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6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戴局长说当然熟悉,他刚刚入行的时候,我们曾经一起共过事,算起来还是我的晚辈,另外他所读的学校,我父亲是当时的校长,你说熟不熟?

  旁边的萧璐琪补充了一句,说我老爸和老妈,当初也是他撮合的呢。
  啊?
  这两家人居然有这般熟悉?
  我说我有点儿怕他。
  戴局长说你们见过面了么?
  我点头,说当初茅山罢免萧克明掌教之位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与他打过照面。
  谈到这个事情,戴局长忍不住说道:“说起这个,我其实也是有一些不理解——小明他再不务正业,毕竟也是咱自家人,他身为小明的姑父,在最紧要的光头,居然同意了茅山长老会的决定,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我的双眼睁得硕大,说等等,戴局长,你说什么,他是萧克明的姑父?
  呃?
  戴局长一愣,慌忙说道:“呃,我有说么?哦,我说错了,唉,你看我这几天忙得,脑袋都晕了……”
  尽管她矢口否认,但是我闭上眼睛,却感觉自己并没有听错。
  她说黑手双城是萧克明的姑父,那么是萧克明的哪个姑姑嫁给了陈志程呢?
  其实不用猜,我就能够想得到,也只有小姑那般天仙一般的人物,才会入得了黑手双城的眼。
  万万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戴局长说你不想去的话,那就让虫虫去应付吧,反正他只是想亲自听取一下当事人的证词,并没有确定是谁。
  我想了一下,说还是我跟你去吧。
  我终究舍不得让虫虫去抛头露面,既然是有危险,那就让我来承受吧。
  会面被安排在市局,也就是我上次被接受质询的办公室,我和戴局长一同过去的,到了办公室没多久,门被推开了,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对方露面的那一瞬间,我瞧见他身上那灰白色的中山装,突然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像,太像了。

  这个人,跟当日我们在中山陵时最后出现的那个中山装,简直太像了。
  我当时的心跳就加快了几倍,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一般,而他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伸出手,对我说道:“小陆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这人正是陈志程。
  我极力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与他握手,说上一次在茅山,见过陈局长的风采。
  两人用力摇,我感觉陈志程的手掌软中带硬,并没有什么温度。
  就好像不是人的手一般。
  收手,他指着沙发说道:“你坐,我叫你过来,就是简单地问几句话,你别紧张。”
  我干笑了两声,说自入行来,听说了您太多的传说,骤然见到了偶像,难免会有一些紧张,哈哈,哈哈……

  我满口说着胡话,而陈志程一愣,问道:“你什么时候入的行?”
  啊?
  问题来了,好在我早就有所预备,低声说道:“说起来也不长,我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南方省打工,期间认识了一个算命的,也就跟他学了些三脚猫的本事,都不好意思提起来。”
  陈志程点头,说哦,也就是说,你跟你堂兄陆左没啥联系咯?

  我说对,我也是事后知道他这么有名的……
  陈志程这时突然问道:“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会和陆夭夭走到一起来了呢?”
  他的话直至本心,我愣了一下,知道这话儿并不好回答,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这个,其实说为了钱。”
  陈志程盯着我,说道:“钱?”

  我说对,虽说写了些微末本事,不过这些对我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善,一直都在别人的手下打工,连套房子都买不起;后来我回家,遇到了陆夭夭,她说出钱雇佣我,让我帮她办事,所以就走到了一起来。
  陈志程微笑,说也就是说,陆夭夭其实是你的老板咯?
  我点头,说可以这么说。
  陈志程叹了一口气,说现如今能够像你这样,有着正确人生观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不过所谓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替国家工作?
  我说啊,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志程说我瞧见你底子不错,流落乡野可惜了,还不如加入宗教局,替国家办事,一来呢也是能够施展所长,二来也能够改善生活,成就一番事业,如何?
  听到大名鼎鼎的黑手双城出言招揽我,不管怎么讲,我的心中其实还是蛮爽的。
  不过我有些犹豫,并没有立刻回答。
  反而是旁边的戴局长有些着急,说你愣着干嘛啊,你知道现在的宗教局有多难进么,有着老陈的举荐,你绝对是正式编制,天大的馅饼,还不赶紧答应?
  反倒是陈志程显得比较轻松,摊开双手说道:“我只是建议而已,毕竟现在陆夭夭已经遭遇不幸,你也没有地方可去。”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对不起,我答应过陆夭夭一件事情,在没有完成之前,暂时不会考虑这个。”
  陈志程也不劝我,而是点头,说好。
  反倒是戴局长看不下去了,说陆言你傻啊,机会难得,别犹豫啊!
  陈志程反倒是洒脱,说人各有志,你不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年轻人,不过不管如何,我的邀请一直都有效,随时可以过来找我——那好,我们进入正题吧,我看过了你留在这里的笔录,有几个问题,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释。
  我说请讲、他摸着下巴说道:“秦归政与灵谷寺僧人交手的时候,你们就在附近,没有人发现你们么?”
  我说不确定,不过后来给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瞧到了。
  他说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中山装长什么样?
  我摇头,说当时夜很黑,而且离得太远,我并不能瞧清楚。
  他又说道:“你们逃出去之后,为什么没有回头去找陆夭夭呢?”
  我说当时小妖回头去拦人的时候,我们约好第二天在戴局长家里见面,我知道小妖的修为,她若是想要逃,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拦得住她,所以十分安心,没想到她最终还是……
  我有些难过,而陈志程则问道:“你觉得除了秦归政,那个中山装也是参与杀害陆夭夭的凶手,对吧?”
  我点头,说对,秦归政应付灵谷寺的人,已经十分勉强了,小妖不可能落在他的手里面。
  中山装?
  陈志程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觉得那个中山装,有可能是谁?”
  我摇头,说我初入江湖,对这个世间的高手了解并不多,只能够瞧得到眼前,您在中央,总揽全局,眼观天下,不知道有没有比较怀疑的对象?
  日期:2015-12-24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