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26 21:49:00
  更新线----------------------
  187
  以我亲身所见所闻,厌胜术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因此曹步廊一说,我就变了脸色,心中顿觉那木偶或不是什么好物。
  曹步廊见状,连忙说道:“小哥不要害怕,我下的厌是好意。”
  我狐疑道:“好意?”
  “对。”曹步廊道:“其中有个明堂,这两只木偶学名唤作‘和合偶’,以红线牵连手足,上合执手之意,下寓月老牵线,是专一咒男女相好的。”
  我不禁低下了头,脸上有些发热,但心中却十分喜欢。难为曹步廊这样有心,听了我和明瑶的事情,知道我们之间有些挫折,便用如此好意祝福。亏我先前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惭愧!
  曹步廊又道:“小哥你看,你那具木偶的脚底下刻的还有字迹”
  我把木偶翻起来,看向木偶的脚底板,果然见那两只脚底下都有些细小如蚊的字迹,虽然微末,可辨别之下,却是个个清晰无比,足见曹步廊的工艺是何等精湛!

  “这是我的生辰八字!”我看的清楚,那左脚底刻的是我的生辰八字,右脚底刻的则是“麻衣陈弘道”。
  日期:2016-02-26 21:50:00
  “是啊。”曹步廊笑道:“如果没有你的出处和生辰,这木偶虽然以你的模样为工,可也是会效力不强的。”
  我道:“生辰八字是弘德告诉你的?”
  “是啊。”曹步廊道:“你兄弟能记住你的生辰八字,也很不容易。”
  弘德有心,我暗暗喜悦。再看“明瑶”的脚底板,却只有左脚底下刻着“御灵蒋明瑶”,右脚底下空空如也。

  我不禁愕然看向曹步廊,道:“这是什么意思?”
  曹步廊道:“用这木偶偶代替你们俩,是需要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和姓名家世的。不过,你兄弟只知道你的,却不知道这姑娘的,所以我就先空了出来。”
  “哦!”我道:“那还能补刻吗?”
  “当然可以啊。”曹步廊道:“你现在告诉我那姑娘的生辰八字,我现在就能补刻上去。这’和合偶’的厌胜术可是极其灵验的,再加上你们两人有情有义,心意相通,天底下真没有谁能拆散你们俩了。”

  我听得怦然心动,竟再也不舍得把那木偶还给曹步廊了,甚至还想立即去找到明瑶,让她也瞧上一瞧。
  日期:2016-02-26 21:50:00
  曹步廊在旁说道:“小哥,你记得这姑娘的生辰八字吧?”
  “啊?哦!我记得!”我晃过神来,才想到还要刻字呢。
  曹步廊道:“那我刻上?”

  “好!”我连忙找了一张纸,写了明瑶的生辰八字,给曹步廊看。
  曹步廊默诵一遍,然后从衣袋中掏出来一根极其细小的锥子,在“明瑶”的右脚底下迅速的刺刻,片刻间,便告功成。
  我捧在手中,连连诚谢,曹步廊笑着去了。
  我反复摩挲那木偶,愈发的爱不释手。
  等到晌午,弘德果然做了饭,殷勤来劝。

