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收起了名片,然后离开。
  我定了当晚的高铁票,前往魔都,所以吃过饭之后,萧璐琪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高铁站,然后与我们话别。
  从金陵前往魔都,高铁需要两个小时,算上路上等待的一个小时,我们到达魔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出了车站,林佑在门口接我们,瞧见我、虫虫、一个陌生小孩,还有虫虫肩上的白色鹦鹉,走了过来,打了招呼之后,拿了一把车钥匙给我,说车搞到了,二手的丰田越野,你要这个干嘛?
  我说你不用管了,我现在就准备走,别人问起的时候,你也别说,知道么?

  林佑似乎猜到了什么,说你有新的打算?
  我点头,说事情并没有结束,你这边继续,我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等回来的时候,跟你联系——在此期间,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我就在魔都。
  林佑说晓得,对了,你需不需要去看一下保存小妖遗体的冷冻公司?
  我摇头,说算了,你办事,我放心。
  林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你小心一些,小妖出事之后,我一直在想,觉得不管怎么样,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好,你也是,多保重。
  与林佑交接之后,我在附近的停车场找到了他给我办的车,虽说是二手的,不过前车主保养得挺好的,而且内饰挺女性化的,还算是不错,我问虫虫,说你坐前排还是后排?
  虫虫坐长途晕车,这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中山陵血案之后,我作为证人,身上有太多聚焦的目光。

  不管是坐高铁还是飞机,都会被查到,只有自驾过去,方才没有太多的痕迹。
  虫虫打量了一下这车,低声说道:“还是坐前面吧,看看周围的风景,也许会好一些。”
  我想起在老家教她骑摩托车的事情,说不如我教你开车吧,自己开的话,就不会晕车了。
  虫虫说是么?
  她的眼睛一亮,我立刻就后悔了,想起了给她那快得让人发吐的速度,不由得后背发凉,说算了,教你肯定教,不过等到达了泰安城,我们再说吧。
  虫虫笑了笑,说这儿到处都是交警和监视器,我可没有那么傻。
  商量妥当之后,大家上了车,姜宝一路沉闷,上了车,就躺在后排睡觉,而虫虫则没有忘记我刚才的话语,不断地问起驾驶位上各处按钮的操作,以及行车的讲究来,让我不得不分神应付。

  从魔都驱车前往鲁东泰安,一路高速前往,倒也不慢,大概要行十个小时左右。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缘故,虫虫这回并没有晕车,进入了鲁东境内的时候,还兴致勃勃地让我下车,在一处空地上兴致勃勃地练了一段时间。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鲁东泰安,瞧见了鼎鼎大名的泰山。
  三叔萧应文告诉我,说前往幽府的地方,在泰山西路,长寿桥和黑龙潭附近。

  长寿桥下南面的石坪上,在百丈崖顶之上,有一横跨两岸垂直河谷的浅白色岩带,好像一条白色纹带绣于峭壁边缘,这里因为长年被流水冲击,表面光滑如镜,色彩鲜艳,十分醒目,而稍微一有不慎,越过那一道线,就湿滑无比,稍微不注意,就会失足跌落崖下,落谷死掉。
  所以这里被叫做阴阳界,是泰山道教之中最为传奇的地方。
  古代自秦始皇开始,就会路过此处,登山封禅。
  何为封禅?
  《五经通义》有曰,说天命以为王,使理群生,告太平于天,报群神之功——也就是说,老子当了皇帝,成为了天子,就得来这儿跟你老天讲一声,说你有这么一干儿子啊,以后可得多多保佑一点儿。
  这事儿秦始皇、汉武帝、汉光武、唐高宗、唐玄宗、宋真宗都来过,但是为什么来泰山呢?

  这个制度,据说是源于周礼,表达一种君权神授的意味。
  一直到现在,泰山脚下,还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叫做岱庙,而我们驱车经过这里的时候,闷了一路的姜宝突然开口说话了:“师父说这岱庙的人很厉害,尽量不要招惹。”
  岱庙城堞高筑,庙貌巍峨,宫阙重重,我望着这万千气象,说岱庙里面,是不是都是和尚?
  姜宝摇头,说不对,是道士。
  我一愣,说为什么庙里面会有道士呢?
  姜宝张了张嘴,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三个字来:“全真派。”
  我说全真派不是在西安重阳宫么,咋跑这里来了?
  姜宝没有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这时睡了一路的小妖终于精神了起来,伸展了翅膀,飞到了虫虫的怀里来,一边享受着美女的摩挲,一边说道:“陆言你可真坏啊,欺负老实人呢?”
  小妖一开口,姜宝顿时就发愣了,不知道这白色鸟儿,居然还能够说话。

  我看了一眼后视镜,瞧见了姜宝那惊诧的表情,不由得一笑,说没有啊,我可没有欺负他,毕竟从今往后,有一段时间我们要生死与共,多一些沟通和了解,是很有必要的,你说对不对,姜宝?
  姜宝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对我说道:“师父让我听你的,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呃……
  我连忙挥手,说姜宝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别把什么都推到我的头上来,你师父教你的这一身本事可不是给别人卖命的,做什么事情,要自己想清楚,这才是他让你跟我过来的原因,知道么?
  姜宝似懂非懂地点头说道:“哦……”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就有了一种前辈的感觉,可是仔细想想,我出道才半年多啊,到底要怎样?
  我才是实实在在的新人好不好,要我当一个老油条来教育后辈,臣妾做不到啊!
  我把汽车停在了泰山脚下的一个停车场,收费的,不过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回来,所以停车费什么的,基本上也是不考虑的。
  稍微整理了一下长途行车的困倦,我们到附近找了个一个地方吃饭。
  吃饭的时候,小妖让我去买包恰恰瓜子来。
  我有些弄不懂,说干嘛要吃这个?
  她不肯理我,非要我去买,我问了服务员,得知店里面并没有,如果想要,需要去两百米外的一个小卖部买。
  我折腾一路,饥肠辘辘,并不情愿动,看了一眼姜宝,说你去帮我买吧。
  姜宝点头,起身离开。
  小妖大骂我欺负老实人,我则没有理我,拿着菜单点菜,过了几分钟,姜宝空着手回来了,我诧异,说怎么回事?

  姜宝说我没带钱。
  呃……
  好吧,这真是一个老实孩子,我没有办法,从钱包里摸出了一百块钱,让他再跑一趟。
  小妖告诉那孩子,说记得要买原味的。
  姜宝买回来之后,小妖让虫虫撕开,弄了一堆在餐桌前,然后她开始嗑瓜子。
  还别说,嗑瓜子这般高难度的动作,她倒是做得流利的。

  吃了几颗,小妖望着一桌子的菜,突然难过了,说我终于明白了臭屁猫的苦楚,好端端的一人,却长了一个畜生的胃,也就能够嗑点儿瓜子,聊以**了。
  日期:2015-12-2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