以前的交情上,我是不会对你的事情不管不问的,我会从各个方面为你打点的。
  赵红妹听说这话,反问郝竹仁,这么说,郝县长有办法帮我跟秦书凯脱清关系?
  郝竹仁说,那倒不能,毕竟你跟秦书凯之间的关系,纪委调查人员是已经知情的,无论怎么说,也瞒不过去,我的意思是,等到纪委调查的时候,你就把责任往秦书凯身上推,譬如说,他当初是怎么强迫你的?或者,他压根就是刑事犯罪,强了你,这也是一种说法,这件事的关键就看你的证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了,只要你坚持一口咬住秦书凯当初是强迫你的,我看,这件事你就成了一个受害者,到时候,我再帮你疏通一下关系,也就没你什么事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