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3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2-24 20:32:00
  更新线----------------------
  转念间,我又有些奇怪,为什么当初这河贝不引诱我做和马新社一样的事情呢?
  老爹突然扭过头来看向我道:“亏得你没有成家,还不知人事,否则……”
  老爹的话没有说完便止住了,可我瞬间便明白,原来如此!
  通晓人事的,便取他的元阳精血,不晓人事的,便取他的性命骨肉,这大河贝也太过可恶!
  潘清源道:“这么大的河贝,肉又肥又多,不如煮一煮吃了。”
  阿罗白了他一眼:“你不嫌恶心啊!”
  潘清源摇摇头,道:“姐,老肉肯定很有嚼头啊。”
  “闭嘴!”阿罗道:“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潘清源这才不做声。
  一旁的蒋赫地喉头一动,暗自咽了口哈水,我瞧在眼中,心里头不禁好笑:“蒋赫地肯定也是想吃这河贝的,可惜被阿罗一说,倒不好意思了。”
  只听蒋赫地道:“有人想吃这肉没有?”
  没人理他。
  蒋赫地又问:“没人想吃吗?这肉可是吸收水月菁华啊。”
  “爹,你烧了它吧!”明瑶道:“说什么说。”
  蒋赫地砸吧砸吧嘴,道:“可惜,真是浪费……那位小兄弟其实说的不错,很有嚼头的。”见明瑶蹬他,便讪讪的吩咐蒋明义道:“叫火油倒进里面去,烧了这老蚌肉!陈汉生,你没意见吧?”
  日期:2016-02-24 20:33:00
  老爹不做声响,那蒋明义便泼油进去,一点火光成燎原之势,瞬间烟火冲天,焦臭四起,众人纷纷掩鼻后退,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地上便只剩下一堆灰烬!
  阵阵河风吹来,灰烬顿时消散,那大河贝连肉带壳,统统化作乌有!
  老爹感慨道:“要是再晚几年,还不知道这河贝能成什么气候。”
  明瑶道:“也是奇了,怎么前些日子不见这河里有这么个怪物?”
  “说不定很早就有啦!”蒋明义道:“以前不总是有人下河洗澡,莫名其妙就没影踪了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都想着是被冲走淹死了,现在再想想,八成都是被这东西给害死了。”
  “不会!”明瑶道:“如果河里有这怪物的话,咱爹早就知道了,对吧,爹?”

  蒋赫地“哼”了一声,恨恨道:“那前段日子我还不是天天挨批斗,哪有功夫管这水里头的屁事儿!”
  明瑶道:“那还是弘道哥福大命大,虽然被这河贝夹伤了脚踝,可不但没有死,反倒除了这怪,给附近的百姓做了好事。”
  蒋赫地又“哼”了一声,道:“他算狗屁福大命大!他那是晦气大!别人咋没叫夹住脚?再说了,除掉这怪物的人是你老子我,不是兔崽子他!”
  明瑶瞪了蒋赫地一眼,道:“爹,你就不会说句好话!”

