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能如何?你真笨!”蒋赫地道:“他这为的不就是要咱们把他的尸体打捞上来,好好安葬么!?我就说这些泥鳅不是什么通灵性的东西,那就是被怨魂给奴役了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不对。”潘清源摇头道:“是泥鳅吃了马新社,马新社最大的怨就是怨泥鳅。”
  蒋明义道:“那就是要咱们杀了这些泥鳅给他报仇?”
  “还不对。”潘清源又摇了摇头,道:“是我把马新社踹下了河,然后他才会被泥鳅给吃了,所以最怨的其实应该是我。”
  日期:2016-02-24 20:50:00
  “你把马新社踹到河里了?”蒋赫地道:“为啥?”
  “他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往我姐怀里钻。”潘清源道:“所以我打了他。”
  “你闭嘴吧!”阿罗忍不住埋怨潘清源道:“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那他活该!”蒋明义突然义愤填膺,大声说道:“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么的下流,还能有什么怨气?”

  “马新社没有怨气。”老爹突然说道:“你们看他的脸,看他的死相。”老爹解释道:“那不是一张怨恨的脸,也不是一张充满怨气的死相,那是一张害怕、受惊的脸。怕的脸都变形了!他在死之前,一定是见到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情。”
  “对。”明瑶道:“我也觉得,事情应该回到最初的层面上去——泥鳅为什么要吃马新社?又为什么留下一颗脑袋不吃?至于托着马新社的尸骨游动,又写出一个‘怨’字,这都是吃掉他之后的事情了。”
  老爹和明瑶如此一说,众人不禁再次陷入沉思。
  “我看是他们家的人跟这颍水有仇!”须臾,蒋明义说道:“他哥都是淹死在这河里的,死的尸骨全无,马新社还强点,留了个骨头架子和脑袋还在,能收拾收拾埋了……”

  “什么!?”我猛然一惊,截住了蒋明义的话头,道:“马新社的哥哥也是淹死在这河里的?”
  日期:2016-02-24 20:53:00
  “是啊,他大哥马新跃嘛!我见过!”蒋明义道:“怎么了?你惊什么惊?”
  我急忙问道:“马新跃是马新社的亲哥?”
  “亲哥啊。”蒋明义道:“马新社也没有堂兄弟。”

  我道:“那马新社有几个亲哥?”
  “他只有一个嫡亲的兄长,就是马新跃。”明瑶狐疑道:“弘道哥,你,你这是知道些什么事情吗?”
  我没有说话,和老爹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蒋赫地忍不住道:“你们爷俩儿打啥哑谜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卖关子!”
  老爹道:“你们知不知道,马新社的媳妇原本是要嫁给马新跃的?”
  “啊?!”蒋家三人一起大惊,蒋赫地道:“你是听谁说的?”
  “原是我相出来的。”老爹道:“马新社自己也认了。”

  蒋赫地唏嘘道:“住的这么近,我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这老马家倒也精的很,彩礼不白送,嫁不了老大,就嫁老二……不过也太不讲究了,就不怕人膈应……”
  我道:“马新跃活着的时候是不是重病缠身?”
  “不是!”蒋明义道:“他有个屁重病啊!”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某些想法,但是听到这句话,我还是忍不住脊背发凉:“马新跃他没有病?”

  日期:2016-02-24 20:58:00
  蒋明义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今天晚上怎么神神叨叨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他没有什么重病。”到底还是明瑶心细些,说道:“只不过马新跃的腿有些瘸,脸上有一块血红的胎记,这些算是不疼不痒的小毛病吧。我以前在村口碰见过他,瞧上去很不爱说话的一个人,走路低着头,一拐一拐的。”
  我又连忙问道:“马新跃是什么时候淹死的?”
  明瑶看向蒋明义,蒋明义道:“有一年多了吧。听说都快要结婚了,都等着看新娘子长什么样子呢,结果这没当上新郎官就淹死了,那没过门的新娘子也没瞧上——原来又归了马新社啊。”

  我不禁看向老爹,老爹摇头叹息道:“自古奸情出人命。”
  阿罗和潘清源听见这话,不由得都是微微颤动。
  明瑶既惊又疑道:“陈叔叔的意思是……马新社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
  老爹道:“不然这‘怨’字从何说起?”
  蒋赫地愕然的看向水中马新社的尸骨,神情恍惚,不声不语。
  蒋明义面上变色道:“不会吧!?”
  老爹道:“我问你,马新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淹死在这河里了?”

  日期:2016-02-24 21:13:00
  老爹道:“我问你,马新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淹死在这河里了?”
  蒋明义一怔,蒋赫地接过话茬,道:“岸上有他的脚印,水里有他的衣裳鞋子,还找到他的一块头皮——这不是淹死了,是咋着了?”
  老爹道:“那马新跃的尸体哪里去了?为什么只剩下一块头皮了?”
  蒋明义道:“肯定是淹死以后,被水里头的鱼——对了,是被这大河贝给吃了啊。”
  “不,不是大河贝。”蒋赫地追忆道:“我想起来了,马新跃的爹是北马庄的老一,自己儿子丢了以后,他发动了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去找,兑的动静可大,结果找了两天两夜都没寻见人影……最后才在水里瞅见了马新跃的衣服鞋子,他爹娘还哭着喊着‘我儿子瘸着腿,从来不去河边,这是造了啥孽啊’……那时候许多会水儿的都下河底捞尸去了,这颍水大桥前后找了几里地,翻了个底朝天,啥也没找见!你们想想,如果这大河贝当时要真的是在河里,怎么不被大家伙给发现了?”

  明瑶道:“所以说,以前没有河贝害人的怪事是因为那大河贝根本就不在,它是近来才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嗯。”老爹道:“所以,马新跃的尸体不是那大河贝吃掉的,那大河贝已经成怪,喜血喜精气,应该也不吃死尸。”
  日期:2016-02-24 21:14:00
  “不是大河贝,那就是鱼啊,虾米啊,把马新跃……”蒋明义的脸色猛然一变,看向我老爹,失声道:“陈叔你的意思是,马新跃淹死之后,尸体被河里的泥鳅给吃了?!”
  “不错。”老爹道:“泥鳅不会成群结队的咬死一个活人吃掉,可是却会去吃沉入水底的尸体。”

  蒋明义悚然道:“那这个怨……”
  老爹道:“这水里头的泥鳅吃了马新跃的尸体,沾染了马新跃的怨气,被马新跃的怨灵所掌控,所以才会有眼前的这般举动。”
  蒋明义道:“可这些泥鳅为什么又吃了马新社?”
  “就像刚才蒋大哥所说,马新跃的爹娘在打捞马新跃的尸体说,哭着说‘我儿子瘸着腿,从来不到水边……’”老爹道:“一个瘸腿的人,从不来水边,为什么会被淹死在水中?而他淹死以后,他的亲弟弟娶了他未过门的媳妇。这些事情连在一起,想一想。”
  众人一时沉默,水中泥鳅游动的声音不时传出,窸窸窣窣作响,岸上冷得可怕。
  半晌,蒋明义才喃喃道:“也就是说马新社被泥鳅吃掉是,是现世报?”
  “八九不离十吧。”老爹道:“不然的话,这些泥鳅不会留下马新社的脑袋不吃,也不会托着他的尸骨在水面上打转。这些泥鳅这么做无非是要让人都知道,死的人是马新社,还要让人知道马新社是怎么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