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47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不容易,刘丹丹压抑住了涌上心头的屈辱感,她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口气对王子谦的父亲说,老人家的这种想法,我倒是也不能够理解,现在的社会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爱情可以打破很多的差距,如岁数等,所以我和王子谦之间的事情不是你老想象的那么见不得人,那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是人啊权得到重视的表现。
  王子谦的父亲说,也许是你的观念比较新,但是我这个人不能理解,把他们的偷啊情说成是爱情,把鬼混说成是追爱情,那这个社会也就没有什么爱情观念和家庭观念可言的,人人要是都这么不要脸,都这么不知道羞耻,把男女关系看成是吃饭,那么也就不是人了,而是动物了。
  王子谦的父亲读书不多,说话很是有一套。
  刘丹丹听到这个老家伙把她和王子谦之间的事情说成如此的丑恶,心里就很不快活了,说,伯父,你说的话我不是很赞同,社会进步的标志那就是个人的想法得到实现,我和王子谦之间是相爱的,相爱的人在一起得到幸福,为了追求幸福,做出很多比尔呢不能接受的事情也可以了解,就如当时的宋庆龄嫁给孙中山很多人也能不了解。
  王子谦的父亲说,宋庆龄嫁给孙中山末那是老牛吃嫩草,从古至今那是很正常的,而你们之间的事情,那是老母牛吃嫩竹笋,能一样看待吗。
  刘丹丹想不到老家伙是如此的顽固,于是说,伯父,现在王子谦毕竟是在国家机关上班的,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想要在机关里头混出个模样了,只怕就凭着你们家这种关系背景,恐怕是不可能的,我除了离过婚之外,其他方面的优势,想来王子谦也跟二老提起过,我可以帮助王子谦在仕途上得到发展,满足他的很多想法,所以王子谦跟我在一起的话,依我看,到也并不算吃亏,您觉的呢?

  王子谦的父亲早就听儿子说起这个女人,表面上吹嘘自己如何了得,到了省城之后,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连看病都是以钱铺路,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没有钱了,此时见刘丹丹又拿出这个理由来当做说事的由头,老人的心里也是更加的嫌恶眼前的这位显然有些不要脸的二婚女人。
  老人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有什么关系那是你的事情,如果真有本事,还希望你能找关系把王子谦弄到省城的医院去看看,这样对身体的恢复也很有好处,千万不要到了那儿半途而废的回来。
  如此一说,让刘丹丹很是尴尬,于是解说,伯父,到省城去为王子谦的身体进行治疗,那是避让的,只要和王子谦结婚后,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王子谦医治好的。
  王子谦的父亲说,姑娘,你很有江湖经验,可是王子谦很小,很多时候会被外界的东西给迷惑,但是我不会,你说的再好,我们有自己的观点,再说,嘴上整天牛逼哄哄的人,那就会他们的骗子,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也就不会到了省城的医院找不到一个人。
  王子谦的父亲继续说,不管怎么说,我儿是绝对不会跟个二婚头的,姑娘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当然,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好的条件,我想这个社会上会有很多的男人爱上这一切的,不过我们不在乎,你要是把婚姻作为交换什么的,请你另外他人吧。
  王子谦的父亲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刘丹丹一眼,径直走进了里屋,摆出一副不愿意跟刘丹丹谈下去的姿态。
  刘丹丹这下没辙了,王子谦的父亲冷淡自己,自己还可以忍受,可是他现在根本就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也根本不信任自己,她一时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眼下的局面为好。
  独自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刘丹丹心一横,算了,既然两个老顽固实在死脑筋,自己也没办法,好在,自己是要跟王子谦一块结婚过日子,又不是跟这两个老顽固,只要自己把王子谦的思想工作做通了,也就行了。
  这样想着,刘丹丹一跺脚,转身出了王子谦家的院门,还没走多远,就听见院门“吱嘎”一声,已经被谁关紧了。

  刘丹丹忍不住冲着院门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什么东西,这样层次的人物竟然也敢摆脸色给自己看,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非要求他们不行了,***,如果不是王子谦,给自己1万,自己也不会来这个鸟地方。
  出了王子谦家里的门,刘丹丹上车后,拨打了王子谦的电话,把自己现在就在他家门口,已经所受到的待遇和王子谦父亲的态度跟王子谦说了一遍,问问下一步该如何办?
  王子谦冷冷说,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我看,你还是回来吧,你去一百趟也是没用的。
  刘丹丹有些委屈的把刚才王子谦的父母不待见自己的种种表现跟王子谦诉说了一遍说,王子谦,为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可是一腔热情过来跟他们沟通的,现在他们这样对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看,咱们两人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何必要经过老人的同意,只要你我有心就行了,你说是不是?
  王子谦在电话里头沉默了一会说,丹丹,我真的很爱你,也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是父母唯一的儿子,我不能让父母为了我的婚事伤心纠结一辈子,如果父母不同意的话,我实在是没法安心的跟你在一起,请你理解我的感受。
  刘丹丹听了这话,有些生气的冲着电话咆哮道,王子谦,你倒是说的轻巧,让我理解你的感受,那谁能理解我的感受呢,我在你的父母面前受了委屈,你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反而要我理解你的感受,王子谦,你说这话,还算个男人吗?男人不应该保护女人吗?
  王子谦现在男人的物件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以后到底能不能正常,还要看医生用药后效果观察再说,刘丹丹的这句话,算是说到了他的痛处,他也生气的反驳说,刘丹丹,我是不是男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不管我今后到底能不能恢复成真正的男人,我绝对不会赖着你刘丹丹一丝一毫,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王子谦说完这句话,怒极的样子挂断了电话。
  刘丹丹一下子愣住了,盛怒之下,自己竟然一下子说到了王子谦最不能容忍的话题,她有些懊丧的一个人坐在车里,使劲的把手机扔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心烦意乱的简直想要找谁打一架。
  稍稍平静了一会,刘丹丹启动车子往回走。
  路上。刘丹丹虽然很是无奈,也很生气王子谦这个***,可是想到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和王子谦结婚,才能摆脱现在的局面,因为秦书凯和自己的离婚那是必然的结果。

  刘丹丹知道,现在要想和秦书凯离婚后就和王子谦结婚,一定要想出正确的处理方法,现在王子谦的父母那是绝对的不同意,王子谦也已经动摇,改变这些,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刘大胆车子行驶到市民广场的时候,看到广场上的男男女女,心里很是向往,很希望自己和王子谦能够牵手走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仔细看的时候,她竟然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市民广场一侧的健身器啊材处,分明是柳橙和秦书凯正有说有笑的坐在那里。
  日期:2016-02-2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