  蒋赫地翻着白眼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好人说好话,见孬人说孬话!咋?!”
  日期:2016-02-24 20:37:00
  “宰相肚里好撑船,将军膀上能跑马!”老爹道:“蒋大哥度量大,又得了一宝,就别怄气了,您快来看看着河里的泥鳅吧,除了您,没人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蒋赫地被老爹一捧一劝,极为受用,当即洋洋得意道:“泥鳅有啥好看的?不过也是,除了我,没人能弄明白。瞧你们这稀松平常的本事,啥都得叫上我。明义,打灯!”
  蒋明义拿手灯照向水面,众人都凑到河边上,只觉得那河里的泥鳅比先前的更多了些,除了托着马新社尸骨的,还有许许多多围着尸体胡乱游的,密密麻麻黑漆漆的一团有一团,看在眼中,瘆在心头。
  大黑狗竖起了脖颈子上的毛,冲着河里的泥鳅“嗷嗷”叫了半天,好几次都想冲到河里去,但爪子稍一挨水就又退缩了回来,也不知道它在畏惧些什么。
  蒋赫地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没有吭声,渐渐焦躁,突然骂道:“日他祖奶奶的,搞他娘的啥球鬼门道!托着个骨头架子转个球啊转!”
  日期:2016-02-24 20:39:00
  蒋赫地说话的方言味道甚是浓厚,一旁的潘清源听不大明白,便问道:“什么?”
  蒋赫地回过头来睁着怪眼,道:“啥什么?”
  潘清源道:“蒋先生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蒋赫地好面子,嘴上轻易不认输,更何况刚才又在众人面前说了大话,所以现在明明是没弄清楚,可是却不愿意承认。潘清源问到他的痛楚了,他只是含糊其辞的“哼哼”。
  潘清源还以为蒋赫地是真弄清楚了,便问道:“蒋先生,一般的泥鳅不吃活人吧?我们那边的泥鳅就不吃。”
  “废话!”蒋赫地焦躁道:“只有活人逮着泥鳅吃,哪有泥鳅吃活人的!?”
  潘清源道:“那你们这里的泥鳅怎么吃人了?”
  蒋赫地道:“这里的泥鳅不是有古怪嘛!”
  潘清源道:“有什么古怪?”

  蒋赫地不耐烦道:“古怪就是古怪,要是知道是啥古怪,那就不是古怪了!”
  潘清源道:“蒋先生懂御灵术,就用御灵术问问这些泥鳅在干什么,然后不就知道有什么古怪了么?”
  蒋赫地大声道:“这些泥鳅就是一般的泥鳅,不是有灵性的东西!瞅个球明白啊!用个球御灵术啊!问个球泥鳅啊!”
  日期:2016-02-24 20:42:00
  潘清源愕然了半天,然后道:“球是什么?”
  “就是你的蛋!”蒋赫地又气又好笑。
  蒋明义强忍着“嘿嘿”的低声笑,瞥了一眼阿罗后,连忙收敛神情,假装严肃道:“爹,你好好说话嘛!”
  蒋赫地道:“怨我了?他兑不明白就别瞎胡问嘛,问点子信球话。”
  潘清源不懂蒋赫地的话,又一本正经的问道:“蒋先生,既然这河水里的泥鳅没有灵性,为什么要托着人的尸骨在水面上来回游动?”

  蒋赫地正没处抓挠,潘清源又是一根筋,前面的几句话本来就已经把蒋赫地给问的招架不住了,最后的这句话又把蒋赫地给问的无言以对,蒋赫地觉得面子上无光,脸上挂不住,恼性渐起,道:“泥鳅为啥托着人的骨头架子乱转,你问泥鳅去,问我管个球啊!我又不是泥鳅!”
  潘清源不禁瞠目。
  “爹!”许久都没有说话的明瑶突然开口道:“你看,这些泥鳅像是在写字!”
  “啥?!”蒋赫地一愣,立即定睛看向水面。众人也纷纷睁大了眼睛去瞧。
  “哈哈!”蒋赫地突然一拍大腿,道:“我就说有古怪!你们瞅瞅,这泥鳅转来转去的,是在写字!”
  众人纷纷凑上前去细看。
  日期:2016-02-24 20:46:00
  只见除了托着马新社尸骨的泥鳅之外,其余的泥鳅在水面上团团簇簇,转来转去,时而聚,时而散,看似是杂乱无章,但若盯的认真,就会发现它们在聚起的时候,竟真的像是组成了一个字!但很快又散了开来!

  如果不是明瑶留心,盯的长久,看的仔细,众人谁也不会发现这个秘密。
  老爹夜眼清明,认出了那个字——怨!
  “怨……”老爹嘴里像是在咀嚼着什么东西似的,念叨着:“怨什么呢?”
  “这还用问?”蒋赫地道:“肯定是马新社死了以后,怨气不散,所以驱使这些泥鳅在河里写字给咱们看呢。说他很怨恨!死不瞑目!”

  老爹道:“那又能如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