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51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说出来,她自己也有些吃惊,怎么会说出这么放浪无忌的话来,忍不住脸红,还好这是晚上,也不怕被他看到。
  李睿也觉得她的话有点过分,两人虽然做了朋友,但毕竟交情不深,陡然说出这种调笑话,稍嫌冒昧,不过,心里也明白,她没有恶意,就是戏谑自己,就也没生气,反而玩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低笑道:“咱俩也在一间屋子里睡过,我串门了么?”沈元珠听他用自己二人的旧事反击自己,羞愤不已,却也别有几分兴奋,哼了一声,道:“你可别忘啦,那次我是见你被纪局长打呼噜吵得睡不着,才特意把你叫过来一起睡的。我可是好意,想不到你拿我的好意说事儿,你太可恶了。”

  李睿爽快的认错:“嗯,我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正好,你今天帮了我这么个大忙,我就把道歉与感谢放到一块吧,什么时候你有空,我请你吃饭。”沈元珠嗔道:“你又来了,是不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相帮个忙还叫个事儿啊?哦,刚帮了你,你就请我吃饭,那不是当面打我的脸?你这样的朋友啊,我可不敢交了,太不把朋友当朋友了。”李睿笑道:“我今天可算见识到你这位办公室主任嘴巴的厉害了,好嘛,不张嘴则已,一张嘴就是一大套,我可惹不起你,我服了。”

  此时,沈元珠已经有了几分困意,可是眼前有这么一位帅哥陪着,说话风趣幽默,也就不急着回家了,笑道:“上回吃饭的时候,你说你还没老婆,要不要我介绍几个给你?局里面可是有好几位警花呢,都是名花无主。”李睿说:“比你还漂亮吗?”沈元珠呵呵的笑起来,道:“比我可是漂亮太多了,我都是老太婆了,根本就没可比性。”李睿说:“你要是老太婆,那真正的老太婆只能做僵尸了。”沈元珠笑道:“正说给你介绍对象呢,你扯到我头上干什么?”

  正说呢,沈元珠手机就响了,掏出来看了看,叹道:“唉,家里边着急了,催我回去呢。”李睿说:“那你就回吧,路上开慢点。”沈元珠问:“那你呢?”李睿道:“我也回家啊,我又不是给医院看大门的,呵呵。”沈元珠笑道:“好吧,那就先这样,改天再聊。”李睿道:“嗯,等我请你吃饭。”沈元珠道:“好,我等着,你可别光说不练,呵呵。”
  两人摆手道别,各自上了车,往各家方向驶去。
  开出一段路,李睿忽然发现,在马路右前方一家大厂的门口,聚拢着黑压压一群人,群情激昂,正在大呼小叫着什么。周围停着几辆警车,警灯闪烁,阵势倒也吓人。
  出于工作的考虑,李睿对这种人多的场合非常的敏感,看到这一幕后,下意识就慢慢踩下了刹车,最终把车停在正对大厂的路边,坐在车里观察了一阵,发现少说也有几百人围在门口,电闸门紧紧关闭,里面顶着一排保安。还有十来个丨警丨察正在劝慰激动的人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非常感兴趣,就拔下钥匙下车,打算过去看个究竟。
  他刚刚下车,电话就来了,拿出手机看时,正是覃蕊芳打来的,看到她的芳名,心中就是一动,笑着把电话接了,道:“刚才有话不说完,现在要说什么?”覃蕊芳说:“我要谢你救出我来呀,刚才当着她们不好开口,就现在打电话告诉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李睿学了刚才沈元珠说的那番话,道:“你又来了,是不是朋友啊?朋友之间互相帮个忙还叫个事儿啊?哦,刚帮了你,你就请我吃饭,那不是当面打我的脸?你这样的朋友啊,我可不敢交了,太不把朋友当朋友了。”

  覃蕊芳呵呵笑道:“你话可真多,我不就说请你吃饭嘛。你要是不答应啊,那是看不起我,没把我当朋友。”李睿笑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答应也不好。改天,等我有空了就告诉你,行不行?”覃蕊芳说:“你每次都说这句话,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空啊?”她这话带了浓重的鼻音,囊囊的,反而衬出了她的娇憨。李睿听得心头一跳,道:“我会尽快落实的,等我电话就是了。”
  挂掉这个电话,他快步走向那堆聚集的人群,在外围,跟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打听:“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此时,也看清了这个厂子的牌子,“青阳昌和机械厂”。
  那汉子正在愤怒之际,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别特么提了,我们让这个厂子坑死了。”李睿说:“坑死了?怎么回事?”那汉子气愤愤的道:“妈妈的,你给评评理,你说这个厂子坑人不坑人?我们在这个厂里干了一辈子了,如今到老该退休了,竟然退休不了。更可气的是,原来从零六年开始,厂子就一直没给我们交养老金跟医疗保险,可特么工资里是一分钱没少扣。到现在,没有这两份钱,劳动局不给办退休,你说我们上哪说理去?”

  李睿微微一惊,道:“从零六年就开始了?”那汉子骂道:“操特么的,可不是嘛,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了,一个个傻逼似的被老板玩得团团转。”李睿说:“厂老板没给你们交这两份钱,那这钱都去哪了?”那汉子道:“不知道,说什么的都有,有说送给官老爷了,也有说去澳门赌博输光了,还有说包贰奶把钱都花在贰奶身上了。操特么了隔壁的,什么贰奶这么值钱啊。”李睿说:“那你们这是干什么?跟厂里说理来了?”汉子道:“可不是嘛。”

  李睿苦笑不已,道:“怎么这么晚了才来?”汉子道:“我们下午就来了,在这不吃不喝闹了七八个小时啦。”李睿吃惊地说:“厂里没给什么说法?”汉子道:“老板与厂领导都跑路了,剩下个副厂长也管不了事,我们正跟他折腾呢。”李睿说:“管不了事的副厂长?那你们跟他折腾也没用啊。”汉子道:“可是不折腾更不行啊。”李睿看看那几个丨警丨察,问道:“丨警丨察没为难你们吧?”汉子道:“怎么没为难。这些丨警丨察都是有钱人的走狗,正威胁我们呢,说我们再不走就要抓人啦。哼,我们就特么不走,法不责众,看他们敢抓一个试试。”

  李睿又四下里望了望,没见区委政府的领导在里面帮忙调停,当然了,这件事属于经济民事纠纷,理论上不应该属于政府管辖,可问题是,如果这件事闹大了,形成群体性聚集事件,就会给青阳市带来不良影响,就会给老板带来各种压力,这就不能不考虑政府的职责了。何况,厂子老板跑路,受骗的工人们无处说理,就需要政府从中协调,甚至要动用行政手段帮工人们讨回公道,政府部门应该当仁不让的站出来负责此事。

  “事情闹了这么久,市北区委政府竟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就算今天还是假期,也有点说不过去吧?这不是明显的失职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