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27 11:42:00
  更新线----------------------
  我有心想问蒋赫地,蒋赫地却喷上了瘾,道:“……那泥鳅说哇,我死了以后,苦啊,一缕冤魂无处容身,飘啊飘啊,飘到了阴曹地府,撞见了牛头马面,他们就带着我去见了十殿阎君,第五殿的阎王爷见我可怜,就说,马新跃啊,我知道你生的可怜,死得冤枉,所以叫你变成泥鳅回去,吃你兄弟的肉报仇,你可愿意……”
  我听得汗流浃背,生怕这老爷子吹牛上瘾,说多了穿帮,连忙道:“蒋大伯,该回家吃饭了!”
  “滚蛋!”蒋赫地毫不客气的骂我一句。
  众人哄笑。我正觉得脸惭,恰瞧见蒋明义挤了进来,喊道:“爹,回家吃饭!明瑶说你再不回去,就别回去了!”
  蒋赫地听见,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冲众村民挥手道:“散了,散了吧!”

  有人嚷道:“蒋先生怕闺女啊!”
  “放你娘的拐弯抹角屁!”蒋赫地骂道:“老子是心疼闺女!”
  “哈哈……”听蒋赫地骂的粗俗,众人都笑。
  日期:2016-02-27 11:43:00
  蒋赫地伸手指指村民,道:“都记好啊,以后别干点子丧天良的事儿!人在干,天在看!那些好色的,不孝的,偷偷摸摸打砸抢的,泥鳅都敢吃你们!谁要是告我老封建,死迷信就去告我去!老子可不怕,你们今儿都亲眼瞅见那泥鳅是咋吃人的!”
  众村民见蒋赫地满脸严肃,都唯唯诺诺。蒋家父子走了,众村民仍旧是围着河边,久久不散。
  见蒋家父子要走远了,我和弘德连忙跟上。

  蒋赫地翻白眼道:“跟着老子弄啥哩?老子现在看见陈家的小兔崽子就烦!”
  蒋明义回头朝我们俩挤眉弄眼,示意我和弘德别把这话放在心上。
  弘德脸皮厚,赔笑道:“蒋大伯,我娘得罪您了,我可没得罪您呐!您烦我啥?”
  蒋赫地道:“你不是曾子娥生的啊?”
  弘德“嘿嘿”道:“好男不跟女斗,蒋大伯要是一直跟俺娘一般见识,那不就跟妇女一样了?”
  “就你这兔崽子嘴滑!”蒋赫地也不是真的烦我和弘德,不过是骂几句发发牢骚而已。嘴瘾过了之后,便正经起来,道:“陈弘道来干啥哩我知道,你陈弘德跟着干啥?”
  日期:2016-02-27 11:43:00
  弘德道:“大伯啊,你讲讲泥鳅吃人的事儿呗!”
  蒋赫地道:“陈弘道没跟你讲?”
  “就说了马新社,我巴巴的来瞅稀奇,结果啥都没有了!”弘德道:“泥鳅呢?”

  “就你那胆子?”蒋赫地道:“说了怕吓着你!”
  弘德道:“有您在,我怕啥?”
  蒋赫地道:“明义,你跟他讲。”
  蒋明义走路甚急,说话也快,嘴里道:“有啥好说的……就是前半晌,水边聚了一群人,都吓得不轻,有人来叫我爹了,有人去叫马新社他爹了。我们到的时候,马新社一家也都到齐了,那时候刚刚晌午头吧。吓人的事儿出了!那个汪亚,就马新社现在的媳妇儿,在水边站得好好的,那水里的泥鳅原本也游的好好的,突然就都蹿了起来,乖乖,那是有好几百条啊,呼啦一下全糊在汪亚身上了!好家伙,谁见过泥鳅从水里跳出来扑人咬的?!大家伙发一声喊,全都往后面跑!只剩那汪亚尖叫起来:‘是我对不住马新跃,是我把他哄到水边,是我把他推下了水,淹死了他!是我逼着马新社娶了我!报应!报应!嗬嗬……’那娘儿们神经病似的笑着喊着哭着叫唤着,人噗通就掉水里了,一眨眼的功夫,她的人,连带马新社的尸骨,全被泥鳅啃光了!俩人连渣滓都不剩!吃完了他们俩,那些泥鳅就都散了……岸边的人啊,眼睁睁的瞅着,可全都吓颓了!马新社的爹娘,当场都厥过去了!”

