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6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应文传我一段口诀,我默念两遍之后,开口念出,果然有一股奇异的场域将我包裹住。
  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虫虫的声音传来:“陆言,你怎么了?”
  我知道这是虫虫感应不到我的气息之后,着急的表现,心中不由得一暖,对她说道:“没事,你放心。”
  虫虫离开,而萧应文指着那块雕工粗糙简朴的貔貅玉佩说道:“此物乃圆灵通幽符,可以抵挡三次自然之力的轰击,譬如雷击或者山体崩塌,皆可在你的身周形成一个短暂的炁场护罩——它是茅山十宝之一,掌门之物,小明临行前,特地留给我的。”
  抵挡三次轰击?
  这玩意,不就是科幻片里面经常看到的能量罩么?
  这简直就是三条命啊!

  我小心地接了过来,有些忐忑地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不太好吧?”
  萧应文说这都是小明的交代,你收着便是了;再说了,此去幽府,路途坎坷,不知道会有多少磨难,世人罕有能够死而复生者,你能够去接他,我的心中,只有感谢。
  我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说萧克明他前往幽府,是从茅山后院离开的,按道理说那里便有通道,何必让我跑这一趟呢?
  萧应文的眼皮一跳,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说道:“有人把通道给禁锢了!”
  禁锢了?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谁会这般狠毒,这不是要让他死么?”
  萧应文摇头苦笑,说现在的茅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茅山了,小明的掌教之位被夺,那些沉在水下的魑魅魍魉就全部都冒出了头来——这个不谈,你何时出发?

  我想了一下,说我现在卷入了中山陵血案之中,目前我和虫虫是唯一的目击证人,需要等总局那边的来人询问之后,才能离开。
  萧应文点了点头,说他并不急,你近期出发都可以——此事绝密,最好不要让别人知晓,你可晓得?
  我点头,想起一事,然后说道:“我可以带人一起么?”
  萧应文指着外面的客厅,说你准备带你女朋友?
  呃……
  三叔你也太会聊天了,对,虫虫就是我女朋友,虽说现在只是女性朋友,但是我争取尽快把她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的!
  我点头,说对。
  萧应文说她可以信任么?
  我说绝对可信。
  萧应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小明只提到了你,也没有说不让带人,我自然也没有意见;不过问题有两个,第一是人家愿不愿意跟你一起走,还有一个则是镇守通道的那一位,是否愿意让你带人过去。”

  我说镇守通道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他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说那我凭什么跟她沟通,又凭什么能够过去呢?
  萧应文依旧摇头,说我只是负责传话,至于为什么,真的不知晓,你若是想要知道,只有亲自前往那儿,一切就都有结果了。
  我说好,知道了。

  两人密谈结束,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口说道:“你既然准备带人离开,那么我这里也有一个额外的请求。”
  我说请讲。
  他指着门外说道:“我有一个徒弟,叫姜宝,这些年来,一直跟在我身边修行;他是个挺有悟性的孩子,我能够教他的,都教了,他现在只欠历练和修行了,所以如果你同意,我想让他跟着你一起,前往幽府。”
  我一愣,说您确定,那儿可是幽府,很危险的。
  他点头,说男儿生于世间,倘若畏惧危险,又如何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我说他修为如何?
  他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道:“不比你差。”
  呃,三叔,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
  我想了想,表示同意。
  萧应文传话完毕之后,与我一起出了房间。
  他跟戴局长这位大嫂之间,关系应该并不算好,所以也没有再多停留,简单跟姜宝交待一番之后,便告辞离开。
  戴局长一夜忙碌,疲惫得很,送走了萧应文话之后,招呼了我们一声,便回房睡觉了。
  萧璐琪带我们出去吃早餐,路上的时候,我与萧应文的徒弟沟通了一下。
  结果一聊天,才发现这孩子是个闷子。
  什么叫做闷子?
  这是我的家乡话,讲的是一个人明明不是哑巴,却偏偏不爱说话,除了必要的时候,嗯嗯啊啊几声之外,绝对不会开口说任何事情。
  寡于言语。
  我沟通了半天,最终只有放弃了。

  吃早餐的时候,萧璐琪与我去点餐,低声告诉我一件事情,说这孩子以前有些自闭症,脑子不太好。
  啊?
  这样啊,那萧应文为什么会把这样一少年,留在我身边呢?
  我们在萧璐琪家又待了两天,小妖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十分担心,而虫虫却显得并不紧张,而我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把萧应文跟我带的话转述给了她。
  听完之后,虫虫问我什么意思,我告诉她,说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跟她一起去。
  虫虫很轻松地就答应了,说如果小妖没有意见的话。
  她告诉我前往幽府其实没有那般复杂,在虫池没有消失之前,蚩丽妹就经常通过虫池前往幽府修行。
  我顿时就无语了。
  第三天的时候,该来的终归会来,戴局长找到了我,说有人想要见我。
  我瞧见她说得郑重其事,便问是谁。
  戴局长脸色沉重地说了三个字:“陈志程!”
  黑手双城要见我?
  我的心头猛然一阵跳,虽说我在茅山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位人人传诵的大神,甚至在萧应颜的草庐附近与他打过照面,不过却没有正经儿交谈过,所以听到这事儿,多少有一些紧张。

  他可是黑手双城啊,茅山大师兄!
  不但如此,江湖上有着他无数的传说,无论是一战单挑数百燕赵群雄,还是单枪匹马杀到东南亚挑战柬埔寨高棉魔王,只要你想听,哪儿都能够听到一箩筐的典故。
  而且此人甚至还是当年阴影笼罩了整个天下邪道的天王左使的终结者。
  王新鉴,就是与他一战之后,郁郁而终的。

  这个人,曾经与陆左一样,站在过世界的巅峰位置上,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宗教总局的主要领导之一,他居然点名要见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就是一阵害怕。
  是的,我是真害怕,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人知道许许多多的内幕消息。
  不但如此,他还是布鱼余佳源、林齐鸣、张励耘、董仲明还有在我老家河滩上露面的白衣白合的老领导。
  怎么办,怎么办?

  我下意识地想要拒绝,说能不能不见?
  戴局长愣了一下,说为什么啊,老陈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啊,你不要听信外面的传言,他为人其实很和善的。
  我说你们熟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