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8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总结说道:“这道理说得很透了,假如你采取坐山观虎斗的办法,即使是彩姐和龙王胜出了,他们肯定要灭了你这个对手,但你若是帮了他们,他们会感恩你感激你,帮助你。大家一起做得很好。即便是霸王龙胜出,霸王龙也会灭了你,霸王龙是留不得你的!所以,你自己看着办了。”
  黑明珠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一起收拾了他们。”
  我说道:“你不可能做得到,凭你现在的力量,做不到!”
  黑明珠说:“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我沉默。
  看来她不想改变想法了。
  然后,她又说道:“如果我帮的话,我可能会帮霸王龙。”
  我瞪着黑明珠,骂道:“你这小人!那你还拿了彩姐和龙王的钱!”
  黑明珠不屑对我冷冷一笑,然后站起来,出水池,去冲澡,换了衣服,出来。
  提着她的那袋子钱,出门。
  我看着黑明珠,说道:“我告诉你,黑明珠,你若是帮着霸王龙,你会遭报应。你也不得好死。”
  黑明珠说:“我从不相信报应,如果真有报应,那现在就让我不得好死吧。”

  说完她关上门,出去了。
  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好不舒服。
  这该死的黑明珠!
  回去后,我把黑明珠所说的话跟一直在等我的彩姐和龙王说了。
  彩姐面上写着不快。

  龙王静静的抽烟。
  一会儿后,龙王说道:“黑明珠人不多,但很有实力,我们要小心。”
  彩姐说:“既然如此,只能我们联手可以联手到的人,然后对抗霸王龙,如果能把霸王龙灭了,一并也把黑明珠灭了。”
  我问彩姐:“怎么灭。她和我们又不同,我们有酒店,有饭店,有赌场,有实业,可是她好像什么也没有,而且她的手下,平时都找不见人。”
  彩姐说:“找人跟着看。”

  我问:“都杀了他们吗。那不可能。”
  彩姐问我道:“你护着她?”
  我说:“我不护着她,可是,我觉得最好不要去惹黑明珠的好。”
  彩姐说:“不是我们去惹她,是她来惹我们,她一直都对付我们。利用我们。”
  我说:“可她不还是帮着你吗。也救过龙王。没害过你们吧。”

  龙王说:“这倒是。”
  我说:“黑明珠虽然说她要帮帮的也是霸王龙,但我不相信她会帮霸王龙,更不相信她会帮霸王龙灭了你们。”
  彩姐说:“人心难测。她或许真的是想称霸这里。”
  我说道:“也许吧,那又能怎么样,能拿她怎么样。”
  确实,又能拿黑明珠怎么样?

  龙王说道:“我们虽然给了她钱,但那对她来说,并不是很多。我们也没有对她许诺,帮助了我们胜出后,她能得到什么。”
  彩姐说道:“你的意思说,可能霸王龙已经找过她了。”
  龙王说:“更可能的是,霸王龙给的钱更多,或者承诺给她什么好处。”
  彩姐看了看我,说:“你明天再联系联系她,问她到底想要什么。”
  我说道:“那她还说等两败俱伤,她再扫除我们呢。”
  龙王说:“不得不防备。”
  我说:“我再去问问她吧。”
  从监狱出来的时候,吴凯打电话给我,然后过来找了我。
  在回味大饭店里面,我摆下酒席,请他喝酒吃饭。

  吴凯看着这包厢,说道:“这要多少钱一餐啊。”
  我说道:“你管它多少钱呢。”
  吴凯说道:“太贵了我可请不起呀。”
  我说:“咦?我什么时候说让你请了啊。”

  吴凯说道:“你帮了我,我早就想请你吃饭了啊。”
  我说:“就找人帮你打架那事吗。一点小忙,不必挂于心上。”
  吴凯端起酒杯说道:“张帆,不仅仅是帮我打架报仇,你还给我帮你干活,谢谢你。”
  我说:“别**那么客套话好吧。”
  两人碰杯喝酒了。
  吴凯不知道这里是我管的。

  吴凯说道:“张帆,上次那些,是你什么朋友啊。都是黑道的人呢。”
  我说:“唉,反正认识多一些朋友,不管黑道白道,有好处就是。”
  吴凯点了点头。
  我说道:“最近小卖部生意还好吧。”

  吴凯说:“月初给你看账单。这月是过年月,生意挺好的。”
  我说:“好的。”
  吴凯给我递烟,对我说道:“年前几天的时候,王达的爸爸妈妈又找我,给我打电话,是想送东西去给王达。我就说太忙了没空,让他们过年后过来。”
  我吃惊道:“靠,我真不是人啊。我,我忙得都把这小子给遗忘了!”
  吴凯说道:“我也在忙着店里,就没跟你说。”
  我说:“好吧,你现在给他们两老打电话,我和他们聊聊。”
  吴凯打通了王达老父亲的电话,然后说了一番话后,给了我。
  我说道:“叔叔,实在是抱歉,过年前和过年的时候一直忙,就没有时间去找律师看王达。”
  王达父亲说道:“我理解,理解。没事,没事。”
  我说道:“我呢,之前也托了人,让他在里边干一些闲事,然后呢,也有人照顾他,不会受人欺负的,这些你放心。”
  王达父亲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要上去法院啊。”
  我说:“我回头问问什么时候开庭,好吗。您也别太着急,不会有事的。”
  他一直对我说感谢的话。
  挂了电话后,我对吴凯说:“这两天我去看看他。”
  吴凯说:“我能不能一起。”
  我说:“当然不能啊,我一个人去看他都难,托朋友关系的。走关系去的。”
  吴凯说:“希望他早点出来吧。”
  我说:“会的。”
  喝了几瓶酒后,有种咽不下去了的感觉。
  服务员进来的时候,吴凯跟了出去。
  我怕他去买单,急忙跟了出去。
  这小子果然去买单。

  在前台那里,买单。
  我过去道:“你干嘛呢,说了我请客呢。”
  吴凯坚持着,必须要买单。
  好吧,后来还是他买单了。
  因为我不想说什么,也不想让他知道我管着这里。
  买单后,我说我在这里等朋友,让吴凯先走了。

  我给贺兰婷打了一个电话,说想让她带我进去看看看守所里的王达。
  贺兰婷说:“都快开庭了看什么看,去看就要给人送礼,花费时间又花费金钱。别看了。你沟通好律师,让律师准备好。”
  我问:“快开庭了吗。”
  贺兰婷说:“你自己问律师去。”
  日期:2016-02-29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