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50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打车回到吕青曼家里,在房间里给宋朝阳打去电话,给他汇报了刚才跟安颖见面的事情。
  宋朝阳也很高兴,道:“福将,哈哈,你就是我的福将,事实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李睿说:“这事要感谢北京的庄记者,要不是她跟安颖有着同门之谊,怕是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宋朝阳说:“此案因她而起,又因她而终,冥冥之中莫非有天意?”李睿说:“我马上赶过去。”宋朝阳道:“嗯,速度过来接我,马上回青阳。”李睿对他的所谓“马上回青阳”持保留态度,但也没有反对,答应下来就准备出发。

  吕青曼自然是舍不得他,可是案子有了重大转折,不舍得也得舍得,好在十一长假马上来临,两人很快就会再次腻到一处,倒也不用在意眼下这些许温存。
  两人在门口拥抱吻别,随后吕青曼送他下去,目送他驾驶一号车飞速离去。
  路上,李睿真想去北京路走一趟,见见丁怡静,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看她也好。身边美女虽多,但真正称得上是“女神”的,貌似只有她了。有句话说得好,“真正的女神,不是长得有多漂亮,也不是身材有多好,更不是多么的有气质,而是你得不到她”,内心对此深以为然。
  论身材,丁怡静比不了董婕妤;论美艳,她也不如姚雪菲;论气质,她与袁晶晶大抵相仿,按理说,自己想从她身上得到的,已经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从身边这些红颜知己身上得到。可为什么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答案很简单,因为始终得不到她!
  男人对于女神的贪欲,一旦发作起来,比世界上最恐怖的病症还要令人痛苦,使人绝望!
  “唉,可惜公务繁忙,要不然一定过去看看她!”
  开出了几站地,李睿忽又改变了主意,这事又哪有那么重要,耽误个十分钟二十分钟的能影响到什么?再说了,要不是自己从安颖那里拿到了重要线索,这件案子还要吊在半空中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呢。既然自己也算是立下了一个大功,那就偷偷奖励自己一回吧。反正也没人知道,就算老板知道,他还能因此责备自己吗?只要不违背大原则,就还是好同志嘛!
  他很轻易的劝服了自己,往北京路方向驶去。
  车到距离丁怡静所在那家肯德基最近的路边就停下了,李睿没有立时下车,而是往后望了望,看看有没有高紫萱那丫头在后面跟踪,确定安全后,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没有走进店里,而是走到以前与丁怡静说话的那个僻静角落,摸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我在外面,有时间见个面吗?”丁怡静没说什么,直接就挂了。李睿脸上就浮起一层微笑,净等着她走过来。
  一身店长打扮的丁怡静很快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尽管只有十数日不见,李睿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丁怡静站到他对面,平静地说:“你最近很忙。”李睿柔声道:“嗯,如果不忙,我早就过来看你了。隰县出了个大案子,死了好几个政府官员,领导很重视,我也就跟着忙得跟灰孙子似的。”丁怡静微微一笑,道:“你不像灰孙子,倒像作威作福的官老爷。”李睿笑道:“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说了这两句不咸不淡的话,两人都没了话题,一时间就沉默下来。
  李睿没话找话的说:“李志超还在追求你吗?”提到李志超,忽然就想起了杨鹏,就有了聊下去的话题,心里松了口气。丁怡静说:“是啊,还是经常打来电话。我反正也没事,就陪他闲聊。”李睿说:“你要小心,他可能在玩温水煮青蛙,通过打电话来培养跟你的感情,慢慢让你对他产生依赖感。等到有一天,他不给你打电话了,你就会想他了。”丁怡静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真想抽你!”

  听她用这种狠巴巴的语气说话,李睿没有着恼,反而更开心了,笑了两声,道:“对了,杨鹏出事了。”丁怡静问道:“什么事?”李睿就把杨鹏开麻将馆、无意中与黑皮惹上纠纷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丁怡静有些吃惊,道:“想不到杨鹏倒是个有种的男人。”听她赞誉杨鹏,尽管明知道他二人没有任何瓜葛,李睿心里还是有些吃味,道:“你怎么从来不夸我?我也有种。”丁怡静似笑非笑的说:“你种在哪?我从来没见过。”李睿干涩的笑了笑,心说:“我当年为了父亲与家庭而放弃你,现在又为了心里那份思恋而追求你,这就是种!”嘴上却没说什么。

  丁怡静说:“你跟杨鹏最好,他出了这种事,你多帮帮他。”李睿越发的吃醋了,不爽的道:“这还用你说吗?”丁怡静出奇的没有恼怒,反而笑了笑,道:“我要离婚了。”李睿大吃一惊,好悬没有原地跳起来,讶异不已的叫道:“真的假的?为什么呀?”丁怡静淡淡地说:“性格不合!”李睿反问道:“性格不合?”丁怡静落寞的说:“估计我这样的性格,没有几个可以跟我合得来。”李睿问道:“什么时候离?”丁怡静说:“刚有这个想法,再观察一阵子。”

  李睿听了个哭笑不得,道:“你到底离还是不离啊?”丁怡静目光直勾勾的打在他脸上,道:“你有想法?”李睿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有些悲戚的说道:“难道咱俩天生就是有缘无分?”丁怡静也不言语,只是看着他。李睿叹道:“我的大姐哟,你要离婚怎么不早点离呢?你早一点离,我不就……”丁怡静目光忽然变得很柔和,打量着他,说:“你虽然花心,但是人还不错,我不会害你的,就算离婚了也不会考虑你。”

  李睿明白她的心思,她自以为性格极差,谁要是跟她一起生活就是受罪,所以才说“我不会害你的”这话,心里百感交集,道:“你……唉……”丁怡静说:“目前这样很好,就这样吧。”李睿说:“你离婚后怎么过?”丁怡静大喇喇的说:“一个人过,单身才是最适合我的生活。”李睿道:“好吧,放心,你这边有我呢。任何时候,任何情况,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守护你。”丁怡静四下里望望,幽幽一叹,说:“我想出去转一转散散心……等我离完婚,你陪我去!”李睿又惊又喜,道:“去哪?”丁怡静说:“还没想好,到时候再说。”

  从北京路到宋家这段路程,李睿魂不守舍,全身发烧,心情亢奋得不行,忍不住就要哼起歌来,这一切自然来自于丁怡静邀他出外旅游,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她离婚对我来说虽然已不是最好的变故,但我大可以趁她离婚后把她牢牢抓在手心里。她不是想过单身生活嘛,那好,我就要做她未来单身生活里面那个没有婚约的老公,哼哼,走着瞧,我会如愿以偿的!”
  赶到宋家后,李睿把安颖提供的那个小账本交给了宋朝阳,又把从她嘴里所了解到的一切有关李强伟孟三金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宋朝阳已经听他在电话里汇报过了,因此并没有仔细听,翻看了下账本。李睿又指给他看账本反面那些银行账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