  我仍旧是先端了一份给曹步廊送去。曹步廊邀我同吃。我们相对而坐,餐尽饭净之际,曹步廊突然说道:“小哥,后半晌我想到贵村里随便转转,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我看了曹步廊一眼,道:“在陈家村里转?”
  “对。”曹步廊道:“老朽没有别的事情,就是在院子里日夜待着,有些闷得慌,想去透透气。”
  我想了想曹步廊的处境,确实无聊的很。老爹是把他当客人看的,没说过要困着他在家,不许他出去,于是我便说道:“没关系的,前辈尽管出去转悠。”
  曹步廊笑道:“我怕再遇上你那个七叔,他对我可是有些误会。”
  “哦。”我恍悟道:“这个好说,吃完饭我就去找我七叔,给他说一声便没事了。”
  曹步廊喜道:“那是最好,那是最好,真是麻烦小哥了。”
  我道:“前辈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曹步廊诺诺。
  日期:2016-02-26 21:50:00
  吃罢饭,我把碗筷端回灶火屋,嘱咐了弘德几声,便去陈汉礼家。
  见着陈汉礼,说了曹步廊的情况,陈汉礼面有不愉之色,哼道:“陈家村里有啥好转的?那样个贼眉鼠眼的琐碎货……”
  我道:“七叔,他不是坏人。”
  “也不是什么好人!”陈汉礼翻了翻眼,道:“算啦!族长都不防着他,我还有啥话说?你叫他随便转悠,别走迷了就中!”
  “多谢七叔了!”
  “用不着!”
  陈汉礼说话向来生硬,娘说他的话能噎死人,我都习惯了,从不以为意。
  回到家中,我又告知了曹步廊,曹步廊欢喜之余,又是一番称谢。
  后半晌,曹步廊来打了声招呼,果然出去转悠了。
  我先去东院功房里修行。过院子的时候,突然瞧见石桌上放着一本书,远远的瞥了一眼,那书又破又烂,皮页泛黄发黑,想是年代十分久远了。封子上写着三个大字——厌胜经!
  我心中一凛,暗道:这不是厌胜门的典籍么?据说那些厌胜术全都记载在这本书里。
  对厌胜术,我原本是畏惧厌恶兼具,可是有了这“和合偶”之后,对那厌胜术又有了些好奇,不过老爹和叔父都说不可觊觎他人门中的术法功课,那是江湖大忌,也是为人之本。所以我瞥了几眼便即作罢,只是心中诧异:这样宝贵的典籍,曹步廊的随随便便就放在石桌上,可真是粗心大意……
  日期:2016-02-26 21:52:00
  练了一会儿功,出得功房,那曹步廊仍在外面转悠,还没有回来。
  我把玩了会儿木偶,弘德就又来念缠,说想去颍水大桥那里瞧看消息……
  我被他缠的无奈,又想着或许能在河边见到蒋家的人,那样的话便可以叫明瑶也见见“和合偶”这稀罕玩意儿,于是就答应了弘德。

  弘德大喜,当即催促着我走。
  猫王白日里向来无精打采,只在屋檐下打盹睡觉,所以也不带它。
  临到村口,我突然想起来曹步廊的那本《厌胜经》还在院子里石桌上放,顿时有些不放心,道:“老二,曹步廊的东西落在院子里,我回去给他收起来。怕丢了。”
  “哎呀,那值啥?!”弘德不耐烦道:“大白天的,谁敢进咱家拿东西?老猫王还在家里呢!赶紧走,赶紧走!匆刻天都黑了,咱爹都该回来啦!”
  我被弘德搡的无奈,只得跟着他走。
  我们兄弟快步走到颍水橡皮坝处,早看见大桥下不远处黑压压的堆着一群人,便知道是马新社那事儿发了!
  弘德已经压抑不住激动和害怕,哆嗦着手拽着我就往人群里奔去。
  日期:2016-02-26 22:08:00
  我的心中也是“砰砰”乱跳,挤到跟前,才发现颍水里什么都没有了!马新社的尸体固然不见了,那些不计其数的泥鳅也一条不剩。
  弘德傻了眼。

  “瞅瞅你,都怨你磨蹭!”弘德埋怨我道:“这啥球都没啦!”
  “没啦才好,你要是来早了瞅见那场面,乖乖,吓死你个兔崽子!”人群里突然传出个大嗓门,我和弘德循声看的时候,只见正是蒋赫地,在众村民的簇拥丛中,坐在地上,吐沫横飞的给众人喷:“你们这些个凡夫俗子,肉眼凡胎!哪里像老子?老子上知鸟语,下知兽言!水里游的,地上跑的,猪圈里拱的,只要叫唤,老子都知道它们说啥!那泥鳅就告诉我说:‘老蒋啊,我死的冤啊,你知道我是谁不?我是马新跃啊!我活着的时候腿瘸脸歪,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谁知道娶的是潘金莲,嫁进来要谋害亲夫啊!可恨我那兄弟不是武二郎,竟是个黑心烂肚肠的西门庆,害了我命,谋了嫂身……”

  蒋赫地那像是唱戏词似的,偏偏村民们还听得入神,吓得一愣一愣的。有人还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个汪亚看着怪文静的,谁知道是这么恶毒个娘儿们!死了也真不亏!”
  我吓了一跳,这才知道那汪亚竟然也已经死了!
  可是汪亚是怎么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