  日期:2016-02-27 11:43:00
  此时天色渐渐发昏,已经是傍晚了,四周黑沉沉的,叶落风凉。
  蒋明义的话说得可怕,弘德吓得哆嗦,我心中也是颤动:人心竟如此可怕!那个汪亚,我是没见过一面,可蒋明义和今天的村民都说她文静,但谁能料到,这样一个女人,心却毒如蛇蝎?!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汪亚今天说的话,该是她临死前吐露的真言。老爹相过马新社,断言他手上没有人命,看来不差。那马新跃是被汪亚骗到水边又推下河里害死的,马新社是知情人,不但隐忍不发,还娶了汪亚,最终也得了个惨死的结果!可见为兄弟者不义,为人者不仁,为男人者好色是个什么下场。
  蒋赫地道:“那个汪亚不愿意嫁给一个脸上有胎记的瘸子,可又像嫁到舒坦户里,所以故意勾引马新社,俩人弄了那龌龊事儿,然后又用那事儿要挟马新社,逼得马新社不得不娶她进门!马新社应了她,她才敢动手去害马新跃,虽说马新跃不是马新社亲手杀的,可也差不离。唉……这马新社也是脑子里进屎了……”

  我心中暗想:马新社结了婚之后,一直不愿意回家,天天在外面浪荡,与其说是讨厌汪亚,不如说是也怕汪亚害了他自己吧?那样一个恶毒的女人睡在枕边,谁不害怕?
  日期:2016-02-27 11:58:00
  弘德突然打了个寒噤,紧了紧衣领子,道:“奶奶的,我还跟那个马新社睡了一个床!早知道他能死真早,打死我都不和他玩儿!真是晦气!都怨老爹!”
  蒋明义道:“老二啊,马新社死得惨啊,冤魂还没走远呢,你这么说他,他要是回来找你……”
  “别,别!”弘德连忙截住蒋明义的话,道:“哥啊,老二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
  “不是我吓唬你!”蒋明义道:“就你那成天色眯眯的样子,不改一改,说不定哪天就跟马新社一个下场了!”
  “咋可能,我——哎,不对啊!”弘德诧异道:“我啥时候色眯眯了?”

  蒋明义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人家可都对我说了!”
  “谁啊”弘德看向了我,我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我说的。
  蒋明义突然得意起来,道:“阿罗啊,还记得不?”
  “阿罗?!”弘德吃了一惊,道:“你见过阿罗?!”
  蒋明义更加得意,道:“何止见过,现在就在俺家里待着呢!我们言语投机,性情相近,那可真是无话不谈,无话不说!她啊,就说你是色眯眯的样子!”
  弘德愤愤道:“哎,这个阿罗,背后说人闲话——不是,她啥时候来禹都了?我咋不知道?”
  蒋明义道:“昨儿个夜里来的,先见的你哥和你爹。咋?弘道没跟你说?”
  弘德拿眼看我,我说:“是来了,忘了告诉你了。”
  弘德道:“哥你就成心吧!”
  日期:2016-02-27 12:02:00
  我确实是成心不告诉弘德的,这家伙心思太活络,在太湖的时候就打阿罗的主意,如果告诉他阿罗到了禹都,不定这家伙想什么歪主意。阿罗不是一般的女人,跟弘德并非一路,还是少有些交集为好。

  不过弘德此时听说,已经泛了醋意,当下朝蒋明义嘲讽道:“我的蒋哥哥啊,瞧你那样子,是喜欢人家阿罗?”
  “胡说!”蒋明义一下子涨红了脸。
  弘德冷笑道:“那你热的跟泥儿似的?”
  蒋明义结结巴巴道:“阿,阿罗是我家的客人,我,我能不热心?她,她跟明瑶是好朋友……”
  “热就热呗!咋了?”蒋赫地突然插言道:“我看那妮子不错,明义你要是有本事,就娶了她!”
  “……”
  弘德和蒋明义一起瞠目结舌,连我也吓了一跳。

  我隐隐感觉到蒋明义是有喜欢阿罗的迹象,可是没想到蒋赫地也这般热乎!
  这可真是……想起阿罗那古怪刁横的样子,再想想蒋明义这老实滑稽的样子,他们两个……我在心中不由得暗笑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